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高校汉语教学的现状及发展趋势-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中亚五国
哈萨克斯坦高校汉语教学的现状及发展趋势
赛力克·穆斯塔帕、巴合提江·孜牙达 来源:《昌吉学院学报》2010年第5期 2010年10月13日
(赛力克·穆斯塔帕:昌吉学院中语系 新疆 昌吉 831100;
巴合提江·孜牙达:哈萨克斯坦国立国际关系与世界语言大学 哈萨克斯坦 阿拉木图市 480062)

  摘 要:本文以实地调查的形式对哈萨克斯坦汉语教学实际情况进行了全面的介绍。重点介绍哈国汉语教学的过去和现在,全面分析了当地汉语师资的特点、存在问题和汉语教材的发展趋势,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切实改进汉语教学状况和扩展推广汉语途径的思路和建议。

  关键词:哈萨克斯坦;汉语教学;师资;教材

  中图分类号:g6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469(2010)05-0078-06

  第一作者简介:赛力克·穆斯塔帕(1965-),男,哈萨克族,新疆奇台县人,博士,昌吉学院中语系,教授,研究方向:比较语言学。

  中哈两国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随着中哈两国关系的深化,经济贸易来往增多,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以离中国最近的大城市—阿拉木图为龙头,哈萨克斯坦国的汉语学习者日益增多。从开展汉语教学的学校分布情况来看,越靠近中国,开展汉语教学的学校越多,不仅是离中国最近的大城市阿拉木图的学校,而且离我国边境地区较远的哈国北边,南边及西边地区城市的“汉语热”逐年升温,渐呈燎原之势。但目前与我国毗 邻的哈萨克斯坦东部地区的一些城市已成为哈国汉语教学的中心。当然这与当地落户的中国公司众多、边贸往来频繁、懂汉语者的就业机会多是分不开的。中哈两国均为上海合作组织成员,随着中哈两国领导人的频繁接触,政治、经济、文化、贸易方面的合作不断扩大,民间往来频繁,我国对哈国的影响力得以不断提升,与此相应,汉语学习热也由东向西、由南向北蔓延,几乎所有的大城市都有汉语教学点,但由于师资和教材等问题的制约,哈国汉语教学的全面展开遇到一定的困难。

一、哈萨克斯坦汉语教学的过去

  众所周知,哈萨克斯坦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 国,哈萨克斯坦独立之前,由于中苏关系恶化,很长一段时间政府舆论大力宣传中国的负面情况,当地人对中国的了解几乎是零或者产生了一些误解和偏见。据笔者调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独立初期因为中苏两国关系的影响,哈萨克斯坦境内几乎没有进行汉语教学的机构和学校,学过汉语的人基本上是除了于1962年伊塔事件迁往原苏联的,曾在中国受过教育的老人和毕业于位于莫斯科、塔什干等大城市的老牌大学东方语言系的汉学家之外,当地几乎没有懂汉语的人。从中哈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之后,随着中哈两国间政治经济关系的不断深入开展,最初位于哈萨克斯 坦境内,临近中国的大城市阿拉木图的哈萨克斯坦民族国立大学和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和世界语大学开展了汉语教学,开设了汉语专业,但汉语专业的人数不多,师资力量主要由从原苏联东方语言系毕业的汉学家和从中国来哈国经商的一部分人承担了汉语教学的任务。那时哈国刚独立,教育教学的管理体系还没有建立健全,对从事汉语教学的教师没有严格的资格要求,只要懂汉语的人都可以成为教师上课。

二、哈萨克斯坦各高校教育教学现状

  哈萨克斯坦国内以哈萨克斯坦民族国立大学、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外国语大学为主导有 10余所高校开展了汉语教学,这两所高校设有专门的汉语专业,学生人数最多。多所高校聘请了来自中国的汉语教师,其余各大学汉语教学都是作为第二外语的形式展开教学的。

  1.哈萨克斯坦民族国立大学

  哈萨克斯坦民族国立大学是哈萨克斯坦境内最早开展汉语教学的大学,已有20余年的汉语教学历史,哈萨克斯坦境内的许多当地汉语教师都毕业于其东方系,目前拥有汉语教师20余名。该大学拥有的两个汉语教学单位,一个致力于学历教育,一个致力于语言培训。1992年以来,该校先后与中国的8所大学建立合作关系,将学生和教师送到合作大学进行深造。2002年4月在中国国家汉办的支持下,中国兰州大学与该校联合建立了哈萨克斯坦第一个汉语中心,05年该中心纳入孔子学院系列。目前该大学已成为阿拉木图地区汉语教学的龙头老大。

