中国与中亚国家政治经济关系:回顾与展望-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中亚五国
中国与中亚国家政治经济关系:回顾与展望
吴宏伟 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 2011年07月30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北京 100007)

  摘 要: 中国与中亚国家建交以来,政治经济关系有了快速发展。中国与有共同边界的三个中亚国家顺利解决了边界划分问题,签订了睦邻友好条约,与中亚五国建立了密切的政治互信关系。可以说,中国与中亚国家已经不存在阻碍政治关系发展的任何障碍。在经济方面,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关系也是日益密切。双方本着互利互惠的原则,互通有无,贸易额不断增加,经济合作的规模不断扩大,档次不断提高,双方已经成为重要凯时尊龙的合作伙伴。中国与中亚国家发展良好的政治经济关系,对维护地区稳定,促进中亚国家经济复苏和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展望未来,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会更加稳固,前景更加广阔。

  关键词: 中国与中亚;关系;回顾与展望

  中图分类号: d8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9245(2011)02-0039-08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中亚地区发展与国际合作机制”(10fgj002)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吴宏伟,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2011年是中亚国家独立20周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10周年,2012年1月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建交20周年。中国与中亚国家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健康、平稳、快速发展。近几年来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睦邻友好关系进一步提升,双方政治互信不断加深,经贸合作迅猛发展,人文交流逐步扩大,为推动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地区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政治关系

  (一) 中亚国家独立以后中国与它们迅速建立了外交关系

  中亚国家独立之后,中国就与它们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是最早与中亚国家建交的国家之一。1992年1月2日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建交,1992年1月3日与哈萨克斯坦建交,1992年1月4日与塔吉克斯坦建交,1992年1月5日与吉尔吉斯斯坦建交,1992年1月6日与土库曼斯坦建交。

  (二)解决边境地区军事互信和边界纠纷问题

  中国与中亚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以后,在政治方面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苏联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以及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军事互信问题。

  1996年4月26日在上海,中俄哈塔吉五国领导人签署五国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1997年4月24日,中国与俄、哈、吉、塔五国在莫斯科签署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五国领导人会晤机制,并在2001年最终发展成上海合作组织。

  在苏联后期,中苏已经开始为解决边界问题进行谈判。苏联解体以后,当时以中国为一方,以俄罗斯和中亚三国为另一方继续进行边界问题谈判。中国与这四个邻国最终都顺利解决边界问题,签署了相关协定。

  1994年4月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了《中哈国界协定》,1997年两国签署《中哈国界补充协定》。1998年签署中哈国界第二补充协定。 1996年7月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国界协定》,1999年8月中国与吉、哈共同签署了中、吉、哈三国边界交界点协议,中吉签署中吉边界补充协议。1999年中塔签署《中塔两国国界的协定》。2002年中塔签署《中塔关于中塔国界的补充协定》,彻底解决边界问题。2004年中吉签署《中吉国界线的勘界议定书》。至此,中国与中亚三个邻国圆满解决了边界划分问题,解决了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发展中最大和最主要的障碍,为加强双边政治互信创造了条件。

  (三)签订睦邻友好条约,建立长期睦邻友好关系

  解决边界问题之后,中国又分别与中亚三个邻国签订了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02年中吉签署《中吉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02年中哈签署《中哈睦邻友好合作条约》,2007年,中塔签署《中塔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这些文件的签署为发展中国与这三个国家的友好关系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2007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召开的第七次元首峰会上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经过这些年不断努力,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政治互信与合作日益加深。这既突出表现在双边频繁高层互访上,也表现在中国与中亚国家在一些国内国际事务上相互理解和支持,密切配合。现在,中国与中亚国家已经不存在任何影响双边政治关系的障碍。

