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图书馆的社会服务功能及借鉴-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俄罗斯教育
俄罗斯图书馆的社会服务功能及借鉴
刘伟东 来源:《西伯利亚研究》2006年第1期 2010年09月10日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黑龙江哈尔滨150018)

  [摘 要]   一个国家公共图书馆的发展状况已成为评价该国经济、文化、教育、科技水平以及公民文化素质的重要标志之一。中俄两国图书馆有着极深的发展渊源,苏联图书情报学理论思维与思想曾影响了整整一代的中国图书情报学家。尽管时过境迁,俄罗斯公共图书馆的发展经验,目前仍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关键词]   中国;俄罗斯;图书馆

  [中图分类号]   g2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0961(2006)01-0060-05

  欧洲图书馆学家认为,在人类精神文明和文化进步方面有两个殿堂,一个是教堂;另一个就是图书馆。而中国学者则认为:“图书馆是文化中的文化,文化中的核心,她包容了自然、社会和人,包容了过去、现在和未来”。一个国家公共图书馆的发展状况已成为评价该国经济、文化、教育、科技水平以及公民文化素质的重要标志之一。具有悠久历史的俄罗斯公共图书馆,无论在馆网的覆盖面,还是读者服务的范围、公民利用图书馆的普及程度等方面,与我国公共图书馆比较,都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一、俄罗斯图书馆的社会服务功能

  1.覆盖广泛的图书馆网

  《俄罗斯图书馆事业联邦法》中规定:图书馆是从事文献的收集、整序、收藏并提供给自然人和法人暂时利用的情报、文化、教育机构。其任务是:建立和发展图书馆网,组织和加工图书馆藏书,为图书馆用户组织图书馆、情报和目录咨询服务,培训图书馆工作人员,为图书馆的发展提供科学和方法保障[1]。俄罗斯公共图书馆以其信息资源及对所有公民开放的优势,成为公民自学的课堂和接受终身教育的“没有围墙的大学”。公共图书馆服务所具有的全民性、全程性、自由性的特点是任何其他教育机构所不能代替的。

  早在1919年,列宁就指出,应当利用现有的书籍,着手建立有组织的图书馆网来帮助人民利用现在的每一本书。他认为,图书馆一旦与民众结合,潜在的力量就会变成现实力量。遵循列宁的教导,苏联的公共图书馆事业迅速发展,并形成巨大的图书馆网络,跻身于世界图书馆事业的前列。1983年苏联每个居民拥有16册图书,而当时的我国每10人才拥有4册书。截至1988年,苏联公共图书馆的总数达123 100个,仅俄罗斯公共图书馆就多达62 900个。全苏平均2 900人一个公共图书馆,远远超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每个公民拥有2~3册图书的标准[2]。这个数字我们国家到目前也没有达到。俄罗斯国家公共图 书馆的主要任务是:收集和保存俄罗斯及国外文献资料,研制现代化图书馆信息管理技术,为广大读者、机关及企事业单位,乃至国外读者提供优质的图书查询服务,广泛传播信息。

  2.健全的图书馆法律、法规

  图书馆法是近代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产物。19世纪中期,欧洲一些国家为了促进图书馆的公共化,保证图书馆经费的固定来源,加强图书馆管理,开始制定和颁布图书馆法。苏联于1920年11月3日颁布的《人民委员会关于集中管理图书馆事业的命令》,规定所有的图书馆一律交由教育人民委员会(中央政治教育委员会)管辖,宣布人人都能利用图书馆,所有的图书馆必须加入统一的图书馆网。1934年苏联政府通过《关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图书馆事业》的决定。这是苏联第二个综合性的图书馆法律。1984年3月13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批准的《苏联图书馆事业条例》规定了苏联图书馆的性质、任务、组织原则、领导体制、图书馆藏书、读者利用图书馆的权利以及图书统计报表等[3]。

