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吃垮俄罗斯体育-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俄罗斯体育
“肥猫”吃垮俄罗斯体育
关健斌 来源:2010-03-17 《环球人物》 2010年04月29日

2010-03-17  《环球人物》

        冰雪运动大国俄罗斯在不久前落幕的温哥华上惨遭“滑铁卢”,仅获得了3金、5银、7铜共15枚奖牌,在奖牌榜上名列第十一位——这是俄罗斯代表团参加冬奥会以来取得的历史最差成绩。

        这样的结果让很多俄罗斯人不能接受,最生气的恐怕就是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了。


  总统总理要整治“肥猫”


  “俄罗斯代表团的表现太差了,实在太没面子了!”克里姆林宫的工作人员从没见过总统发这么大的脾气。奖牌榜排名出来之后,梅德韦杰夫气得涨红了脸。几天之前,他还兴致勃勃地表示要去温哥华参加冬奥会闭幕式,而在俄罗斯代表团的排名确定之后,梅德韦杰夫立刻取消了这一行程。


  冬奥会闭幕式结束仅仅几个小时,盛怒之下的梅德韦杰夫再也忍不住了,在与国家杜马领导人见面时,他毫不客气地表示:“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改变培养运动员的方式,应该把运动员放到首位,而不是‘肥猫’一样的体育协会!那些负责备战奥运会的人现在应该站出来承担责任,做出果敢决定,递交辞呈。如果这些责任人做不到这一点,我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肥猫”是俄罗斯民间的一个俗语,意思是好吃懒做、粮食吃了不少却不逮耗子的猫。梅德韦杰夫之所以把各体育协会比喻成贪吃的“肥猫”,是批评体育协会只顾自身利益,忽视运动员利益和国家体育的整体发展。俄罗斯为发展体育“投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然而,温哥华冬奥会却证明,“这些体育协会无法解决问题”。


  3月5日,在温哥华冬奥会总结会上,俄罗斯总理普京表情极其严肃地说:“在俄罗斯,人人都知道这样一句俗话:胜利者总是有许多父亲,而失败者便是个孤儿。我忍不住问这样一个大家并不陌生的问题:我们怎么会沦落到如此田地?第十一位的奖牌排名明显不是俄体育爱好者所期待的结果!”


  “试图一味将失败归咎于裁判不公、天气欠佳或对手的阴谋——这些都不恰当。这些都是外部原因,应当从自身的工作开始分析,是不是为我们的运动员做了所有应该做的,那些应当给予他们帮助的人是否尽心尽力地付出了?”普京铁青着脸说:“必须要查清相关资金是否有目的、有针对性地支出。有这样一个问题:或许,钱并没有被用在该用的地方,而是用在了有些人想用的地方。对此,必须要进行严格审查。”

        体育专项资金哪去了


  众所周知,下一届冬奥会要在俄罗斯索契举办。贵为4年之后的东道主,俄罗斯人如此惨败,内心难免一片萧瑟。但是,从赛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冰雪帝国的惨败似乎早有预兆。


  2006年至2009年,俄罗斯队为备战温哥华冬奥会总共耗资近33亿卢布(约合1亿美元),这是俄罗斯备战2006年都灵冬奥会费用的4倍还多。俄罗斯政府为了能让运动员更好地备战,曾下拨2700万美元的专项资金,用来增加训练比赛设施,但工程建设迟滞,质量堪忧,直接导致了备战不利。在莫斯科以北的一座雪山上,有一处静默耸立的大型混凝土建筑,那是俄罗斯全境唯一一处专业的雪橇、雪车训练基地。这原本是专为备战温哥华冬奥会所建,但是竣工日期却一拖再拖,等交付使用时,离温哥华冬奥会开幕只剩18个月。俄罗斯雪橇队的教练十分沮丧地说:“没有人为温哥华做准备。这一次的失败是极其可怕的!”


  俄罗斯《导报》揭露了“投入大,收获小”的奥秘:资金有了,却没有一套健全的运行机制。庞大的冬奥经费其实并没有多少到达体育金字塔的底部——青少年和运动员的体育训练中去,这直接导致了俄罗斯冰雪项目竞争力的下降。


  俄罗斯的体育管理归属各个协会,比如冰球协会、速滑协会、花样滑协会,等等。各个协会每年拿出一个计划来,今年要培训多少人,要投入多少,政府根据这个计划拨款。据了解,不少体育协会虚报名目,甚至把秘书这类行政人员都填充到了“教练员”名单中,以便获得更多的经费。拿到经费后,相当一部分款项去向不明,而运动员的训练条件却依旧艰苦,一些运动员冬奥会前训练所住的宾馆甚至老鼠乱窜!


  更让人气愤的事情发生在俄罗斯花样滑冰运动员身上。按照惯例,花样滑冰的难度系数有一部分取决于运动员旋转的度数和圈数,但从今年开始,新规则将不完全按照转的次数来确定技术难度,而这个情况俄奥林匹克官员居然没有通知花样滑冰运动员,致使俄罗斯选手白白浪费了很多训练时间。


  在本届冬奥会上,俄罗斯代表团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本应发给教练和按摩理疗师的奥运代表资格证,却发给了各类“重要”的官员、商人以及其他人士。原来,俄罗斯冬奥会代表团的入选人员名单并不是全部公开的,这就给“暗箱操作”留下了无限空间。


  反应各不同


  面对俄罗斯朝野一片问责声,第一位“应声下课”的俄体育界高官就是俄罗斯奥委会主席列昂尼德·佳加乔夫。3月3日,佳加乔夫正式向政府递交了辞职书。


  对此,俄总统新闻秘书季马科娃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透露:“梅德韦杰夫总统认为,佳加乔夫辞职是对俄罗斯全体体育爱好者内心不满的一种正常回应。”


  现年64岁的佳加乔夫是运动员出身,曾长期执教苏联和俄罗斯高山滑雪队。2009年12月17日,佳加乔夫以69.9%的得票率第三次当选俄奥委会主席。他在当选后曾信心百倍地表示,他下一任期的主要任务是筹办2014年索契冬奥会。未成想,仅仅几个月后,佳加乔夫就因温哥华冬奥会的惨败而黯然辞职。


  与奥委会主席的主动辞职相比,现年52岁的俄体育、和青年政策部部长穆特科并不打算“一走了之”。


  尽管俄罗斯国内要求他辞职的呼声很高,但穆特科并不服气。在随失意而归的冬奥会代表团抵达莫斯科机场时,他发表讲话说:“俄罗斯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创下夺金历史最低并不是世界末日,它只是客观反映了目前俄罗斯冰上项目的残酷现实而已,并不是任何人可以左右的,更谈不上由谁为此承担责任。”针对梅德韦杰夫要相关人员辞职的要求,穆特科表示:“我想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重整旗鼓,着眼于2020年的长远规划,只有这样才会在未来的冬奥会上打翻身仗,而不是一味兴师问罪,追究冬奥会失利的主要责任者。”


  4月7日,穆特科和佳加乔夫将在国家杜马做冬奥会总结,那也许将是他们最后一个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