  (四)民间交往成为中国与中亚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政府间关系不断密切外,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民间交往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切,不同民族都积极参与其中。目前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国有不少新疆过去的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商人在此经商。在比什凯克甚至形成了以中国维吾尔族商人为主的布料市场。新疆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和塔吉克族与中亚国家各民族的交往日益增多,相互间文化的影响也越来越大。民间交往和民众广泛参与的双边贸易使中国与中亚国家政治关系有了雄厚的民众基础,这也是区别其他国家与中亚国家关系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二、经贸关系

  (一)机制和法律基础建设

  中亚国家独立以后,中国与其开始了经贸合作,首先是双边协商机制不断完善,相关基础性法律和法规制定工作已经到位。1992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成立了中哈政府间经贸和科技合作委员会,2004年成立中哈合作委员会。合作委员会下设经贸、交通、口岸和海关、科技、金融、能源、地质矿产、人文、安全、铁路合作等分委会。1994年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成立中吉政府间经济贸易合作委员会,1995年6月13- 15日中吉政府间经济贸易合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比什凯克举行。1992年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关于建立中乌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的协定,1995年 6月中乌经贸合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乌首都塔什干举行。1998年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建立中土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1996年中国和塔吉克斯坦签署《中国政府和塔吉克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关系协定》,2001年4月中塔经贸混委会成立并在杜尚别召开第一次会议。这些委员会的建立和正常运转为中国与中亚国家进行有效的经贸合作搭建了相互沟通和解决问题的平台。

  为了给双边经贸合作提供法律保护,中国还与中亚国家签署了一系列法律文件,为中国发展与中亚国家紧密经贸关系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签署的主要经贸合作文件主要包括:双方签订的政府间经贸文件有:《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协定》(1991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关于开放边境口岸的协定》(1992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科技合作协定》(1994年)、《中国和哈萨克斯坦银行合作协议》(1996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关于利用连云港装卸和运输哈过境货物的协定》(1995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关于在石油天然气领域合作的协定》(1997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海关合作与互助协定》(1997年)、《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经济技术合作协定》(2000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政府避免双重征税协定》(2001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关于在油气领域开展全面合作的框架协议》(2004年)、《中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合作协定》(2004年)、《中国铁道部和哈萨克斯坦运输通信部铁路运输合作协定》(2004年)、《中哈关于地质和矿产利用领域合作的协议》(200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经济合作发展构想》(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政府非资源经济领域合作规划落实措施计划》(2008年),等等。

  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的经贸合作文件主要有:《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协定》(1992年)、《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1996年)、《中国政府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协定》(2004年)、《中国政府向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提供优惠贷款的框架协议》(2004年)、《中国政府和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扩大经济贸易、投资和金融合作备忘录》(2004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在石油天然气领域开展互惠合作的协议》(2004年)、《中乌关于海关互助的协定》(2005年),等等。

  中国和塔吉克斯坦签署的相关经贸合作文件主要有:《关于中国向塔吉克斯坦提供商品贷款协定》(1993年)、《中塔政府间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3年)、《中国和塔吉克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关系协定》(1996年)、《中国和塔吉克斯坦政府汽车运输协定》(1999年)、《中国政府和塔吉克斯坦政府经济技术合作协定》(2000年)、《中塔政府关于能源领域合作协定》(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对所得和财产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2008年),等等。

  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签订的经贸合作文件主要有:《中吉政府经济贸易协定》(1992年)、《中吉政府经济贸易协定》、《中吉政府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中吉政府关于建立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的协定》(1994年)、《中吉政府汽车运输协定》(199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吉尔吉斯共和国政府科学技术合作协定》(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吉尔吉斯共和国政府关于开放边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的协定》(1996年)、《关于吉向中国新疆地区供电协议》(1998年)、《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经贸合作协定》、《中吉能源领域合作协定》(2002年)、《中国政府和吉尔吉斯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2002年)、《中吉2004年至2014年合作纲要》(2004年),等等。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签订的双边经贸文件主要有:《中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协定》(1992年)、《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土库曼斯坦石油天然气部开展合作的意向书》(1994年)、《中国向土库曼斯坦提供优惠贷款框架协议》(1998年)、《中国和土库曼斯坦科技合作协定》(1998年)、《中国和土库曼斯坦民用航空运输协定》(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关于建立中土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的协定》(1998年)、《关于中国向土库曼斯坦提供优惠贷款的协定》(2000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与土石油部在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合作备忘录》(200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关于实施中土天然气管道项目和土库曼斯坦向中国出售天然气的总协议》(200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及议定书(2009年),等等。