  进入90年代,俄罗斯的信息法律已成为相当复杂的体系,它们彼此之间相互联系,与图书馆活动、图书馆事业、公民利用图书馆信息资源有直接关系。其中以1994年12月颁布的《俄罗斯图书馆事业联邦法》最具代表性。该法分8章28条,对俄罗斯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正确方向;广大群众对图书馆的使用权和监督权;图书馆的社会地位和发展图书馆事业所必需的经费、人力、建筑设备及其合法权益;图书馆收藏民族文化遗产的完整性等做了明确保证。该法对调节俄罗斯图书馆的内外关系,促进图书馆网络建设,加强图书馆的统一管理,保证图书馆的正常秩序,推动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

  3.体现出“以人为本”的思想

  俄罗斯图书馆非常注重“以人为本”。由于俄罗斯接近北寒带地区,冬天气温较低,层层叠叠的大门能避免冬日寒风和冷空气的直接进入。许多 图书馆的读者存物处,都有很大的衣帽架,有专人为读者存放衣物,极为方便。

  俄罗斯图书馆布置风格各异的书库和格调高雅的馆容,无不给到过图书馆的人留下深刻印象。俄罗斯图书馆文化氛围浓厚,注重环境布置是其一大特色,阅览室布置别致,阅览环境舒适,装饰典雅,设施精良,气势宏大。木制宽大的桌椅,绛红色的地毯;每行阅览桌上一盆鲜花、植物和造型别致的台灯,使人深刻感受到人文的亲和力。有的馆利用墙面的装饰宣传对本馆有突出贡献的知名人物,刻上其生平业绩,既装饰了墙面,又提供了本馆历史的介绍。在角落摆放盆景或雕塑,将图书文化与艺术景观融为一体,显示极强的感染力与和谐美感,令读者赏心悦目,使图书馆充满生机。到过俄罗斯图书馆的人都会感叹,做一名俄罗斯图书馆的读者真是幸福。

  4.图书馆工作人员对事业的执着追求

  俄罗斯图书馆馆员对能从事图书馆工作,为读者提供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服务感到无尚光荣和自豪。俄罗斯女性的文化程度普遍比男性高,如未受过高等教育,要想获取馆员职位是很难的,而一旦获得馆员职位,将深感自豪且无比珍惜。在图书馆中,女性馆员几乎占到95%以上,有的馆甚至全是女馆员[4]。她们大多默默无闻、任劳任怨、淡泊名利、无私奉献,工作起来专心致志,不受环境影响,忘我敬业,没有闲聊或无所事事之人。即使是只有一个人工作的村图书馆,也都是准时准点,毫不马虎。

  5.良好的文物保护意识

  俄罗斯的每一个图书馆都具有良好的文物保护意识,置身其中,使人感觉像是博物馆。馆藏是文物,是人类文明的历史,是人类知识的堆积。俄罗斯的图书馆对文献书刊和物品的保护堪称世界一流。不仅如此,在列宁图书馆里,各时代的文献和馆员使用的工具、用品均留样保存,展示了俄罗斯图书馆事业的历史和发展进程,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6.一切为了读者的服务宗旨

  俄罗斯图书馆界一直奉行列宁的教导:图书馆不在乎有多少藏书,有多么好的条件,关键是为读者提供什么。一切为了读者,是俄罗斯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原动力。在俄罗斯,读者办理阅览证手续十分简便,填一份简历、交一张照片,几分种内便可得到一个免费的条码塑封阅览证。每位读者证件上都有自己独特的条码,计算机识别后就能显示读者的基本信息。读者利用图书馆的索引系统,能了解到有关文献的基本情况,如:库存数、方位、分类排架等,便于读者快速准确地查阅所需信息。另外,为了方便各机关、企事业单位查阅文献,图书馆还专门设立了电话查询业务,在协议基础上各单位通过电话查询有权优先利用的近期期刊,这能提高期刊的利用率,促进科学研究的发展。读者还可以利用图书馆拥有的电子信息产品,如资料软盘、光盘和因特网等查询、阅览俄罗斯及国外图书馆信息资源。有的图书馆还向公司、机关及个人提供经济、法律及商业信息服务,并可以协助客户选择凯时尊龙的合作伙伴。在某些图书馆的专业资料数据库,读者能够得到几乎所有的俄罗斯和国外的产品及服务信息、商品目录等。

