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阿姆集团发展走势的地缘政治分析-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青年论坛
古阿姆集团发展走势的地缘政治分析
滕仁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0年第2期 2010年09月20日

  【内容提要】 古阿姆集团成立于1997年,是由四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区域性国际组织。近年来,该组织在美国的支持和鼓励下,发展势头良好,积极开展各项活动,并计划在成员国之间建立一条从里海直通欧洲的能源运输通道。但是由于所处地区复杂的地缘政治情况,古阿姆集团的发展面临着一些问题,能否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将不仅决定着组织未来的发展走势,还将关系到欧盟国家的能源安全,更重要的是对其所在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将会产生深远影响。本文从地缘政治角度出发,对该组织目前的发展现状、所面临的问题以及未来走势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 古阿姆 地缘政治 俄罗斯

  【作者简介】 滕仁,1981年生,黑龙江大学研究生学院,博士研究生。(哈尔滨150080)

  古阿姆民主与经济发展组织(简称古阿姆集团),是在1997年10月由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四个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组成的区域性国际组织(1999年乌兹别克斯坦曾加入,但在2005年退出),组织简称гуам,即由四个国家名称的开头字母组成。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独联体框架内出现了两种相悖的趋势,一种是俄罗斯主导极力将现有成员全部保留在独联体内部;另一种是部分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在经济或者政治军事领域寻找具有共同利益的伙伴建立合作关系,力图脱离独联体,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古阿姆集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建立的,其建立的原因主要基于三个方面:在经济方面,古阿姆集团四国希望通过相互之间的经济合作,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特别是希望建立一条避开俄罗斯的亚洲(里海)—高加索—欧洲的能源运输路线,以此来减轻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在军事方面,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在包括格鲁吉亚、摩尔多瓦和亚美尼亚等国以及自己的南北侧翼区内增加了部分常规武器,古阿姆集团四国希望通过建立合作组织来抗衡存在于这些地区 的俄罗斯军事力量;在政治方面,古阿姆集团各成员国希望通过建立地区组织来抗衡独联体,减少俄罗斯对这些国家的影响和控制,积极参与到欧洲事务当中,同北约和欧盟建立更为积极的合作。

  从1997年建立之初的非正式组织,到2000年《雅尔塔宪章》签订之后成为正式地区组织,再到2006年更名为“古阿姆民主与经济发展组织”,从而变成一个开放的地区性国际组织,古阿姆集团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特别是在2003年前后几乎濒临解散的边缘,而在“颜色革命”之后又再获“重生”。应当说,经历了十多年的发展,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版图中,古阿姆集团已经成为了一 个具有一定影响力且不容忽视的国际组织,其未来的走势也同这一地区的形势发展息息相关。

一 古阿姆集团地缘环境特点

  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古阿姆集团的成立意义非常重大。该集团地跨欧亚两洲,连接着里海和黑海,实际上起到连接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三个地缘政治区域——中亚、高加索和巴尔干的纽带作用。

  从南北方向看,古阿姆集团北部毗邻俄罗斯,南部与土耳其和伊朗接壤,南北纵深度较小。位于北部的俄罗斯对古阿姆集团的存在和发展有着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影响,乌克兰和格鲁吉亚隔黑海相望,两国中间是俄罗斯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该边疆区内拥有俄罗斯唯一的黑海出海口,对于俄罗斯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这也可能是古阿姆集团地缘环境中最为薄弱的环节之一。古阿姆集团南部的土耳其和伊朗是参与南高加索地区地缘政治博弈的重要地区大国,也将对古阿姆集团产生重要的影响。特别是土耳其,国内经济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国力不断增强,其与阿塞拜疆同属伊斯兰教国家,两国在政治、经济、军事以及社会文化等方面联系十分密切。同时,土耳其作为美国在欧亚大陆腹地的“桥头堡”,也为古阿姆集团和美国的联系起到了桥梁作用。