  (二)贸易

  贸易合作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稳定发展的重要支撑点。最近几年,中国与中亚国家双边贸易快速发展,呈现几个主要特点:

  1. 贸易额大幅增长

  据中国海关统计,2009年中哈贸易额为140.04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77.48亿美元,进口62.56亿美元;中吉贸易额52.76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52.28亿美元,进口0.48亿美元;中塔贸易额14.03亿美元,中国出口12.18亿美元,进口1.85亿美元;中乌贸易额为19.1亿美元 (乌方统计为20.51亿美元),中国出口15.6亿美元,进口3.5亿美元;中土贸易额为9.54亿美元,中国出口9.16亿美元,进口0.38亿美元。[1]中国与中亚国家建交第一年即 1992年,中国与中亚五国的贸易总额仅为4.6亿美元,到2007年已经达到196.6亿美元,15年中增长了41倍。到2009年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额总计235.47亿美元,比1992年增长了50倍。

  2. 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中国与部分中亚国家贸易额和2008年相比已经有较大幅度下降,但总体上下降幅度要小于中亚国家与其他国家贸易下降幅度,而且在2010年已经开始逐步恢复

  在金融危机其间,中国与中亚国家贸易普遍下降,如2009年中塔同比下降6.5%,中哈同比下降20.2%,中吉同比下降43.5%。[2]而2010年第一季度中哈贸易同比增长56.4%,其中中国从哈进口增速远远大于中国向哈出口增速。中吉贸易2010年前四个月继续下降,同比下降28.7%。[3]

  中亚国家中只有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与中国贸易没有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贸易额没有下降,反而上升。2009年中乌双边贸易额19.1亿美元,同比增长18.9%,中土双边贸易额9.54亿美元,同比增长14.9%。[4]2010年中土贸易结构发生巨大变化,进出口发生逆转。以前中国出口大于进口,而2010年1- 4月中方出口1.54亿美元,同比减少69.7%,进口2.17亿美元,同比增长1748.3%。

  3. 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在中亚国家对外贸易总额中所占比重有不同程度的提高,相互成为重要贸易伙伴

  根据各国官方资料,2009年中国成为哈萨克斯坦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出口和进口都是第二位)。哈也是中国在独联体地区第二大贸易伙伴。2010年上半年中国已经成为哈萨克斯坦最大出口市场。2009年中国由前一年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上升为第二大贸易伙伴,达到20.51亿美元。据乌方有关人士透露,2010年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乌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贸易额在两国对外贸易总额中所占比重也有较大提高。根据塔吉克斯坦方面数据,2009年中国已经是塔最大出口市场,占其出口总额的40.1%;从中国进口居第三位,占10.4%。[5]