  2.哈萨克斯坦国立欧亚大学

  欧亚大学虽然位于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由于该大学地处哈萨克斯坦北部,离我国较远,当地人对中国的了解和热情不及哈国东南方地区。阿斯塔纳与俄罗斯毗邻,俄罗斯对该城市的影响较深,加之,这座城市居住的俄罗斯族较多,因此该地区汉语的影响力不高,缺乏基础,其教学规模和教学水平也滞后于阿拉木图地区,反 而俄语对其影响较大。另外,中资公司在这里落户也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其汉语教学水平也滞后于阿拉木图地区。欧亚大学的汉语教师隶属于东方学系。该系隔年招收一个汉语专业班,现有的学生20-30人。由于汉语教师缺乏,2001年东方学系暂停招生,该系并入国际关系学院,成为该学院的东方语言教研室,现有汉语教师4名。目前汉语在欧亚大学只是作为二外展开教学,每周2-6课时。目前全校共有200多名学生选择汉语作为第二外语,主要分布在国际关系系、区域系、国际法系、国际新闻系等专业。区域系中国专业的课时最多,每周达6课时。2007年,随着上海合作组织使得国间政治、经济关系不断深入,中哈两国领导人的接触频繁,加之,西安外国语大学在欧亚大学成立孔子学院之事,为该大学的汉语教学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来孔子学院渴望学习汉语的学生越来越多。随着汉语影响的日益扩大,校方对汉语教学的重视度有所提高。

  3.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世界语大学

  位于阿拉木图市的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世界语大学进行汉语教学的历史较长,已有11年。自1999年开始进行汉语教学以来,目前该校与汉语相关的专业有中国语言文学、中国历史、翻译等。目前,该校汉语专业在读学生超过500名,将汉语作为二外选修汉语的学生有1000多名。目前,专业从事汉语教学的专职教师有23人。另外,在其它系中,相当一部分学生也将汉语作为第一外语来学。校方也很重视本校的汉语教学,2008年进行了第七届全哈国汉语水平预选赛,因为校领导对此项工作十分重视,这次比赛取得圆满成功。作为一所外国语大学,该校在语言教学方面有着丰富经验,其已成为汉语专业的课程设置最为合理的院校。一二年级开设基础汉语,每周16学时;三四年级开设专业汉语,每周8学时,课时量是其它院校的近一倍。作为在非语言环境 中学外语,没有这么强的教学密度,是很难打好基础的。

  4.阿拉木图外国语与职业大学

  阿拉木图外国语与职业大学是2005年从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外国语大学分离出来的较为年轻的一所大学。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该校的外国语系已有不同语类的教研中心。其中一个是汉语教研中心,目前有汉语教师4人,开设了汉语专业,招收的学生人数近50人,每周达16课时。将汉语作为二外学习的学生已有200余人。目前开设基础汉语课,每周2-6课时。该校已与天津大学、伊犁师范学院、昌吉学院建立合作关系,今年昌吉学院招收的首批14名留学生,根据协议来 自该所大学。

  5.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

  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位于哈萨克斯坦境内最南端一所国际性联合大学,办学经费由土耳其和哈国两国共同承担,学生来源大部分是哈国学生,一部分学生来自土耳其和其它突厥语国,该所大学离我国较远。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开展汉语教学的时间较晚,2000年初作为二外开展了汉语教学,我国对其的影响力远不及紧邻新疆的阿拉木图。另外,居住在此的中国人比起东部的阿拉木图等城市显然要少,落户在这里的中资公司也是寥寥无几,但学习汉语的人数逐年增多。2007年这所大学有学生40余人,汉语教师6人,其中3位是迁居到哈国的原中国哈萨克族教师,因地理位置偏远,汉语教师不愿到那里,目前该所大学汉语师资严重缺乏。但该所大学已与新疆师范大学等几所国内高校建立了关系。