  从东西方向看,古阿姆集团东部毗邻里海,最大限度获取这一区域蕴藏的油气资源是古阿姆集团建立的初衷之一,也是铺设从里海直通欧洲的油气管道的源头所在地,但各国势力围绕里海油气开发展开的激烈争夺将会给该组织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古阿姆集团西部与白俄罗斯和东欧国家波兰、斯洛伐克、匈牙利以及罗马尼亚相连,形成了一条贯穿中亚至东欧、连通高加索和巴尔干地区的狭长“走廊”。位于西北部的白俄罗斯作为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战略伙伴,将可能给古阿姆集团带来巨大的压力。而同西南部东欧国家为邻有助于古阿姆集团各成员国实现“脱俄入欧”和积极加入北约的战略目标,吸引这些国家加入也将是古阿姆集团一个较为可行的发展方向。

二 古阿姆集团的现状及发展战略

  2000年签订的《雅尔塔宪章》在古阿姆集团发展历史当中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律文件。《雅尔塔宪章》的重要意义在于,古阿姆集团不再只是松散的国家间“论坛”式的非正式组织,而是成为一个成员国之间联系紧密的,具有共同原则、目标以及相应组织机构的正式的区域性国际组织。2006年更名为“古阿姆民主与经济发展组织”后,该组织不仅具有更为明确的运作机制和合作方式,而且明确了其更侧重经济合作的发展方向[1]。

  古阿姆集团的组织结构由理事会和秘书处组成,理事会在成员国首脑峰会、外交部长会议和常驻代表会议三个层面开展工作,秘书处设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主要为协调古阿姆集团的日常活动和会议提供技术保障,现任秘书长是в.切切什维利。2006年以来,古阿姆集团在组织框架内积极开展活动,分别于2006年在乌克兰基辅、2007年在阿塞拜疆巴库以及2008年在格鲁吉亚巴统举行了三次首脑峰会。

  在2007年巴库峰会上,古阿姆集团成员国共同制订了《古阿姆合作领域发展战略》[2],明确了各成员国在经济、社会秩序和安全问题以及人文领域的合作发展目标。该《战略》提出在经济领域 各成员国应加强经济贸易、交通、能源和信息技术方面的合作;在社会秩序和安全领域积极开展打击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和贩毒活动以及在预警自然和人为突发事件并消除其不良后果方面的合作;在人文领域加强文化、科学和教育以及旅游方面的相互合作。其中,对于古阿姆集团最为现实和意义最重大的是在经济贸易、交通以及能源方面的合作。在经济贸易方面,各成员国都希望在古阿姆集团框架内调整各自的关税政策,建立自由贸易区,以此扩大各国间贸易规模,促进各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在交通方面,利用古阿姆集团有 利的地缘政治优势,完善各项基础设施,建立一条连接欧亚的交通走廊,不仅可以促进各成员国与欧洲国家的联系与合作,还能提升古阿姆集团的地区影响和国际地位。在能源合作方面,各成员国由于经济发展的需要,对于能源的需求量在不断增大,通过在古阿姆集团框架下的合作,充分利用阿塞拜疆和里海大陆架蕴藏的丰富的油气资源,不仅能够维持各国的经济增长势头,更重要的是可以改变目前依赖于俄罗斯能源供应的被动局面,最大限度地保证各国的经济安全以及主权独立。

  除了在政治经济方面合作之外,在对外关系方面,古阿姆集团始终坚持“脱俄入欧”的发展方向,竭力摆脱俄罗斯和独联体的束缚和影响,积极谋求加入欧盟和北约。2008年巴统峰会的主题即为《“古阿姆”把东欧团结在一起》,参加此次峰会的除了四个成员国的总统外,还有立陶宛和罗马尼亚的总统以及来自土耳其、保加利亚、美国、日本、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捷克等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正式代表[3]。

