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选举后的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前景-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中亚五国
议会选举后的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前景
艾莱提·托洪巴依 来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1期 2011年07月30日
(新疆社会科学院 中亚研究所,新疆 乌鲁木齐 830011)

  摘 要: 吉尔吉斯斯坦目前面临政治危机、经济危机和民族关系危机:中亚首任女总统奥通巴耶娃面临的主要困惑俄罗斯答应提供支持,但许多承诺还未兑现;外债已达到24.99亿美元;南部一直不稳。议会选举引发许多问题,不同部族之间尚未学会谈判之道,达成妥协恐怕不易。因此爆发新的冲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关键词: 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选举;前景

  中图分类号:d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9245(2011)01-0043-08

  基金项目:本文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0年度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资助一般项目“吉尔吉斯斯坦奥什骚乱与新疆稳定”;2009年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巩固和发展新疆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民族关系研究”(09&zd009)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艾莱提·托洪巴依,新疆社会科学院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一、背 景

  多事国家吉尔吉斯斯坦独立以来发生两次政变,十个总理被更换,两个总统被赶下台。吉尔吉斯斯坦又是一个同时拥有两个大国军事基地的国家。2010年4月巴基耶夫总统被赶下台,6月南部奥什、贾拉拉巴德州发生严重的民族冲突事件,国内仍不断出现的游行示威活动,依然显示出临时政府的脆弱性。

  (一)四月政变:中亚首任女总统奥通巴耶娃的困惑

  2010年4月7日吉尔吉斯斯坦发生骚乱,多个城市和地区发生大规模流血骚乱,巴基耶夫被迫下台,反对派组建临时政府;2010年7月3日奥通巴耶娃担任过渡时期总统兼总理,任期至2011年12月31日。

  奥通巴耶娃[1]是独联体国家中第一位女总统。吉尔吉斯人历来尊重女性,在近代出现过阿赖女王,按照民族习惯吉尔吉斯人可以接受女总统。奥通巴耶娃工作阅历丰富,曾是前苏联外长谢瓦尔德纳泽的得力助手。

  目前,奥通巴耶娃面临10项困惑:

  1. 俄罗斯答应提供支持,但许多承诺还未兑现。俄罗斯并没 有看好这位吉尔吉斯女总统。

  2. 国库被巴基耶夫洗劫一空,只剩1500万欧元。截至2009年11月,外债已达到24.99亿美元。经济学副博士图尔杜玛穆别托夫说:按照人口比例,吉尔吉斯斯坦的外债确实很多。由于腐败严重,吉尔吉斯斯坦获得的外国贷款的大部分使用情况不合理或不准确,导致外债越来越多,国家越来越穷[2]。

  3.“4·7”事件的86名死难者家属每天集会要求惩处巴基耶夫。惩处巴基耶夫总统,难度很大。据欧洲自由电台2010年6月19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内务部公布36人的通缉令,其中有巴基耶夫总统本人,还 有总统的两个儿子(马拉特和马克西木)和四个兄弟(贾尼别克、阿赫马特、卡尼别克、伊斯坎代尔),还有前两任总理(楚基诺夫、玉谢诺夫)等。

  4“.4·7”事件8名狙击手一直在监狱。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10日报道,因吉尔吉斯斯坦“4.7”事件被捕的8名狙击手4个月以来一直在监狱。他们是5月11日被捕的。

  5. 南部一直不稳[3],北部有人呼吁加入俄罗斯[4]。

  6. 骚乱时期,在监狱关押的部分犯人被释放,给社会增加不稳定因素。

  7. 左右摇摆的外交政策,使中国、美国、俄罗斯都小心谨慎地与之相处,大家都处于观望阶段。这 种局面不利于吉尔吉斯斯坦政局的快速平稳恢复。

  8. 如何平衡新政权领导人之间的矛盾。新政权领导人之间权力的再分配十分关键,如果他们之间的利益得到满足,那么新政权会良性运转,如果他们之间的利益发生重大冲突,结果就会出现新的动乱和街头革命。

  9. 国家经济状况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奥通巴耶娃执政威信。如果吉尔吉斯人生活没有得到彻底改善,或者是新政权没有履行他们的执政承诺,街头革命还会出现。用什么执政理念来治理国家是当前最为紧要的问题。奥通巴耶娃能否通过国家政权制度化建设,来弥合国内政治势力之间的对立状态仍然是 个未知数。