  总之,俄罗斯的图书馆几乎能满足读者的一切需求,读者能够在这座信息宝库里快速找到所需信息。在俄罗斯的图书馆,读者的利益高于一切,他们在那里学习、研究,享有安静、不被打扰的权利。如果在阅览室里随意谈话、拍照,不仅影响读者阅览学习,而且被视为不尊重他人的行为,是不允许的。读者在这里能够真正感觉到自己就是上帝。

  7.计算机技术的推广和运用

  俄罗斯的图书馆普遍推广计算机技术开始于80年代,至1997年底大多数重要的联邦图书馆、90%的区域科学图书馆、大约30%的区域青少年和儿童图书馆以及相当部分的高校图书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自动化。近几年俄罗斯的图书馆虽然受经费影响,现代化技术和设备较少利用,但目前俄罗斯图书馆总体上还是朝着信息化、自动化、网络化的方向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多媒体、光盘等技术的应用,数字化电子出版物的出现,图书馆的信息存贮、传递和检索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从机读目录到国际互联网络的资源共享,传统图书馆完全依靠手工操作的采访、编目、流通、检索等日常工作正逐渐被计算机替代。许多联邦和区域科学图书馆成为计算机网的用户,其中有的图书馆已经开通了因特网,并在图书馆内建立集体进入因特网的窗口———独特的电子阅览厅。俄罗斯公共科技图书馆、国立中央医学科学图书馆等还建立了规模巨大的电子目录和数据库,定期为读者服务。俄罗斯国立公共科技图书馆的《俄罗斯科技文献联合目录》自动化系统正在发挥作用。俄罗斯书刊出版登记局建立了记录250万条图书目录的电子目录。此外,俄罗斯书刊出版登记局和”和平-对话”公司联合研制的《俄罗斯国家图书目录》和cd-rom已经在俄罗斯区域图书馆得到了推广和运用[5]。传统的管理操作模式的改变,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为进一步做好信息服务、开发利用网上资源奠定了基础。

  8.国际合作关系

  为了扩大俄罗斯图书馆事业在世界上的影响和作用,俄罗斯的各公共图书馆非常重视国际合作。近年来,俄罗斯图书馆界与国外图书馆组织和国际机构的合作日益频繁。这表现在:俄罗斯的图书馆员参加国际图联大会;俄罗斯的专家在国外进修;在图书馆中开辟外文阅览厅;在俄罗斯组织国际性的大型学术会议等。1996年6月在沃洛格达市举办了“文化变化形势下的图书和阅读”大会。国际图联的代表和英、法、美、荷等国的国际组织的代表参加了这次大会,并用英、俄两种文字出版了会议的文集。1996年9月在伊万诺沃市举办了“孩子、图书、图书馆”大会。来自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德国、波兰、美国、法国、南非等国的代表参加了这次学术会议。1995年130名俄罗斯图书馆界的代表参加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国际图联大会[5]。这是参加国际图联大会最大的代表团。由此可见,俄罗斯图书馆界在国际图书馆界中的影响和作用。

  综观俄罗斯的公共图书馆,其主要特点是建筑宏伟、宽敞;建馆历史悠久、馆藏丰富;服务功能齐全,设施实用舒适;读者服务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做得好。虽说现代化技术和设备较少利用,但图书馆完善的管理体系,完备的图书馆法律条例保障,图书馆工作者较高的文化素养和敬业精神都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二、对我国的借鉴作用

  1.公共图书馆应以文献公益于社会

  图书馆的要义并不是收藏,而是以文献公益于社会。即使是晚清和民国,其图书馆也自觉奉行“任人借阅,不取分文”的“公益性”原则。国际社会更是将享有图书馆服务列为基本人权之一。联合国1949年就发布过世所认同的《公共图书馆宣言》:“自由地、不受限制地获取知识、思想、文化和信息是个人行使民主权利和获得平等发展机会的基础”;“公共图书馆是知识之门,应不分年龄、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或社会地位,向所有的人免费提供服务”;“必须使社会上所有的人都能真正享受到图书馆的各项服务,包括向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利用其正常服务和资料的人,如语言上处于少数的人、残疾人或住院病人及在押犯人等提供特殊的服务和资料”。