  4. 中国对中亚国家出口商品结构比较平衡,涉及种类很多,既有高档商品和高新技术产品,也有普通民众消费的日用品

  在中亚国家经济十分困难的时候,中国商品对中亚国家人民大众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做出了巨大贡献。不少中亚国家官员和学者都特别谈到这一点。近几年中国与中亚国家大型合作项目不断启动,带动了一大批大型机械设备出口。而中亚国家由于受产业结构的限制,出口中国的商品主要还是以能源、矿产资源、棉花和畜产品等为主。根据哈方统计,哈萨克斯坦2009年出口主要商品有:能源类产品,占到出口总额的69.2%,其中,原油与凝析油占到出口总额的60.6%;原材料性商品(包括钢铁、铜材、锌、铝、铅、钛)共计约65.35亿美元,占比为15.1%;固体资源类商品14.04亿美元,占3.25%。[6]2009年哈对中国的出口商品中,石油和主要矿产品占52.9%,其中石油占38.7%,铁矿7.6%,铜矿6.6%,此类产品出口量同比上升,受价格因素影响,金额比2008年下降。各类加工产品中90%为工业原料制品,包括铀,金属制品,皮革等。自中国进口35.7亿美元,同比下降21.8%,进口商品类别多元化,基本上均为成品。其中石油天然气管道占进口金额的24.6%,钻机和掘进机等工程设备占2.6%,通讯设备占2.29%,推土机、平路机、铲运机、挖土机等设备占2%。[7]

  5. 新疆在中国与中亚五国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五个中亚国家中有3个与中国新疆接壤。新疆已经成为中国向西开放的桥头堡和连接中国内地乃至整个东亚地区与中亚、西亚及欧洲地区非常重要的陆上通道。新疆作为中国与中亚国家对外贸易的主要枢纽,承担了绝大多数的进出口业务,新疆对外出口产品中有70%都是来自中国内地。

  以2008年中国海关统计数据为例,2008年新疆外贸总额为222.17亿美元,其中出口192.99亿美元,进口29.18亿美元。[8]2008年中国新疆与中亚五国贸易额为188.12亿美元。而2008年中国对中亚五国贸易总额为308.2亿美元。这样2008年,新疆与中亚五国贸易额占当年新疆外贸总额中的84.67%,占中国当年与中亚五国贸易总额的61%。就具体国家而言,2008年中国新疆与哈萨克斯坦的贸易额为90.7亿美元,占中国与哈贸易总额的51.7%;与吉尔吉斯斯坦贸易额为79.7亿美元,占中国与吉贸易总额的85.4%;与塔吉克斯坦贸易额为12.54亿美元,约占中国与塔贸易总额的83.6%。可见中国新疆在中国与哈、吉、塔三国贸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中国新疆与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两国贸易额在中国与两国贸易总额中所占比重比较少,这说明在中国或新疆与中亚国家贸易中,边境贸易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从统计数据看也说明这点。2008年新疆边境贸易额为176.42亿美元,占全区进出口总额的79.4%。由于中亚国家对边境贸易缺少统计,这也导致中国海关对中哈、中吉和中塔之间贸易统计数据与这三个国家统计部门的统计数据出现较大差别。

  数据上的差异会导致对中国与这些国家贸易分析和判断造成偏差,如根据塔经贸部统计资料,2007年中国在塔吉克斯坦贸易伙伴中居第六位,贸易额为2.833 455亿美元,其中出口838.21万美元,进口2.750 174亿美元。而按照中国海关统计为5.24亿美元,这个数额应该排在俄罗斯和荷兰之后,列第三位。

  (三)投资与经济技术合作

  在经济技术合作方面,中亚国家独立初期中国与其的经济技术合作尚在起步阶段,当时双方建立的合资企业规模小,中国对中亚国家的投资数量有限。以1997年中国投资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油田为标志,中国大型企业开始进入中亚国家。从现在情况看,中国对中亚国家的投资已经达到相当的规模。石油开采、矿产、有色金属开采和加工、农产品、轻工业产品的生产加工等是中国在中亚投资比较集中的行业。在能源合作方面取得很大突破,在交通、光缆、电力等网络型项目有的进展很大,有的也在积极开展。

  中国与中亚国家经济合作占首位的依然是哈萨克斯坦。中国目前对哈萨克斯坦的投资已经达到90多亿美元,其中至2010年第一季度,中国对哈直接投资已经超过40亿美元。2005年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斥资41.8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使中哈经济合作迈上一个大台阶。2005年12月中哈输油管道一期早已完工,二期工程也在建设之中。2010年12月21日,中哈天然气管道二期工程开工。这一工程始于哈萨克斯坦曼格斯套州的别伊涅乌,在南哈萨克斯坦州的奇姆肯特与中亚天然气管道相连,全长1 475公里,设计年输气能力为100亿立方米,可扩至年150亿立方米。[9]此外,还有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大型火力和水力电站建设、中国铁路经新疆伊犁霍尔果斯口岸与哈萨克斯坦铁路连接等项目有些已经上马,有些即将开工。