  10. 临时政府通缉巴基耶夫,还签署法案取消前总统阿卡耶夫的总统豁免权。阿卡耶夫说这是不合法的政府做出的的不合法决定。

  (二)6月奥什民族冲突

  1990年6月6日在奥什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因建房用地发生冲突, 最后发展成流血事件,死亡116人,伤486人。

  吉尔吉斯斯坦有90多个民族,其中吉尔吉斯人(约350万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为65%。吉尔吉斯斯坦南部有70万乌兹别克人,主要居住在南部的奥什和贾拉拉巴德州。奥什州西部与乌兹别克斯坦接壤。奥什市在阿卡耶夫时期被命名为南部首都。奥什市人口26万,乌兹别克人占46%,吉尔吉斯人占24%。奥什是一座伊斯兰教古城,宗教氛围很浓厚,市中心苏莱曼山被人称为小麦加。

  2010年6月10日奥什、乌孜根、贾拉拉巴德等地吉尔吉斯人与乌兹别克人之间发生冲突,引发持续四天的骚乱。临时政府公布200人死亡,2000人受伤。据自由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报道,此次事件中在奥什州1432人受伤,159人死亡,在贾拉拉巴德州617人受伤,48人死亡。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6月21日组织的网上调查结果如下:参加的人有578人。问题:谁可能是奥什事件幕后策划者?答案:55.9%巴基耶夫及其支持者,20.4%外部力量,8.1%黑社会势力,15.6%暂时不好说。

  1. 奥什事件起因

  《参考消息》驻阿拉木图记者赵宇说,奥什暴力冲突有如下原因:一是20年前记下的仇恨,1990年6月6日造成300多人伤亡。二是中亚各国奉行民族复兴政策,客观上制造了主体民族与非主体民族之间的隔阂,引起双方在许多方面的纠纷和冲突。三是贫富分化加剧对立。四是一名当地乌兹别克族领袖不久前表示,要在新议会赢得10个席位,而临时政府任命的南部州长都是吉尔吉斯人,引发乌兹别克族不满。有报道和分析认为,政治因素是导致此次民族冲突的根源。由于全民公决将部分解决“临时政 府”的合法性问题,前总统巴基耶夫之子便在公决前夕策划并挑起吉、乌两个民族间的冲突,以便制造混乱,使全民公决无法进行[5]。 吉“临时政府”成立后,任命别克图尔·阿萨诺夫为贾拉拉巴德州代理州长。此后,吉南部乌兹别克族黑帮首领阿依别克·米尔赛迪科夫与前总统巴基耶夫关系密切,试图“解除”阿萨诺夫的职位,并“任命”他们“自己的州长”[6]。此举招致贾拉拉巴德州的一个吉尔吉斯黑帮的反对,吉族黑帮杀死阿依别克及其同伙[7]。这里需要指出,吉国乌兹别克族富商“、祖国党”官员卡迪尔江·巴提洛夫(kadyrjan batyrov)支持“临时政府”[8]。2010年5月13日,贾州代理州长阿萨诺夫的办公室被前总统巴基耶夫支持者占领,随后卡迪尔江·巴提洛夫带领其追随者从巴基耶夫支持者手中夺回贾州州政府办公楼。5月14日,前总统巴基耶夫及其家人在其家乡贾州的住宅被烧毁。很多吉尔吉斯人认为,在这场大火中,巴提洛夫及其乌兹别克追随者起了主要作用[9]。由于两个互相对立的乌兹别克帮派卷入吉国的政治权力的争夺,分别招致来自“临时政府”和前政府支持者的反对。由于黑帮的挑唆、政治反对派的煽动、谣言及一些媒体不公允的报道,吉尔吉斯人和乌兹别克人中不明真相的一些人开始袭击对方成员,导致族际关系出现紧张。

  2. 2010年奥什事件后的南部局势

  (1)奥什市长失踪。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28日报道,一个月休假后今日该上班的被罢免后恢复原职的奥什市长麦里斯·米尔扎合马托夫不见踪影。8月23日总统免去其市长职务,因近2000人聚集奥什市中心集会要求恢复其原职,奥通巴耶娃被迫妥协了。奥什市长曾向奥通巴耶娃表示,中央的政令在南部不通。此前一些国际组织也曾表示奥什市长是极端民族主义者。