三 古阿姆集团发展所面临的问题分析

  古阿姆集团在各成员国的积极努力下,近年来发展势头良好,取得了一系列积极成果,但同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以看做是古阿姆集团发展过程中的潜在消极因素,将有可能对古阿姆集团的存在和发展造成严重威胁。

  (一)古阿姆集团各成员国经济基础薄弱,相互间经济合作规模偏小,制约集团发展

  古阿姆集团的四个成员国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均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苏联解体之后都面临着十分困难的经济局面,并且都经历了痛苦的转轨过程,近年来虽然经济形势得到缓解,但由于长期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依然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而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规模偏小,不仅不符合古阿姆集团的发展战略,同时也将对集团未来的走势造成不良影响。

  从古阿姆集团四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可以看出,乌克兰的经济实力最强,经济规模远远大于另外三个国家,但是考虑到国土面积、人口数量以及国内经济形势,乌克兰所面临的困难并不比其他成员国少[4]。从进出口贸易总额来看,除阿塞拜疆之外,其余三国都存在贸易逆差,特别是格鲁吉亚逆差超过50亿美元,对其国内经济安全构成极大威胁。阿塞拜疆的贸易顺差超过400亿美元,主要得益于2008年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的飙升,阿塞拜疆作为石油出产国从中收益颇丰,但是结合该国国内其他经济部门的发展状况可以发现,阿塞拜疆的经济结构畸形问题非常严重,一旦国际市场原油价格回落,就将对它的经济发展造成相当大的影响。

  表1              2008年古阿姆集团成员国gdp及贸易额(亿美元)

 
国内生产总值
进出口贸易额
出口
进口
格鲁吉亚
112.21
71.84
8.79
63.05
乌克兰
803.55
1 438.03*
630.46*
807.57*
阿塞拜疆
475.07
549.20
477.56
71.64
摩尔多瓦
61.97
64.90
15.91
48.99

  *2008年1~11月数据

  数据来源:национальноебюростатистикиреспубликимолдова,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комитетстатистикиукраины. thestate statistical committee of the republic of azerbaijan statis-tics georgia从古阿姆集团成员国、俄罗斯以及美国相互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来看,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两国同美国的贸易额大于同俄罗斯的贸易额,而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对俄罗斯有很强的经济依赖性,这种情况将导致古阿姆集团无法根本实现其“脱俄入欧”的战略目标。而成员国相互之间的贸易额偏小,说明在古阿姆集团框架内经济联系并不紧密,这对集团未来发展的稳定性也将是不利的。

  (二)古阿姆集团范围内存在的有争议领土对集团发展构成潜在威胁

  古阿姆集团内部存在着多个有争议领土地区,其中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问题、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问题不仅关系到这三个国家的主权独立及领土完整,更直接影响到这些国家的未来发展走势。乌克兰目前虽无有争议领土,但已经得到联合国海牙法庭裁定的“蛇岛”问题[5]和黑海大陆架油气资源归属问题也同乌克兰的国家利益息息相关。

  表2          2008年古阿姆集团成员国及美国俄罗斯相互之间贸易额(亿美元)

进出口总额
俄罗斯
美国
格鲁吉亚
乌克兰
阿塞拜疆
摩尔多瓦
俄罗斯
 
272.63
5.783
398.12
23.99
17.97
美国
272.63
 
7.94
42.08
62.80
1.08
格鲁吉亚
5.783
7.94
 
7.92
5.42
0.049
乌克兰
398.12
42.08
7.92
 
7.39
9.82
阿塞拜疆
23.99
62.80
5.42
7.39
 
0.075
摩尔多瓦
17.97
1.08
0.049
9.82
0.075
 

  数据来源:национальноебюростатистикиреспубликимолдова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комитетстатистикиукраиныthe state statisticalcommittee of the republic of azerbaijan statistics georgiaфедеральнаяслужба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статистикирфu.s census bureau