  中国与中亚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近年来也呈现快速发展的势头。中吉乌公路正在建设之中,中吉乌铁路也在积极筹划。在中国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9亿美元出口信贷框架下建设了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巴特肯州的水泥厂;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中国支持塔吉克斯坦“杜尚别—恰纳克”公路修复改造和500千伏、220千伏输变电成套项目等工程都已顺利完工。此外,中国还通过低息贷款、赠款、各类援助等方式支持中亚国家建设,未来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还将提供更多的出口信贷。

  在能源领域,自2006年7月11日中哈原油管道正式开通输油至2010年1月已经累计向中国输送原油2 000余万吨。2009年7月11日中哈原油管道二期一阶段肯基亚克至库姆科尔管道正式开始投入使用,为二期二阶段工程建设奠定了基础。线路全长792千米,管道起输量为1 000万吨/年。这一工程完工,使哈萨克斯坦西部和里海地区丰富的油气资源与中国稳定的消费市场成功对接,产于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的原油将源源不断输往中国。第二阶段将对全线的站场进行改扩建,输送能力达到2 000万吨/年。中哈石油管道二期工程预计2012年竣工。

  2009年中国与中亚国家在能源领域合作最大的亮点是连接中国与土库曼斯坦,途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管线。管线境外长1 833千米。2006年4月,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与中国签订了天然气出口和在2010年之前建设土库曼斯坦至中国的输气管道的协议,该管道年输气量为300亿立方米,2007年工程开始动工。2008 年8月,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阿什哈巴德期间,土库曼斯坦提出使土向中国天然气年出口量增加100至400亿立方米。2009年12月13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和中国国家主席出席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中国天然气管道哈萨克斯坦段的开通仪式。14日四国总统在土库曼斯坦一起出席了整个管线的开通仪式。自此,土库曼斯坦至中国的天然气管道正式修通。在开通仪式上,四国领导人对这条数千千米管道修通给予了极高的评价。2010年10月26日,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b线投产通气,提前两个月实现双线贯通目标。[10]中亚天然气进入新疆,除供应中国内部地区以外,也有一部分留在新疆,为新疆改善民生,改善环境服务。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开通将中国与中亚国家战略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改变了中亚地缘政治格局。

  2009年中国与中亚国家在电力领域的合作也取得重要进展。由中国电工设备总公司承建的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 2号(2x25mw) 和阿航格朗水电站(2x10.5mw)于2009年12月建成并投入运营。[11]水泥厂的建设是另一项重要领域。目前有多个水泥厂建设在不同国家内进行。

  中国与中亚国家经济合作占首位的依然是哈萨克斯坦。除能源出口外,未来哈萨克斯坦向中国粮食出口潜力巨大。中国目前已经放开了对进口哈萨克斯坦粮食配额的限制,哈萨克斯坦正在为此进行充分准备。双方确认将加强在农业领域的合作,为中哈两国的农业合作搭建融资平台。

  2009年是中塔关系发展的重要一年,中塔经济合作取得重要进展。近年来,随着塔乌公路、沙赫里斯坦隧道、罗拉扎尔—哈特隆和“南北”输电线等项目的实施,中塔互利合作已迈上新的台阶。2009年6月塔吉克斯坦与中国新疆签署了6项合作协议,包括共同建设“努拉巴德- 1”水电站以及在塔首都杜尚别修建以煤为燃料的热电厂。随着一系列项目的陆续完工和新项目的不断展开,中塔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的合作关系发展也非常迅速,合作项目日益增多,合作范围不断扩大,水平不断提高。中国在土库曼斯坦承建了一系列大规模工程项目。2009年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土天然气管线于12月正式修通。除天然气管道以外,中土还有很多合作项目在进行中。目前中国与土库曼斯坦正在就建设玻璃工厂、化肥工厂以及在土库曼斯坦东部建设水泥工厂进行磋商。