  (2) 韩国的吉人和乌人发生冲突。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12日报道,9月11日韩国的苏阳区帕浪市来自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移民之间因声援奥什事件问题发生冲突。两名吉尔吉斯人被打伤送进医院。

  (3) 南部骚乱罪犯开始受到法律严惩。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9日报道,奥什州卡拉苏区法院判处奥什事件罪犯加韩格尔·巴扎洛夫(乌兹别克人,42岁)23年监禁。该消息发布后,一个网民说:吉尔吉斯斯坦应该严厉惩罚民族分裂分子,判处加韩格尔23年监禁太轻了,应该把他绞死。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10月1日报道,贾拉拉巴德州苏扎克区法院开始起诉南部骚乱期间的案 件。19名乌兹别克嫌疑人被起诉。44名现场受害人,91名现场证人出席了法庭。一名现场受害人说当时在奥什比什凯克公路上拦截公路的乌兹别克人共有750人,其中250人携带武器。据报道,6月12日在奥什比什凯克公路上托普拉克拜里路段萨尼帕棉纺厂附近16人被杀,两人失踪,两车被烧毁。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24日报道,奥什州卡拉苏区法院判处卡拉苏区喀什村清真寺4名乌兹别克宣礼人4年监禁,罪名是制造民族间冲突。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30日报道,奥什州卡拉苏区警察局长苏丹诺夫(адылбек султанов)被杀案件开始调查。6月11日苏丹诺夫局长到乌兹别克聚居的那热满乡进行对话时,与司机两人被乌兹别克人杀害,头被割下来并烧毁。被起诉的卡拉苏区副区长夏亚托夫、那热满乡长夏德马诺夫等人无故缺席。

  (三)8月巴尔赫塔巴索夫夺权事件

  著名商人巴尔赫塔巴索夫(urmat baryktabasov)2005年组建祖国旗帜党(meken tuu),由于拥有双重国籍(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未能竞选总统。2005年6月巴尔赫塔巴索夫率领数千名支持者试图占领总统府。此举失败后,他流亡海外直到2010年6月重回吉尔吉斯斯坦。2010年8月5日,巴尔赫塔巴索夫率领的1500名示威者从伊塞克湖州进入首都时受阻。他们计划参加在比什凯克举行的集会以表达对巴尔赫塔巴索夫提出的国家政治和经济发展规划的支持。执法部门在比什凯克郊外设置了路障,并部署了数百名警察,以阻止具有攻击性或被怀疑携带武器者进入这座城市。警察与示威者之间出现对峙,政府与巴尔赫塔巴索夫举行了谈判。巴尔赫塔巴索夫提出了三项要求:允许他主持比什凯克举行的集会;停止根据巴基耶夫政权制定的规则对其提起的刑事诉讼;任命他为国家总理。政府拒绝了上述要求,示威者随即试图突破警方的封锁。警察果断地使用催泪瓦斯、噪音手榴弹和橡皮子弹驱散示威人群。数小时后,巴尔赫塔巴索夫在驾车回家乡时被逮捕。政府声称巴尔赫塔巴索夫以和平示威活动为借口计划实施暴力夺权。安全部门领导人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巴基耶夫家族成员为这些事件提供了数百万索姆”。

二、议会选举引发的问题

  吉尔吉斯斯坦是中国西部友好邻国,两国关系发展良好。作为邻居我们一直关注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政局动荡及其对于中国新疆地区可能产生的直接和间接影响。

  (一)关键性一步:议会选举

  据吉尔吉斯斯坦分析人士介绍,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党具有以下特点:政党多为著名人物根据自己的社会影响组建的,吉尔吉斯人更愿意把选票投给自己最熟悉的人(政治家)而不是投给抽象的政党;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生活中,家族、地方和部落划分的作用和影响很大,尤其是在选举期间;大多数选民生活在贫困状态下,因此多数情况下选民会为了金钱把选票投给某个富翁,而不是某个贫困精英。

  根据2010年6月10日通过的新宪法,吉尔吉斯斯坦国家政治体制由总统制变为议会制。吉尔吉斯斯坦议会由多党参与组成。必须获得5%的签名支持率才有条件参选。议会选举产生由120名议员组成的议会,席位最多的政党中产生总理。总统将由其后举行的总统选举直接产生。如果总统当不好,议会可以让其下台。如果议会工作不利,总统也可以解散议会。总统与议会之间相互钳制,但主要权力仍在政府手中。政府由议会、总统共同监督。按照新宪法,国家预算委员会主席由反对派领导人担任。此举有助于监督挪用公款行为。