  在美国2 643人就拥有一座图书馆,波兰和加拿大分别为1 093人、9 866人[6],中国平均45.9万人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这与每1.5公里半径内设置一所公共图书馆、平均2万人左右拥有一所公共图书馆的国际标准相比,相去甚远。难怪曾有人戏称,倘若在中国地图上只标注公共图书馆的话,那将与一张空白地图无异;截至2003年年底,我国共有公共图书馆2 709家,藏书4亿册,人均0.3册,而这个数字要远远低于国际图联人均2~3册的标准。这种落后状况极大地制约了公共图书馆在构建学习型社会中作用的发挥。

  2.应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书馆法》

  俄罗斯图书馆法为其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也为我国的图书馆立法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只有立法才能确定图书馆的社会功能,并赋予图书馆以实现这些功能的条件。立法是国家对图书馆进行统一控制的手段,也是图书馆全面合作,并形成一个完善的国家图书馆系统的必要步骤;一个永久的、不断进步的国家图书馆服务系统只有通过立法才能达到。

  其实中国的图书馆法的制定并不比俄罗斯晚。1910年颁布的《京师图书馆及各省图书馆通行章程》是以政府名义颁布的第一部图书馆法;1915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颁布《图书馆规程》和《通俗图书馆规程》;1927年大学院公布《图书馆条例》,同年公布《新出图书呈缴条例》;1930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公布《新出图书呈缴规程》、《图书馆规程》(对前大学院公布的《图书馆条例》的修正);1939年教育部公布修正《图书馆规程》;1940年国民政府公布《国立中央图书馆组织条例》;1941年教育部公布《普及全国图书教育办法》,并于1943年、1944年先后两次修正;1947年教育部公布《图书馆规定》。但遗憾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关部门虽多次颁布关于图书馆事业的行政法规,但以国家名义制定的图书馆法却千呼万唤不出来。因此应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书馆法》,法律保护下的图书馆将成为国家经济、社会政治和精神进步的思想基地。

  3.多渠道地保证图书馆的购书经费

  要保证购书经费逐步增长,主要靠政府的投入。除俄罗斯外,世界上其他图书馆事业比较发达的国家,如美国、英国、日本也都很早就制定了切实有效的图书馆法。这些法律对保证图书馆经费,促进图书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根本性的保障作用。在图书馆经费的来源和使用上,各国一般是根据国民总收入,确定对图书馆一定的投资比例,或者根据人口数量确定图书馆事业的总投资。图书馆经费列入政府预算,它的总量直接受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随着国民经济收入变化而变化。目前,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人均购书经费已达120美元,而我国一年购书经费人均不足3角钱。文化部发布的最新统计说,占全国24%的700多个县级图书馆没有一分钱购书费。所以我们应尽快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图书馆法》,规定国家有划拨经费的义务,以法律的形式保证图书馆享有获得经费的权利。

  其次,我们也应加大宣传力度,努力争取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尤其是国内企业家的社会捐赠,以优惠的政策鼓励富人们为公共图书馆捐款,一定能有效缓解我国图书馆经费紧张的问题。

  4.尽可能扩大图书馆资源的利用范围

  在《俄罗斯图书馆事业联邦法》中明文规定,每个公民,无论其性别、年龄、民族、受教育程度、社会地位、政治信念、宗教信仰如何,都有在俄罗斯联邦领土上利用图书馆的权利。其第七条《图书馆用户的权利》中的第四点规定公民在公共图书馆有权:1)交验证件证明其身份即可成为图书馆用户,16岁以下未成年人则交验合法代表人身份证件,亦可成为图书馆用户。2)通过目录体系和其他图书馆报道形式无偿取得图书馆藏书成分的完整信息。3)在情报源检索和选择过程中,无偿获得咨询服务。4)无偿限时利用任何馆藏文献。5)通过馆际互借,从其他图书馆获得文献或其复制品。6)接受其他形式的服务,其中包括根据图书馆利用规则制定的有偿服务项目[1]。在中国,图书馆本身覆盖面就有限,加之每个图书馆对图书使用者都有各种限制,要把13亿自然人变成读书人,任重道远。党的十六大提出了建立学习型社会,全面实现小康的目标,这必将在全国兴起新一轮学习热。各级各类图书馆、社会传媒等组织都应为促进公民的阅读采取有效措施,普及阅读理念和利用图书馆的知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阅读,关注妇女、老年人及弱势群体的 阅读需求,提高全社会的文明程度,为推进学习型社会的进程,提高公民的科学文化素质做出自己的贡献。