  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经贸合作为该地区民众提供了价廉物美的商品,改善了民众生活水平。中国的投资和援助为各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创造了条件,加快了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为当地民众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岗位,对各国应对金融危机起了很大作用。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导致中国和中亚国家经济遭受不同程度的影响。中国在确保自身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同时,加强同中亚国家的沟通协调,并向中亚国家伸出援手。在2010年4月和6月吉尔吉斯斯坦发生政局动荡期间,中国政府对吉人民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特别是在其他周边国家纷纷关闭与吉边界的情况下,中国仍然保持中吉边界口岸的正常开放和通行,这是对处于极度困难时期的吉尔吉斯斯坦民众最大的支持。对此吉各界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塔吉克斯坦大使阿利莫夫高度评价中国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方面采取的措施,认为中国的举措惠及全世界。此外,中国与中亚国家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和国际事务中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密切合作,维护了地区安全与稳定。

三、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的前景

  2008年以来是国际局势相对动荡的时期,发生了很多具有转折性和标志性意义的事件,给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带来一定机遇与挑战。总体上看,机遇大于挑战,因为出现了很多对于发展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的利好因素。

  从全球层面来看,金融危机、能源和粮食市场动荡、自然灾害等世界经济中新的消极因素的出现增加了国际关系中的复杂性、不确定性和混沌性,给年轻的中亚国家的独立与发展带来更多的困难,迫使它们与外界,特别是自己的近邻——中国加强沟通、协商与合作,共同抵御新的挑战与威胁。

  从地区层面来看,阿富汗形势恶化、印巴局势动荡、俄格冲突等事件表明中亚地区周边潜藏的各种安全威胁不但没有减少和弱化,反而有增强的趋势,这种状况导致中亚国家对于长期困扰它们的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毒品和武器走私等非传统安全威胁的担忧上升,从而对与中国的安全合作需求增强。这有利于双方建立共同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的机制,从而带动和密切双方在各个领域的合作。

  从国家层面来看,俄格冲突的发生,使中亚国家对于俄罗斯以“保护国民”为由对其他国家动武的做法忧虑和疑心加重。美国次贷危机引发金融危机,美国经济实力下滑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被国内问题缠身的奥巴马上台后除了需要继续应对阿富汗问题、伊核问题和朝核问题外,已经无法向中亚投入更多的精力。欧洲国家在金融危机打击之后又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欧元地位岌岌可危。相比之下,北京奥运会以及中国在金融危机等一系列国际事务中的不俗表现,使中亚国家对于中国实力有了相对客观和清晰的认识,特别是中国的发展模式对其具有很大吸引力。中亚国家在发展与中国的关系时不再仅停留在平衡俄罗斯和西方势力的层次,而是全面加强和提升与中国的关系。可以说,在经过金融危机的洗礼后,中国与中亚国家政治和经济关系更加密切,也更加牢固。目前,中亚地区经济上普遍遇到资金和资源紧张、自然灾害加剧等各种困难,因此以发展促稳定的任务提上日程。中亚国家均希望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争取中国的援助和投资,以渡过目前的难关。而中国拥有大量外汇储备,也愿意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进行投资与合作。随着中国与中亚国家间石油、天然气管线的开通运营以及铀资源的开发利用,多条铁路和公路交通运输大通道建成使用或即将动工兴建,中国与中亚国家贸易与经济合作不断出现新的增长点,未来发展潜力十分巨大。