  临时政府担忧在议会选举期间发生冲突和骚乱。据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国际战略研究所前任副所长恰纳且夫先生介绍,多数政党实际上都有自己的武装。另外,据吉尔吉斯文报纸《信息报》2010年8月 19日报道,2010年8月14日,在巴扎尔库尔干区的集市祖国党成员与故乡党支持者发生冲突,双方都拿起自动步枪险些开战。针对选举前的紧张局势,总统顾问图尔古纳利耶夫发表言论,要求各个政党和普通民众遵守国家秩序,克制过激的情感,共同维持国家稳定[10]。这一次议会选举注册选民超过280万人,投票率为56.59%。来自52个国家和32个国际和非政府组织的850名国际观察员监督了选举进程。

  (二)进入议会的五个政党

  1. 故乡党(ата журт),获得266923张选票,占8.88%。前紧急情况部长塔西耶夫等领导的故乡党被认为是巴基耶夫时期的光明道路党的替身,在贾拉拉巴德州和北部地区有大量支持者。该党高层主要人物有前宪法法院院长阿卜杜加帕罗夫、苏八纳利耶夫将军等。

  2. 社 会 民 主 党(социал -демократиялыкпартиясы),获得241528张选票,占8.04%。南部的乌兹别克人支持54岁的工程师阿塔姆巴耶夫。临时总统奥通巴耶娃原来也是这个党的领导人之一。

  3. 尊严党(ар-намыс),获得232682张选票,占7.74%。62岁的库洛夫选举前到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见面引起吉尔吉斯人的不满,但赢得了吉尔吉斯斯坦的俄罗斯人的好感和支持。库洛夫的问题是今 年反对派针对巴基耶夫进行革命时,但他却坐在卡姆巴尔阿塔二号水电站项目办公室。被称为“钢铁将军”的库洛夫失去了机遇,另外一点他不会说母语。

  4. 共和党(республика),获得217601张选票,占7.24%。30岁的共和党主席巴巴诺夫是石油运输商。2006年他在社会赢得很大支持率,不久加入巴基耶夫的队伍。有媒体说该党成员中一半的人是巴基耶夫的政党光明道路党的成员。

  5. 祖国党(ата мекен),获得168218张选票,占5.6%。52岁的捷克巴耶夫19年前成立了祖国党,7月已经召开祖国党第一届大会。近期发生了与该党有关的一些事情需要注意,一是临时政府5月任命纳伦州长,不久被查出来这个人竟然是中学九年级水平。而这个人是祖国党成员。二是根据谣言说,捷克巴耶夫与奥什、贾拉拉巴德州骚乱策划者之一巴特洛夫(kadyrzhan batyrov)是朋友关系。

  6. 统一党(бутун кыргызстан" партиясы),获得145 455张选票,占4.84%。该党主席马杜马洛夫认为他的政党也应当进入议会,该党成员2010年10月12日在奥什举行示威游行表示不满。45岁的历史学家和法官马杜马洛夫在阿卡耶夫时期担任过议长。据报道由于马杜马洛夫的工作失误吉尔吉斯斯坦失去了原先属于吉尔吉斯斯坦的土地(吉哈边界卡尔克拉和伊塞克湖畔的四个豪华度假村)。

  据中央选举委员会介绍,吉尔吉斯斯坦56%的人口参加了议会选举。人民对新宪法寄予厚望[11]。奥通巴耶娃总统选前发表电视讲话说“:我们不只是选举一个议会,而是选举一套新的政体。我们正在吉尔吉斯斯坦历史上翻过新的一页”。

  选举前有学者说吉尔吉斯斯坦走议会制为中亚其他国家起到了示范作用。但是不难看出,吉尔吉斯斯坦显得过于民主,引发了诸多问题。8月10日,奥通巴耶娃总统在宣布议会选举日期的同时签署法 令,宣布国家进入特殊运行模式,所有国家机构要阻止爆发大规模骚乱,努力稳定国家局势。

  (三)选举前后发生的备受关注的事件

  1. 巴基耶夫被指责为故乡党提供资金。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报道,2010年10月9日吉尔吉斯斯坦警方在中哈边境口岸缴获据说来自巴基耶夫的7000万美元资金,据说这是故乡党的竞选资金。