  阿布哈兹、南奥塞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及德涅斯特河沿岸问题具有一定的共性,同属于原苏联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同样因为错误的民族政策导致了冲突的加剧,同样在地区内宣布政治独立。这些有争议领土的存在和活动导致其所在地区的局势十分敏感,如2008年8月由于南奥塞梯问题所引起的俄格武装冲突,不仅让格鲁吉亚失去了对近20%领土的实际控制权[6],还深刻地改变了南高加索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俄罗斯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独立,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和“鼓励”了其他领土争议地区的分离主义势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正如我国学者邢广程所指出的,俄罗斯如此行动不仅表明了捍卫其国家利益的决心、意志和采取措施的坚决性和力度,同时给其他独联体国家以极强的刺激和震动[7]。

  这些有争议领土问题如何发展以及能否得到解决,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所在国的政治局势和外交政策,如果处理不当,不仅会对所在国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构成严重威胁,而且将破坏所在地区的稳定和地缘政治平衡。在古阿姆集团框架内,这一问题显得尤为突出,必将对该组织未来走势产生重大影响。

四 古阿姆集团未来发展前景展望

  苏联解体之后,南高加索地区成为当今世界冲突矛盾最为尖锐的地区之一,包括俄罗斯和美国在内的世界多方势力在这一地区展开了激烈的地缘政治角力。古阿姆集团成员国当中,阿塞拜疆和格鲁吉亚属于南高加索地区国家,因此古阿姆集团不仅深陷在南高加索地区复杂而且敏感的局势之中,同时也是这一地区地缘政治博弈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参与者。在美国看来,奉行亲美战略的古阿姆集团,是其安插在俄罗斯身边的一个重要棋子,遏制俄罗斯发展是该集团的基本战略任务。

  南高加索地区中有三个因素将有可能对古阿姆集团未来发展产生影响。第一个因素是格鲁吉亚局势的发展情况。2008年的俄格冲突使格鲁吉亚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多方面受到严重打击,目前局势仍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俄格冲突之后,鉴于俄罗斯所采取的强硬立场,美国等国必将重新审视其在南高加索地区的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战略,格鲁吉亚政府能否继续获得来自于美国和北约的支持,支持的力度是否减弱,都将对格鲁吉亚产生重要的影响。此外,格鲁吉亚已经实际上失去了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个地区的主权控制,而俄罗斯即将在这两个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将是对格鲁吉亚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虽然古阿姆集团的发展宗旨是“脱俄入欧”、“亲西反俄”,但是考虑到各成员国在经济、特别是能源方面对于俄罗斯的依赖性,不可能在同俄罗斯关系上采取过于极端的政策。因此如果格鲁吉亚长期保持同俄罗斯高度敌对态度,将势必会影响到各成员国同格之间合作的发展以及联系的紧密程度,从而影响到古阿姆集团的未来发展走势。第二个因素是里海油气资源的开发与分配,里海蕴藏着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这不仅是一些国家涉足中亚和南高加索地区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是古阿姆集团存在的基本意义。能否获得里海大陆架的油气开采权以及在分配中占有的份额多少,将直接影响到从里海到欧洲能源交通走廊建设能否实现。第三个因素是俄罗斯的南高加索地缘战略走向,南高加索地区在历史上与俄罗斯有着极深的渊源,也是俄罗斯最为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8]。

  如果俄罗斯能够恢复在南高加索地区影响力,那么不仅能保证俄罗斯在这一地区的重大国家利益,而且将重新建立战略缓冲带。如果俄罗斯失去对南高加索地区的影响力,那么将对其南部边界地区带来极大冲击,北高加索地区的分离主义势力将可能导致俄罗斯出现地区分裂现象。由此,俄罗斯将通过政治、经济、外交、军事、文化等各种手段加强与南高加索地区国家的联系和合作,并对试图分裂这一地区、遏制俄罗斯发展的各种势力予以坚决打击[9]。古阿姆集团目前正积极 参与到南高加索的地区事务当中,在同俄罗斯的接触中采取何种立场和态度,对俄罗斯的南高加索地区地缘战略如何回应,也将对古阿姆集团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以上分析,本文预计古阿姆集团的未来发展走势将可能出现两种情况。

