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扮演的角色-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中亚五国
欧盟扮演的角色
裘元伦 来源:《现代国际关系》2005年第2期 2011年02月28日

  “《现代国际关系》专家论坛”系列学术研讨会之十一

中亚局势分析与展望

  [编者按] 作为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中亚在世界地缘政治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9.11”后随大国力量的积极介入,中亚的地位可谓进一步凸显。从2005年开始,中亚各国将分别进入以议会选举、总统选举为标志的政治更迭期。由于地区内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活动猖撅;各国经济发展尚未进入良性状态;格鲁吉亚、乌克兰历次“革命”对中亚反对派又具某种示范、鼓舞效应;加之大国在中亚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中亚局势充满了诸多变数。为了对中亚局势走向有一个较准确的把握,“《现代国际关系》专家论坛”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室合作,于2005年元月19日以“中亚局势分析与展望”为主题,在万寿山庄举行为时一天的研讨会。来自京、沪、兰、宁的学者、专家本着求真求实的精神,从多个角度对中亚局势进行了认真、深入的讨论。现将与会代表的发言整理发表,期望有助于您对相关问题的思考,进而推动中亚问题研究的步步深化。

欧盟扮演的角色

裘元伦

  中亚五国基本上是内陆国家(哈、土两国靠着里海,但里海究竟是算“湖”还是“海”尚在争论之中),虽然疆域辽阔,但在苏联存活的六七十年间,外部力量对此地少有重视。即使在苏联瓦解、中亚五国宣布独立后的头一两年,这里似乎依然是一片暂时被人遗忘的远方,出现了某种“权力真空”。土耳其虽乘虚而人,但力量毕竟有限自1992年底至2001年“9·11事件”突发,俄罗斯一直是在中亚地区起主导作用的外部力量。但“9·11”之后,中亚地区开始呈现美国影响渐占优势地位的局面。可以预期,今后一段时间在中亚地区发生影响的主要外部力量依然是美俄两家,但它们不可能垄断(即使两国合作也难以独占),中亚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都会呈现多元化格局这不仅同大国在该地区的争夺有关,也同中亚国家自身推行的多元平衡外交战略有关。

  中亚国家的多元平衡外交战略,在我看来,可以简明归结为如下四句话:随势以“基地”换“安全”,即向美俄提供“反恐”军事基地,同时借以维护本国安全;随机以“合作”换“金钱”,即与大国、国家集团和邻国开展经济合作,彼此得到经济实惠;随时以“能源”换“影响”,即利用不可小视的约占世界4%的中亚油气蕴藏,与多方共同开发,不仅有助于经济发展,而且有利于提高中亚国家的国际地位;随地以“传统”换“关系”,目前和将来,“俄罗斯传统”在中亚国家的对外关系中一直会是一项重要内容,但“传统”未必是一种一成不变的东西,一旦“传统”生变,“关系”也会随之改观。

  在中亚国家实行的多元平衡外交中,欧盟虽非首要的一“元”,但肯定是重要的一“元”。通过对影响中亚未来发展的四大因素的分析,我们似可更好地了解欧盟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或扮演的角色。

  第一,美俄的中亚战略及其在中亚的争夺是影响中亚未来的最重要的外部因素。苏联瓦解为西方逐步深人渗透中亚创造了前提,“9·11事件”则特别为美国进人中亚提供了机会。美国的优势在于它拥有举世无双的力量和制度吸引力;俄罗斯的强项在于它与中亚的传统关系和方便的地理位置。俄罗斯把中亚视作自己的传统后院,即使未来中亚某地由亲西方的“精英”掌权,俄的影响也不会很快消失。