  2. 俄罗斯媒体攻击捷克巴耶夫。俄罗斯总统在不同场合多次批评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制,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29日报道,9月28日俄罗斯著名电视台нтв播放了长相疑似捷克巴耶夫(祖国党主席)的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据说在财政部工作)约会的视频的部分内容,该视频的全部内容早在选前一个月就粘贴在俄罗斯网站(www.lifenews.ru)。祖国党副主席吉安别科夫对此说,这是克里姆林宫对比什凯克内政的一次新闻攻击。很显然俄罗斯支持库洛夫而反对捷克巴耶夫。

  3. 有些政党得到了俄罗斯的支持。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28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尊严党主席库洛夫到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见面,之后到阿斯塔纳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见面;社会民主党主席阿塔姆巴耶夫到莫斯科与俄罗斯总理普京见面;共和党主席巴巴诺夫到莫 斯 科 与 俄 罗 斯 总 统 办 公 厅 主 任(сергей нарышкин)见面;祖国党主席捷克巴耶夫到阿斯塔纳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见面,上述活动目的就是寻求对方国家的支持和帮助。

  (四)美俄反应不一,获多方肯定

  奥通巴耶娃10月10日在参加议会选举投票后说,议会制适合吉尔吉斯斯坦,相信在议会中占多数的政党能够成功组建政府。美国和俄罗斯在吉尔吉斯斯坦设有军事基地。美国对这次选举表示支持。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在选举结束后发表声明说,吉尔吉斯斯坦公民通过行使民主投票权,为决定 国家政体和未来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俄罗斯方面则担心,吉尔吉斯斯坦改变政体可能引发更多暴力冲突。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选举得到独联体、欧安组织、俄罗斯等监督方的肯定[12]。

  (五)议会选举结果引发新的问题

  捷克巴耶夫领导的祖国党虽然也勉强进入了议会,但是排在最后。故乡党、尊严党和共和党已经非正式提出要进行修改宪法不走议会制道路,要恢复总统制。也非正式提出将要正在选举举行之日起两周内组建联合政府。有人说贫穷的吉尔吉斯人拿了故乡党(据报道该党高层主要是前政府官员)富翁议员的500至2000索姆给他投了票,被称为前总统巴基耶夫的光明道路党的替身——故乡党在议会选举中取得重大胜利。另外,得到俄罗斯支持的库洛夫获得了当地俄罗斯人的选票。结果依然使国家面临很高的暴力动乱风险,南北对立局面的持续可能还会引起社会动荡和政局不稳。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azattyk)2010年10月15日报道,2010年10月14日在首都比什凯克有1000多人上街游行,对巴基耶夫势力进入议会表示不满。另外,在奥什市吉尔吉斯斯坦统一党成员继续11日开始的示威游行,要求中央选举委员会重新计算选票。吉尔吉斯斯坦社会民主党主席阿坦巴耶夫10月10日表示,本届议会选举中进入议会的政党将组建一个联盟。分析师认为,5个政党有进入议会的实力,但不会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政治分析师马尔斯·萨里耶夫告诉美联社记者:吉尔吉斯斯坦存在一个强大的部族制度。不同部族之间尚未学会谈判之道,达成妥协恐怕不易。

三、政局走向

  (一)吉尔吉斯斯坦可能变成“第二个阿富汗”

  俄罗斯学者亚历山大·舒斯托夫发表文章说: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2009年离开阿富汗转入费尔干纳盆地,包括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巴基耶夫支持者要求建立南吉尔吉斯斯坦人民民主共和国。与乌兹别克斯坦边界之间有50块争地段。水源之争和飞地问题继续存在。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苏丹诺夫说:从不稳定因素的总和及表现程度来看,吉尔吉斯斯坦有可能变成第二个“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学者康斯坦丁·瑟罗耶日金说:一旦外国军队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可能发生另一场巴斯马奇运动[13]。瑟罗耶日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吉尔吉斯斯坦将分崩离析。对此,吉尔吉斯斯坦分析家马木别塔利耶夫说:“你们不要瞎操心乱预测,吉尔吉斯斯坦不会变成阿富汗。有你们好看的”。哈萨克斯坦总统战略研究所所长苏丹诺夫2010年6月14日表示: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等恐怖组织完全有可能帮助在吉国的乌兹别克族居民屠杀吉尔吉斯族居民,以此在乌兹别克人中赢得地位和声誉,为推翻卡里莫夫世俗政权奠定基础。