  5.提高图书馆工作人员的素质

  苏联的м.м.萨莫欣娜认为,现代图书馆员应具备的最重要的素质包括以下八个方面:一般的文化修养;图书馆学专业知识和技能;受过图书馆学专业教育;交际能力,人际沟通能力;纪律性和整洁性;对工作的创造性态度;对用户需求的了解;对各种类型用户需求的分析[7]。

  目前我国的图书馆员主要存在以下缺点:知识面狭窄、缺乏主动性、不会系统全面地看待问题、缺乏自觉学习的能力、很少了解其他图书馆的经验等等。这种状况已经严重掣肘了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所以现在我国的图书馆员培养不应仅仅满足于获得了多少新的专业知识,而应该注意掌握获得知识的方法、技能。要在图书馆学专业知识的基础上,强调拓宽知识面,培养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管理学、经济学等方面的知识和素养,此外还应注意加强图书馆工作人员的人际交往能力、自我约束能力和自我创新能力,尽多尽快地掌握现代化技术和技能。努力使我们的图书馆员由过去的单一知识型人才,转变为复合型、能力型人才,从而承担起在现代信息环境中迅速准确地获取信息、处理和传播信息的重任。

  6.培养图书馆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

  敬业,是一种高尚的品德。它表现为人们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怀着一份热爱、珍惜和敬重,不惜为之付出和奉献,从而获得一种荣誉感和成就感。敬业精神是支撑现代社会的精神支柱之一。它是人们对自己所选择的职业的高度认同和热爱,同时也是社会责任感的具体化,因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持久的动力,而不是一时的激动和热情。它是一种职业素质、职业精神的表现,是一种做事做人的境界。敬业精神,是和兢兢业业、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联系在一起的,是和诚实守信、质量效率联系在一起的。

  图书馆工作人员不但是读者的信息导航员,而且每天都有许多琐碎的事需要处理,因此,她必须具备敬业精神,做到百问不厌,百取不烦。要主动研究和寻找图书馆开辟馆藏资源、参与信息市场生存发展的最佳途径,要像俄罗斯的图书馆工作人员那样,热爱自己的工作,以自己在图书馆从事工作而感到光荣和自豪。

  [参考文献]

  [1]俄罗斯图书馆事业联邦法[j].江苏图书馆学报,1997,(1)·

  [2]王静美.新时期公共图书馆的发展与公民的终身教育———中俄公共图书馆事业比较研究[j].图书馆建设,2000,(6)·

  [3]黄宗忠.图书馆法[eb/ol].中国国家图书馆网,2005-08-20·

  [4]马红月,周键.一切为了读者———参观俄罗斯图书馆有感[j].图书馆建设,2003,(3)·

  [5]平保兴.90年代俄罗斯图书馆事业述评[j].中国图书馆学报,1999,(4).

  [6]林汉城,黄俊贵.图苑探真[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

  [7]肖秋惠,詹德优.90年代以来俄罗斯图书馆学教育述略[j].江苏图书馆学报,2000,(2).

russian library’s social service functionand using it for reference

liuweidong

  (literature and information center,heilongjiang frovincial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harbin 150018)[abstract]the development of a country’s public library has become one of the important symbols of its economy,culture,education,technical level and citizen’s artistic appreciation.both chinese and russian libraries enjoy historical origins.the former soviet union’slibrary information theory and thinking had influence upon a generation of chinese libraries.although the circumstances changed,russianlibrary experience can be used for reference.[key words]china;russia;library[责任编辑:初 祥]·64·西伯利亚研究 2006年第1期 

  [作者简介]刘伟东(1967-),女,黑龙江哈尔滨人,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馆员,从事社会科学信息服务研究。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