  第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古阿姆集团在保持政治局势稳定的前提下,采取适当的对俄政策,开展同欧洲国家的多方面合作,积极参与欧洲地区事务。在继续得到美国的资助和支持的情况下,古阿姆集团积极为各成员国加入北约和欧盟提供各种帮助。向西扩大集团规模,将罗马尼亚等东欧国家吸引入集团内。通过成员国之间紧密 合作,提高古阿姆集团的政治影响力和国际地位,参与里海油气资源分配,谋求获得最大限度的能源资源。在集团框架内建立自由贸易区,加速发展各成员国间贸易往来,为各成员国加速发展本国经济提供帮助。各国加大对交通领域的投资力度,努力合作完成《古阿姆合作领域发展战略》中明确的交通合作目标,发展刻赤—波季/巴统的港口间运输,完善从巴库—波季/巴统、敖德萨—基希讷乌、基希讷乌—摩尔多瓦西部边界以及基辅—乌克兰西部边界的各项交通基础设施,并以此为基础同欧盟提出的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维京”计划接轨,真正建立一条从里海到波罗的海的 贯穿欧亚的交通走廊[10]。

  第二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古阿姆集团各国内部的分离主义势力抬头,有争议领土地区出现军事冲突,南高加索地区局势不断恶化,古阿姆集团成员国国内经济出现危机,俄罗斯实施强硬的外交政策,通过能源及军事手段加大对集团各成员国的控制力度。摩尔多瓦在俄罗斯的能源攻势下有可能仿效乌兹别克斯坦,退出集团全面倒向俄方。阿塞拜疆虽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但考虑到其是伊斯兰教国家,与土耳其有着更为紧密的联系,而且政治和经济独立性较强,所以在古阿姆集团出现危机时,阿塞拜疆可以选择退出集团转 而同土耳其建立同盟关系。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反俄势力因国内经济形势极端恶化遭受极大压力,总统和政府换届将可能使两国实行新的对外战略,从而导致古阿姆集团从内部遭到瓦解。

  不过,在复杂的地缘政治博弈当中,以上任何一种情况完全出现的可能性都不大,更多的可能是介于这两种情况之间。但是,无论从当前的发展形势中看到了怎样的趋势,是积极的或是消极的,我们都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对于古阿姆集团来说,一切都充满着变数。古阿姆集团的发展走势必然同欧亚大陆即将发生的一切息息相关,都是值得我们关注和继续研究的。

  (责任编辑 陆齐华)

[1]marcel de haas:《geo- strategy in the south caucasus》,clingendael insititute.2006.p.44.
[2]“古阿姆”官方网站:http://guam- organization.org/node/349
[3]“古阿姆”官方网站:http://guam- organization.org/node/233.
[4]андрейторбинский:“аналитика2008:украинская реальность-пишем кризис,читаем смертьэ кономики”,20081122. http://globalist.org.ua/? p=4741.
[5]“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йсуд:островзмеиныйнеможет считатьсячастьюприбрежнойлинииукраины”. 20090204. http://www.ng.ru/cis/2009-02-04/5_ostrov.html.
[6]jean-philippe tardieu:《russia and the“eastern partnership”after the war in georgia》.lfri-paris.2009.p.9.
[7]邢广程:《热战骤现、经济趋寒:2008年俄欧亚大势评析》,载《俄罗斯东欧中亚国家发展报告(200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第7页。
[8]см.в.а.гусейнов:“южныйкавказ:тенденциии проблемыразвития(1992 - 2008годы)”,издательльскийдом “краснаязвезда”.м.2008.с.20-34.
[9]см.с.а.караганов:“мирвокругроссии: 2017”,издательство“культурнаяреволюция”,м.2007.с.138-153.
[10]“古阿姆”官方网站:http://www.guam.org.ua/node/374.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