  (二)处理奥什事件有难度

  乌兹别克族人呼吁维和部队进入奥什,欧安组织提出要对奥什事件展开调查,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同意在议会选举举行后25名国际文职警察进入奥什。但许多吉尔吉斯人对此提出反对意见。临时政府能否有效处理南部地区的民族冲突及其影响,还是个问题。巴基耶夫虽然下台了,但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的斗争却并没有停止,南北地区的矛盾依旧, 经过这次政权更迭还可能进一步加剧。临时政府虽然夺取了政权,但执政能力的确立还需要一段时间,社会治安和社会秩序也很难迅速得到改善,甚至在一定时期内可能还有不断恶化的危险。在经济方面,经历了这场严重骚乱,吉尔吉斯斯坦经济至少要倒退若干年,与其他中亚国家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大。

  (三)“失败国家”吉尔吉斯斯坦面临许多棘手问题

  西方研究机构和媒体根据西方立场对全球各个国家进行的综合指标排名,称吉尔吉斯斯坦为“失败国家”。所谓走向失败的国家主要有几大特征,最常见的是逐渐丧失对领土的控制权,或无法完全掌握 合法动用武力的权力。此外,合法权力机构的集体决策能力遭到削弱,无法提供适度的公共服务,不能作为国际社会的正式成员与其他国家交往、严重的腐败与犯罪、无法征税或获取公众支持、大批人口被迫背井离乡、经济急剧衰退等。对于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失败国家”的判断,其实早在2005年就已出现。腐败盛行、经济陷入衰退、人才流失严重、民众对国家政府丧失信心进而出现分离主义倾向、政府无法通过合法手段控制国家局势变化等,这些都让吉尔吉斯斯坦散发出所谓“失败国家”的气息。

  (四)如何处理新政权内部分歧与矛盾

  2005年3月和2010年4月吉尔吉斯斯坦连续发生两次政变,普通百姓从中很少获得预想的收益“,街头革命”只是部分政治精英谋求政治利益和政治资本的方式或工具。2010年政变组织者又大多是2005年郁金香革命的组织者和参加者。巴基耶夫的战友们变成了巴基耶夫政权的反对派。奥通巴耶娃的战友们会不会变成她的反对者,很难说不会。临时政府高层之间关于国家未来发展模式、国家今后外交选择方向、针对前总统巴基耶夫的处理方法等,都出现了多种截然不同的言论,暴露出严重的相互不统一。国民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切实改善自身生活条件和生活质量上。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当一些主要 政治精英的目标没有达到或者人民生活没有得到多少改善或反而出现一定程度下降时,这个国家很可能会出现新的群众起义,推翻不满意的国家领导者。

  (五)美国可能会支持奥通巴耶娃

  美国学者凯思林·柯林斯发表文章说:奥通巴耶娃是最有希望致力于民主事业的吉尔吉斯斯坦新领袖,又是最有希望支持美国保有玛纳斯基地的领导人。所以奥巴马应该支持她。当选总统后奥通巴耶娃亲自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打电话保证继续保留玛纳斯的美军基地。2010年9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纽约会见了奥通巴耶娃,并呼吁奥通巴耶娃政府采取更多措施,遏制未来吉国暴力事件和种族冲突的发生。奥巴马称赞奥通巴耶娃取消了对独立媒体的限制,起草新宪法并在举行新议会选举的计划。美国还建议欧安组织派出一个52人组成的警察顾问队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开始对吉尔吉斯斯坦骚乱及种族冲突的起因展开调查。