  与此同时,还需看到新形势下中国与中亚国家关系中存在的消极因素,或者说问题。不及时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很可能给双边关系发展带来一些麻烦。首先,由于语言障碍、沟通有限以及信息误导等原因,中亚一些国家的部分官员、学者和民众对于中国的内外政策以及中国的现状理解有误,对于中国在中亚发展平等互利关系的目的存有疑虑。其次,第三方势力出于政治和经济利益目的的竞争和干扰有时给双边正常的合作带来负面影响。最后,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经济合作规模还不大,经济技术合作水平还不高。一些中亚国家在贸易对象和贸易结构上还存在认识误区。双方在经济合作中还存在诸如法律法规如何接轨、技术标准不一致、投资贸易环境亟待改善、官僚体制弊病严重等具体问题。

  总的来看,中亚国家对于中国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期待中国更多地参与本国以及整个地区的稳定与发展进程。具体而言,不同国家对于中国的需求也不完全一致。哈萨克斯坦希望中国支持哈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包括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希望中哈两国在合理利用跨界河流水资源问题上密切合作。乌兹别克斯坦希望中国支持卡里莫夫总统提出的阿富汗问题协调小组6 3倡议,支持乌在解决中亚水资源纠纷中所持立场。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希望中国给予两国更多的投资和援助,参与两国丰富的水电开发。土库曼斯坦则希望中国在实现能源出口多元化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国应根据各国的诉求处理与各国的关系,以使彼此关系能平稳、顺利地向前发展。中亚国家也可以参与中国经济发展进程,参与中国西部大开发,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获得自己的利益。

  注释:

  [1][2][4]《海关统计》,2009年第12期。

  [3]《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关系》、《中国同吉尔吉斯斯坦的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

  [5]《2009年塔吉克对外贸易情况》,中国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

  [6]《2009年哈萨克斯坦对外贸易分析》,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资料来源:2009年哈萨克斯坦海关统计。

  [7]《2009年哈中双边贸易分析》,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2010年3月31日。

  [8]《新疆统计年鉴》2009年,中国统计出版社,2009年。

  [9]《中哈天然气管道二期工程开工》,载《中国石油报》,2010年12月22日。

  [10]《中亚天然气管道b线通气》,载《中国石油报》,2010年10月27日。

  [11]《中国电工设备总公司承建的水电站将于年底投入运营》,载中国电力新闻网,www.cpnn.com.cn/hqdl/200910/t20091014_294330.htm。

  参考文献:

  [1] 李静杰.十年巨变·中亚和外高加索卷[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3.

  [2] 邢广程. 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 (2009年)[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3] 吴恩远. 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 (2010年)[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4] 吴恩远,吴宏伟.上海合作组织发展报告(2010年)[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0.

  [5] 赵常庆.中亚五国概论[m].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

  [6] 施玉宇.土库曼斯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7] 刘庚岑,徐小云.吉尔吉斯斯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8] 刘启芸.塔吉克斯坦 [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

  [9] 赵常庆.哈萨克斯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0] 孙壮志,苏畅,吴宏伟.乌兹别克斯坦[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11] 中国外交部网站[eb/ ol].

  [12] 中国商务部网站[eb/ ol].

  [13] 中国驻中亚各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eb/ ol].

  [责任编辑:李 蕾]

political and economic ties between china and central-asian countries: looking back and ahead

wu hong-wei

(research institute of russia, eastern and central asia, china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 beijing 100007)

  abstract: since establishing diplomatic ties with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china has witnessed rapid progress i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ties. it has succeeded in solving the problem of border division with three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signed the agreements of neighboring friendship and established close -knitted political mutual -trust relationship. so to speak, no obstacles exist on the way to political-ties development between china and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in economy, china is getting closer ties with those countries. the both sides help supply each other’s need on the mutual-benefit principle, increasing trade volume and enlarging the scale of economic cooperation to further level as important partners. china is on good term with those countries i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fields, which helps maintain the regional stability and promote the economic recovery and development in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looking ahead, the relation between china and those countries promises more solid and extensive.

  key words: china and central asia; relationship; looking back and ahead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