  6.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塔拉兹学院

  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塔拉兹学院位于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塔拉兹市,该学院已与中国新疆的昌吉学院建立了合作关系,笔者2009年9月根据协议在这所高校作为二外开设过汉语课并讲授过半年时间的汉语课。汉语作为二外有50多名学生选修,基础汉语开设每周6课时。目前该学院汉语教师严重缺乏,汉语教学中存在着 教材严重缺乏的问题,学生使用的教材大多是从贩书者手中辗转得到或是用教师的书去自己复印。虽然汉语教学的开展面临许多困难,但这所高校领导对汉语教学很重视,收购了一定数量的汉语教材,设立了汉语教学中心。

三、哈国汉语教学师资队伍情况

  哈萨克斯坦的汉语教学师资队伍绝大部分由来自中国新疆地区的哈族教师组成。目前欧亚大学东方语言教研室中4名汉语教师全部是从中国新疆地区迁居而来的哈族萨克教师,哈萨克斯坦国立师范大学现有的7名汉语教师中,4名是来自中国新疆的哈萨克族教师;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世界语大学20名汉语教师中来自中国新疆的哈萨克族教师占一半以上。

  迁居到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汉语教师在哈萨克斯坦为汉语教学的发展和扩大起到了不可否认的作用,他们在哈国汉语教学中已占有了不可替代的优势。但这些哈萨克族汉语教师的母语为哈语,他们在移居哈国之前,虽然大部分受过中国的高等教育,曾在中国从事过不同工作,但只有少数是在各类学校从事过汉语教学,他们中间还有相当一部分教师是“民考民”出来的,除了少数民考汉的汉语教师之外绝大部分在中国以母语接受初中等教育,自身的汉语水平和俄语水平还不够理想,俄语水平不如本地人,他们大部分很难适应以俄语为教学语言的学校,加之移居时间久了,日常交流语言都是哈萨克语,汉语只在上课时间使用,因此很明显,他们的汉语使用显得很生硬,语音、语法都存在一些问题。但迁居到哈萨克斯坦的哈族汉语教师在哈萨克斯坦为汉语教学的发展和扩大起到了不可否认的作用。哈萨克斯坦独立初期,由于哈国教育教学的管理体系还没有建立健全,对从事汉语教学的教师没有严格的资格要求,对汉语教师要求较低,只要懂汉语的人都可以作为教师上课。不管怎么说,由于他们的努力,哈国的汉语教学才得以全面铺开。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情况发生了改变,在哈国,汉语教学已占有了不可替代的地位。因此这部分力量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迁居的汉族哈语教师的不足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迁居哈国的哈萨克族教师面急于融入哈国社会;二是校方对其学历和专业的要求比较宽松,而且大部分哈萨克族教师曾经没有高校教学经历,或者曾经从事的是非语言类专业。这些教师缺少语言方面的经验积累,完全是靠自己过去学过的汉语基础和后来在教学中慢慢摸索体会的方法,这也限制了其教学水平的提升;三是语言训练的不足。由于这些教师长时间脱离汉语 的语言环境。因此他们在的语音、语调、语法方面都存在着相当的偏误,加之受到经济方面的制约,没有机会到国内来参加汉语培训或训练,这种情况导致了他们汉语水平的降低,使得国内整体教学师资力量长处与不足皆存。

四、哈国汉语教学教材使用情况

  目前哈萨克斯坦组织现有的汉语教师编写出版了一些汉语教材,但这些教材的大部分还是曾经我国编写出版教材的翻本。目前哈国存在汉语教学中存在俄国出版的教材和中国出版的教材并用的状况。

  1.哈国高校汉语教材的使用情况

  近年来哈国高校开始使用中国版的汉语教 材,由于中国版教材价格便宜,内容新鲜,能反映出当代中国社会的现状和气息。哈萨克斯坦国际关系与世界语大学、阿拉木图外国语与职业大学、哈萨克斯坦与土耳其联合大学塔拉兹学院、哈萨克斯坦师范大学等一部分高校近几年开始以哈语授课的汉语教学班使用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新使用汉语教程》,共六册,以俄语授课的班级使用的是莫斯科出版的《实用汉语课本》两种教材同存并用;因位于哈萨克斯坦北部地区,离俄罗斯近,当地居住的俄罗斯族人多的缘故,哈萨克斯坦欧亚大学和东哈萨克斯坦州国立大学基础汉语教学一直使用莫斯科出版的《实用汉语课本》, 俄国出版的《汉语课本》,专业汉语教学使用《中国国情》、《商务汉语》等俄罗斯出版的教材。哈萨克斯坦民族国立大学近年来也开始重视中国教材,由于中国教育科学出版社的《汉语新目标》教材难度大,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又转而使用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的《发展汉语》。俄版的教材大多是在中国出版翻译的老教材,后对其内容进行改动,使其适合俄国汉语教学的实际情况。因其有俄语翻译,诠释语法,这种教材对大多数城市里长大的懂俄语的学生比较方便,因此在一段时间中得以通行。但俄国出版的教材也开始显示出自己 的弊端。主要表现为:

  (1)俄版教材内容滞后于时代

  俄版的汉语教材多半是根据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上世纪80年代末出版的教材翻译而成,很多词汇、内容与当今中国的现实社会情况不符,一些课文内容已老化,缺乏实际实用价值,只是停留在当时的汉语教学理论水平上。再加上自从哈萨克斯坦国独立以后出生的学生尤其是居住在南方地区的哈萨克族学生因没有俄语环境基本上不懂俄语,加之哈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加强哈语的国语地位,目前哈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政策性措施,大力提高哈语作为国语大力的地位,2008年开始将哈语作为国家公务人员资格的主要一项正式列入考试范围.哈语逐步替代俄语,自哈国独立开始从幼儿园到中学增加哈语课时,反而减少俄语课的课时量,因此再过一段时间,随着不懂俄语的学生增多,俄版汉语教材必将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2)汉语教材数量存在严重不足的问题

  由于没有本国出版的汉语教材,哈萨克斯坦汉语教学中存在着教材严重缺乏的问题。教材的获得完全依赖于中国和俄罗斯。与我国高校方有较多合作的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和外国语大学等少数一些高校,能从各种渠道获得我国方面提供的书。而其它院校和地区的汉语教材情况则不太乐观。直接从莫斯科订购汉语教学,由于渠道不畅加之价格昂贵,无法及时获得足够的汉语教材。这种现象已成了汉语在哈国不能得以全面展开的一大障碍。所以,目前在哈国还没有一本权威的汉语教材或汉哈、哈汉词典。

  2.鉴于上述实际情况我们提出以下两种解决办法

  (1)合作编写出版教材。

  由于新疆处于边疆与哈国邻近,新疆高校有有经验的、长期从事汉语教学的哈萨克族教师,这一点是新疆高校不可替代的优势。国家汉办委托新疆高校组织人员与哈国的哈萨克族汉语教师编写以哈国教育部最新推出的汉语教学大纲为指导,适合于哈国国情的哈语注释的汉语教材,通过新疆和哈国出版商的联合出版,此举有助于我国汉语教学模式在哈国的推广,这种汉语教材一旦通过哈教育部审核,将能成为哈国各类高校的统一教材,将有助于新疆出版业的大力发展,其市场前景无量。

  (2)遏制教材价格膨胀和非法盗版。

  由于哈国目前没有统一的汉语教材,获得汉语教材渠道不畅,来自我国的教材大多数经过中间人手,到达使用者手的过程中,中间人在书的原价上面随意加钱,这种不正渠道导致汉语教材价格昂贵,其影响在哈国汉语教学全面展开。只要新疆高校与哈国高校合作编写和两国出版商联合 出版的汉语教材占领哈国汉语教材市场,能够有效遏制哈国汉语教材价格过高的情况,有效遏制汉语教材的盗版现象。

五、如何在哈萨克斯坦更好更有效地推广汉语

  上海合作组织国间政治、经济、民间关系的进一步深入,中哈两国高层领导人接触频繁,2005年7月,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提出要进一步加强中哈两国的教育合作的愿望。为落实两国元首的意见,推进哈国汉语教学发展,我们通过自身观察、调查走访深入思考,对在哈推广汉语教学提出以下四个建议。

  1.大力加强哈国汉语教学师资培训

  目前国家汉办委托兰州大学举办的哈萨克斯坦汉语教师培训班,主要方式是组织外国教师在兰州大学集中培训,隔两年办一期,这种方式由于费用较大,其培训教师范围受到一定限制,同时,由于时间较长等因素,往往无法抽出时间到兰州大学接受培训。另外据反映,国内举办的这类培训班,授课量过于集中,授课内容较难,哈国教师很难消化。我们认为,这种形式的培训班应在与哈萨克斯坦邻近的新疆高校举办较合理,来回方便,这样既可以节省教师费用又能节省他们的时间,又快又省地培养汉语师资。