  (六)可能即将诞生一个亲俄政权

  吉尔吉斯斯坦学者说俄罗斯研究机构制造民族矛盾[14]。俄罗斯间谍在奥什被逮捕[15]。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azattyk)2010年10月15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分析师马拉特·卡扎科巴耶夫预测一个完全亲俄罗斯的政权即将诞生在吉尔吉斯斯坦。他说,如果尊严党、故乡党和共和党联合组建政府,俄罗斯的计划会很容易实现。因为很明显现在莫斯科不喜欢奥通巴耶娃。尊严党主席库洛夫之前已经表示他要修改宪法恢复总统制。下一步库洛夫带头修改宪法,库洛夫将军可能会当选总统,石油运输商共和党主席巴巴诺夫可能会担任总理,故乡党主席塔西耶夫可能担任议会议长。上述三党正在与俄罗斯商讨这一计划。政治分析师马尔斯·萨里耶夫说,美国并没有干涉吉尔吉斯斯坦的这一次选举,俄罗斯倒对捷克巴耶夫致命攻击,有关捷克巴耶夫的录像两次在俄罗斯нтв播出。俄罗斯对吉尔吉斯斯 坦的俄罗斯人发出了要支持库洛夫的信号。另据报道,故乡党领导人之一10月15日表示,该党提出要关闭美军基地。此类消息在比什凯克经常出现:2010年6月19日,别克纳扎洛夫要求英国政府尽快引渡巴基耶夫的儿子,并要求临时政府撤美军基地。7月别克纳扎洛夫提出迁都计划,说把首都南迁至奥什可以压制乌兹别克分裂势力的影响。

  (七)中国在中亚很难发挥积极作用

  吉尔吉斯斯坦的最新动荡表明,上海合作组织向中亚地区提供安全的能力仍然有限。大国对中亚有很大影响,但谁来恢复这里的秩序,都很难。最现 实的做法就是,加强上海合作组织对中亚地区的干预能力。中亚国家是我们的邻居,我们将要和他们长期打交道,需要密切关注中亚地区的各种变化及其影响。我们(特使、记者和分析人员)为什么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中亚地区出事地点展开调研呢?原因很多。不掌握真实情况,拿不到第一手资料,仅仅依靠国内外媒体资料和国外学者的几篇报告,很难科学分析和预测中亚地区的政局发展,因此我们的分析报告和预测很可能具有局限性。希望我们的研究手段今后能有所改进,保证我们做出正确判断,提出准确预案。

  吉尔吉斯斯坦的局势还在不断变化发展中。当 然,这期间临时政府面临的危机和压力很大,很多因素难以控制,出现突发事件的可能性存在。

  注释:

  [1] 奥通巴耶娃(роза отунбаева)1950年出生在奥什。1972年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哲学系,1975年开始在吉尔吉斯国立大学任教。1983年至1986年任伏龙芝市列宁区委书记。1986年开始从政,1986年至1989年任吉尔吉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外交部长。1989年至1991年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苏联委员会副主席。1992年任吉尔吉斯副总理兼外长。1992年至1994年任吉尔吉斯驻美国和加拿大全权大使。1994年至1997年任外长。1997年至2002年任吉尔吉斯驻英国和北爱尔兰全权大使。2002年至2004年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格鲁吉亚阿布哈兹问题特别代表。2004年任祖国运动主席。2005年任外长。2006年至2007年阿萨八党主席。2007年当选为社会民主党团议员。2009年任社会民主党主席。2010年4月7日任过渡时期总统,9月任临时政府总理。

  [2] 自由欧洲电台/ 自由电台(www.azattyk.org)2009年12月8日。

  [3] 巴基耶夫的支持者始终没有放弃抗议活动,他们的分离主义情绪也与日俱增。四月底,这些南部地区的抗议者公开要求南部独立或者变成邦联。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保卫委员会主席托龙·德伊坎巴耶夫2010年4月29日在接受当地电台采访时宣布,他们准备争取促成联邦制国家的实现,把国家分为南方和北方民主共和国,否则的话国家局势永远不会稳定。临时政府第一副总理阿坦巴耶夫称:“成立南吉尔吉斯共和国的想法是荒谬的,我们的人民永远不会允许。这是企图分裂国家的挑衅者提出的想法。我已经到过南方几个地区,那里确实有来自前总统巴基耶夫的电报,对南部各州居民发出了这种呼吁。但是,我们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人民不允许国家分裂。”

  [4] 吉尔吉斯斯坦政治家协会执行会长、俄罗斯高校校友会 会长卡克切克耶夫2010年5月3日宣布成立一个公开亲俄的政党——统一友好党。他说“: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使两国(吉、俄)联合起来,我们希望成为俄罗斯公民”。此前,他还致函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希望并入俄联邦。

  [5] sanobar shermatova,“kyrgyz south and uzbek issue”,http://enews.ferghana.ru/ article.php?id=2654。