  欧盟在“基地”、“合作”、“能源”、“传统”四方面的影响目前都“敌”不过美俄,而且欧俄关系与美俄关系不同,欧盟必须比美国更多地考虑到俄罗斯的利益诉求和大国尊严。尽管2004年欧俄关系并不事事顺畅,但面对西方宣扬的俄罗斯总统普京“越来越专制”,美国布什政府打算重新考虑对俄政策,欧洲大 国却并没有出现类似变化。造成这种政策差异的缘由不仅仅是经济、特别是能源问题上的不同处境,而且还涉及到国家安全方面的重大利益。欧盟相当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在2003年欧盟巧国的石油进口中,俄罗斯占21%,中东28%,挪威24%,人们预计俄产石油所占的比重迟早会居首位;在进口天然气中,俄占41%,预计不久俄产天然气将会满足欧盟一半以上的需求。与之相比,截止到2004年10月,俄罗斯在向美国提供石油的国家中只列第13位。美国每天从国外进口的1以x)多万桶油当中,由俄罗斯提供的只占12.9万桶,而且俄罗斯不向美国提供天然气。在国家安全方面,美国除了担心俄罗斯重新强大之外,几乎已不认为当今的俄罗斯对美国会构成某种实际的严重威胁;而欧盟则不然,尽管不再特别担心俄的直接军事威胁,但避免出现一个不稳定的俄罗斯,避免由此可能给欧盟带来的大规模移民、跨国犯罪和其它一些困难,仍然是欧盟对俄政策中考虑最多的问题。一句话,考量欧盟对中亚的政策,绕不开“俄罗斯因素”。

  第二,以美国一土耳其为一方,俄国一伊朗为另一方,两股力量对中亚的争夺是关系到中亚未来的一个重要因素,而欧盟在其中的机动性似乎比俄美两国都大一些。2005年下半年欧盟将与土耳其开始有关后者入盟的正式谈判;欧盟一直致力于与伊朗保持正常关系,并在解决“伊朗问题”的过程中发挥积极的作用;对中亚地区,欧盟也尽量不像美国一样采取强加的政策。美国把在原苏联地区(除俄罗斯之外)推进“民主化”分列为三个“梯队”,依次为波罗的海沿岸诸国、乌克兰等欧洲其它国家、中亚地区。目前美国对中亚的渗透正在从建立“基地”向变换“政权”转化。这里也许隐含着美欧的某些共同利益,但是,一旦西方得手,最大赢家肯定是美国。

  第三,中亚五国自身的民意和决策是影响中亚未来的决定性因素。中亚国家的多元平衡外交,说是“多元平衡”,毕竟仍有先后主次之分。在与周边国家俄罗斯、伊朗、中国、土耳其、阿富汗等国,与大国和国家集团美国、欧盟、日本发展外交关系时,目前重点显然是俄罗斯与美国,欧盟尚属“第二梯队”。但是有朝一日政权“易帜”,情势可能会发生变化。有一点可以肯定:欧盟在中亚的位次只会上升,不会下降。

  第四,民族、文化因素是影响中亚未来发展的另一项重要因素。经历了沙皇俄国的殖民统治和苏联中央集权制领导之后的中亚国家,在政治与经济方面已经相当“俄罗斯化”,在民族文化、宗教信仰方面也已与俄罗斯交织甚深。在欧洲人看来,俄罗斯化(而不是美国化,或伊斯兰化,或亚洲化)乃是欧洲化的一部分。在这方面,欧洲与中亚的可沟通之处理应比美国多。在政治方面,随着苏联瓦解,波罗的海沿岸国家,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还有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以及中亚五国,都已从原苏联分离出去,现今的俄罗斯疆域,已同1918年的《布列斯特一立托夫斯克和约》或1943年实施刺杀希特勒计划的温和派纳粹的想法基本吻合,这似可为未来的欧洲建设增添希望。同时,欧洲人还希望把包括俄罗斯文明精华在内的“欧洲思想”进行更广泛深人的传播,包括在中亚地区。即使欧盟在短期内不可能把整个欧洲都吸收进来,也决不愿意看到在欧洲重新出现一条分界线。

  总之,在中亚地区,欧盟在能源领域、贸易投资、打击恐怖主义,甚至安全防务等方面都还有不小的行动能力和余地。欧盟扩大、增进在中亚的影响与利益,有助于中亚国家实行真正的多元平衡外交,也有益于整个世界的相对战略平衡。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学术委员)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