  2.国家汉办委托与哈国邻近的新疆一些高校到哈国举办汉语教师培训班

  国家设立专项经费为从中国移居到哈国的哈族汉语人才提供资金,为他们创造便利使其参加在哈国举办的汉语教学师资培训班,授予有权威的资格证书,赠送教学参考书。毋庸置疑,受过培训后,他们能够正规而有效地开展汉语教学,能成为哈国汉语教学的中坚力量。

  3.为更多的哈国在职汉语教师到中国提高学历创造必要条件

  随着哈国教育管理制度的正规化和规范化,很多在岗汉语教师都面临提高自己学历水平的难题,哈国高校对汉语教师的学历要求也越来越高。但由于我国的学历教育政策范围还没有惠及外国教师,哈国在职汉语教师找不到一个正确渠道来我国提高学历。因此,我国的教育部门或国家汉办委托新疆境内的高校为哈国汉语教师的学历教育提供资金方面的便利,吸引更多的哈国汉语教师来新疆高校接受学历教育。

  4.国家汉办委托自治区内的几所高校设立专项经费,针对性地开展汉语教材教法的强化培训班

  国家汉办组织有意将迁居到哈国的并已取得hsk考试八级以上的高校汉语专业毕业的哈族大学生及其他从事过汉语教学的哈族教师举办短期的有关汉语教材教法的强化培训班,使其了解目前我区汉语教学的现状和发展趋势,指导他们有效地使用我国和哈国出版商联合出版的新教材,提供教材和教学资源。同时,政策上给予他们一定的倾斜,在办理出国手续的过程中有关部门给予一定便利,培训结束后授予他们权威性的资格证书,一旦这些人迁居到哈国,毋庸置疑,他们在所到地能发挥他们的优势。此举不仅有利于汉语教学水平的提高,而且有利于有效推进汉语在哈国的全面铺开。

六、进一步加强中哈两国各类语言学校间的合作关系

  随着中哈两国在各领域关系深入开展,加之,中国商品在哈国境内市场上广泛销售,去中国购物的人逐年增多,哈国商人对汉语的依赖越来越大,在哈萨克斯坦的各个城市都分布着大小不等的开设汉语教学的语言培训学校,这些语言培训学校在当地的影响力较强,招生范围广,因此不可忽视。如果我们高度重视这类学校,与其建立广泛深入的合作关系,以一种互利互惠的双赢模式,必然将中国的影响通过这些语言学校扩大到社会的各个方面。根据哈国情况订制适合哈国学生的收费标准、培养时间、培养模式等方案,我们能够吸引更多的哈国学生到中国新疆来完成学历教育。

  目前哈国经济富裕的家庭占有一定的数量,以前其家长都希望将孩子送到西方国家接受教育,随着中哈两国关系进一步加深,加之,中国作为毗邻国家,留学费用低,学生探家方便,于是很多中等收入的哈国家庭愿意将子女送到中国来留学,甚至有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家长将自己已到达入学年龄的孩子直接送到我国新疆乌市等城市上小学。总而言之,在哈国渴望学习汉语的学生不断增多。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扩大哈国留学生的招收量,在哈国有效开展我国新疆高校情况的宣传,举办一些教育展等活动,使哈国民众更好地了解新疆高校情况。现在哈萨克斯坦的汉语热逐年升温,如何有效地推波助澜是我们这些推广汉语工作者的使命和责任。我们作为多年从事汉语教学的教师,又多年在哈萨克斯坦留学和工作,我 们对哈国汉语教学的实际情况较熟悉,所以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很多。今后我们会对哈国汉语教学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为在哈国推广汉语作出我们的努力。

  参考文献:

  [1]范祖奎,黄莉.初级阶段中亚留学生汉字书写偏误分析[j].伊犁师范大学学报,2010,(3): 75.

  [2]蔡红,哈力木拉提·江皮达.我国与前苏联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之对比研究[j].伊犁师范大学学报,2010,(3):69.

  [3]梁焱.影响中亚留学生汉语学习的情感因素调查研究[j].语言与翻译,2010,(3): 55.

  [4]阿达来提.影响中亚留学生汉语学习的情感因素调查研究[j].语言与翻译,2010,(3): 52.

  [5]王军.前苏联的少数民族双语教育[j].中国民族教育,1999,(4).

  [6]张卫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哈俄双语现状述评[j].新疆大学学报,1996,(2).

  [7]陈攻.双语问题在前苏联及其解体之后[j].民族教育研究,1994,(4).

  (责任编辑:马海燕)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