  [6] 同上。

  [7] “what role did crime kingpins play in southern kyrgyzs-tan’sviolence?”at http:/ / www.eurasianet.org/ node/ 61591。

  [8] sanobar shermatova,“kyrgyz south and uzbek issue”, http://enews.ferghana.ru/article.php?id=2654[9] david trilling,“ethnic violence in kyrgyzstan presents newtest for provisional government”at http://www.eurasianet.org/node/61098。

  [10] 2010年8月18日奥通巴耶娃总统的顾问图尔古纳利耶夫说:2005年积极参与颜色革命的精英们目前仍然没有工作,必须铲除阿卡耶夫和巴基耶夫的残余力量。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有些政党手里确实有武装,这些枪支必须交上来,要不很容易出问题。我们要看到临时政府已经取得的政绩:防止了内战的发生,举行了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最令人鼓舞的是勇敢的吉尔吉斯人冒着生命危险把两个腐败总统赶下了台。详见: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www.azattyk.org)2010年8月18日报道。

  [11] 为确保选举顺利举行,8日起全国选区警员转入战备状态,执法部门重点加强安保防备。内务部官员先前说,选举期间全国将派超过7000名军警和1.3万多名志愿者维持公共秩序。首都比什凯克市及其所在的楚河州还首次部署了300名骑警。内务部表示,当天全国没有发生大规模骚乱,但有观察员称,部分政党在选举前一天和选举当天曾有组织宴会、发放钱物和礼品、组织选民前往投票的行 为,另外也发现了少数选票造假和在选票站故意滋事的行为,不过检察部门认为这不会影响选举结果。

  [12] 独联体观察团团长诺沃日洛夫认为,吉议会选举符合该国现行法律。诺沃日洛夫说,吉政府和吉中央选举委员会在保障选举法等方面工作积极。各参选政党选前可与媒体自由接触,享有公平的宣传机会。投票过程透明度较高,由此产生的议会也将相对令人信服。他强调,吉尔吉斯斯坦正在走上民主道路。欧安组织观察团说,为了使国家回归民主轨道,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作出了极大努力。吉议会选举参选政党数量之多、投票民众热情之高令人印象深刻。本届选举“反映了吉尔吉斯斯坦人民的意愿”。俄罗斯观察员、俄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委员会主席奥斯特洛夫斯基说,吉议会选举不存在让人质疑其结果的违规行为。

  [13] 巴斯马奇(басмачы)是突厥语,意思是侵占者。苏维埃政权在中亚建立初期,横行于中亚地区的反革命组织。俄罗斯军官多次多处遭到这些巴斯马奇的突袭,这些人神出鬼没,让不熟悉地形的俄国军官很恼火。

  [14] 据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2010年9月10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著名政治学博士奥如孜比克·毛里达利耶夫教授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俄罗斯的萨必亚宁(а.собянин)领导的研究中心向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提交的预测报告指出7月20日至27日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出现新的骚乱,将蔓延至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近期,该中心有说开斋节结束后南部出现新的骚乱。吉尔吉斯斯坦的著名政治家科尼亚再夫(а.князев)也在该中心工作。这个中心发布这些报告的目的是在个民族之间制造矛盾,挑起新的冲突。

  [15] 据 自 由 欧 洲 电 台 / 自 由 电 台 2010 年 9 月 4 日 报 道 ,youtube网站公布了策划组织和参与奥什事件的俄罗斯间谍(38岁的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居民、莫斯科奥什民用 航班飞行员)被吉尔吉斯斯坦安全部队逮捕的录像资料。对此俄罗斯媒体regnum说这是针对俄罗斯公民的诬陷和破坏。

  [责任编辑:周普元]

political situation in kyrgyzstan after parliamentary election

alat·tuohongbayi

(institute of research in central asia, xinjiang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 urumqi, xinjiang 830011)

  abstract: kyrgyzstan is besieged by political and economic crises as well as that in ethnic-group relationship at present. roza o-tunbaeva, the first woman president in central asia is facing the main confusion: russia has promised its assistance but failed to cash itspromissory note; foreign debt reached 24.99 hundred million us; unrest remained in the southern part. the parliamentary election hastriggered off many problems and negotiation approach failed to be acquired by different tribes, so it is not easy to arrive at concession anda new clash is likely occur.

  key words: kyrgyzstan; parliamentary election; prospect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