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党地方选举失守,英国深陷政治困局-凯时尊龙

||||
您现在的位置是:凯时尊龙 > 科研成果 > 学术论文
保守党地方选举失守,英国深陷政治困局
2023年06月09日 来源:《世界知识》2023年 第11期 作者:田德文
  • 字号:
分享到
  在英国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中,执政的保守党一败涂地。5月4日,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投票,涉及231个地方议会总计超过8000个议席。结果显示,保守党议员占多数的地方议会腹无良策,只剩下33个,地方议会议席总数减少1063席。英国地方议会选举主要聚焦一些地方性议题,与国家议会选举结果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相关性。但是,由于这是英国2024年大选前最大规模的选举,所以还是预示保守党很难保住执政地位。其实,此次选举前的民调数据已经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落后工党20个百分点,地方选举的惨败只是验证了保守党的颓势。真正值得关注的也许不是保守党今日之败,甚至不是该党一年多后能否保住执政地位,而是英国政治的深层困局。
 
财政紧缩困局
  虽然英国首相苏纳克在上台后的半年时间里未能扭转保守党的颓势,将此次保守党在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中的惨败全部归咎于他个人是不公平的。从2010年与自由民主党组建联合政府算起,保守党已经连续执政13年。在此期间,该党做成的唯一大事就是“脱欧”,引发了英国政坛动荡。从2016年6月“脱欧”公投之后,保守党政府在七年里换了五名首相,改变了英国政治稳定的传统特征。2022年10月,苏纳克接替英国史上任期最短的特拉斯出任首相,当时英国已经是七国集团(g7)中经济数据垫底的国家,不仅12月国内生产总值(gdp)为负增长,而且通货膨胀率接近10%。苏纳克执政后,今年一季度英国经济环比增长0.1%,通胀率虽然还是10%,但并未达到花旗银行此前预测的18.6%。应该说,与其前任相比,苏纳克的内外政策初显成效。但即便如此,此次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还是充分展示了选民对保守党的厌弃。
  苏纳克个人最令英国选民反感的地方是其坚持执行财政紧缩政策,引发属于铁路、机场、邮政、大学、边检等行业全国性大罢工。这些罢工绝非无理取闹,据英国国家经济社会研究院预测,2026年前英国工资增长将持续低于通胀率,实际收入将比新冠疫情前降低7%。苏纳克坚持推行得罪选民的财政紧缩政策,主要原因是担心抬升本已高企的通胀率,从而使英国陷入经济衰退和通胀并存的“滞胀”困局。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期间,英国曾陷入“滞胀”泥沼,直到1980年代撒切尔夫人实施以出售国有资产为主要内容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才使英国经济重归增长的轨道。问题是,英国目前已经没有多少国有资产可以出售,所以除去坚持紧缩政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此次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中,工党成为最大赢家,其占多数的地方议会增加22个达到71个,比保守党多一倍,地方议会议席增加537个。工党全国竞选活动协调人谢巴娜·马哈茂德表示,工党已经“处于在全国议会选举(大选)中赢得多数席位的轨道上”。也就是说,如果苏纳克不能在剩下一年多时间里扭转英国经济困局,保守党在下次大选中失去执政地位几成定局。问题是,工党上台后就能带领英国走出困局吗?2020年出任工党领袖的基尔·斯塔默提出“道德社会主义”,其主要内涵就是反对持续进行财政紧缩,由此吸引了大量选民支持。如果停止财政紧缩具有可行性的话,苏纳克又何乐而不为呢?英国经济困局的深层原因是其在世界经济中的竞争力持续下降、产业“空心化”日趋严重以及创新动力持续不足,政府对“增收”没有好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节支”。因此,即使明年大选中工党如愿上台,是否真敢于冒着把英国经济拖入滞胀的风险实施宽松的财政政策,还是个未知数。
 
政治激进化困局
  2010年保守党执政以来,苏纳克在历任首相中是比较稳健而且具有执行力的。他的前任或多或少由于个人原因下台。戴维·卡梅伦把英国“脱欧”弄假成真,被迫下台。特蕾莎·梅执政期间,“脱欧”进程陷入僵局,最终黯然下台。由于防疫期间的“聚会门”“报销门”等丑闻,鲍里斯·约翰逊面对巨大舆论压力,最终辞职。特拉斯在高通胀背景下执意实施减税从而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在任上仅呆了45天,成了英国历史上最“短命”首相。相对而言,苏纳克是近年英国“激进”政治环境中的“清流”。但这次英格兰地方议会选举的结果说明,在英国政治“激进化”背景下,政治家的温和稳健很难起到稳定执政地位的作用。
  在这些保守党首相中,给英国捅了最大娄子的是卡梅伦。他任内激进推出“脱欧”公投,试图以这种最“民主”的方式阻击“脱欧派”,巩固保守党的执政地位。2013年1月,作为坚定欧洲派的卡梅伦首次提及“脱欧”公投,以此争取主张“脱欧”的选民支持。2015年议会选举中,保守党实现连任,不得不兑现举行“脱欧”公投的承诺。当时,主张留欧的选民占明显多数,而且卡梅伦以“脱欧”公投迫使欧盟给予英国“特殊地位”,包括英国不参与欧盟政治一体化、限制欧盟移民领取英国福利、不加入欧元区但保持影响力,以及英国可不适用部分欧盟法规等。拿到这些“优惠政策”后,卡梅伦得意地表示“相信这些足以让我建议英国留在欧盟”。结果,2016年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正式出炉,脱离欧盟成真。由于英国经济已经高度融入欧洲单一市场,每年都能得到欧盟结构基金的大量资助,虽未加入申根协定但享有通关便利,未加入欧元区却是最大的欧元金融市场之一。脱离欧盟,明显是一场动摇英国国本的“人祸”。
  卡梅伦的激进决策给英国造成巨大损害,开启了为期四年的“脱欧”历程。由于各派力量尖锐对立,特蕾莎·梅首相在议会下院提出包括重新公投、脱欧但留在关税同盟、通过谈判彻底脱欧以及“无协议脱欧”等多个选项,最后被议员们悉数否决。最终,她因约翰逊为首的“脱欧派”多次逼宫而辞职,“温和政治”再次完败于“激进政治”。考虑到这些背景,苏纳克上台可以说是保守党回归“温和政治”的表现。但从此次地方选举结果看,可以说“激进派”留下的烂摊子不是“温和派”能在短时间内收拾得好的。
 
政客“网红化”困局
  2016年“脱欧”公投后,保守党首相“网红化”趋势非常明显。据报道,卡梅伦宣布辞职后是吹着口哨返回官邸的。特拉斯从着装到举止处处刻意模仿撒切尔夫人,却无知且张扬。约翰逊就更抓眼球了,他着装模糊、言语诙谐,出任首相后各种花边新闻不绝于耳。此次地方议会选举当天,他牵着一只白色的小狗前去投票。跟他们相比,苏纳克虽然也有印度裔出身、曾任高盛分析师、富豪女婿等“槽点”,但个人言谈举止上并没有多少值得炒作之处。不仅如此,苏纳克还需要为几位前任炒作起来的话题降温,以维护英国的国家利益和保守党的公众形象。例如,作为比较务实的政治家,苏纳克对改善对华关系相对持积极的态度。但是,特拉斯却执意窜访中国台湾。在她赴台之前,苏纳克内阁的外交大臣克莱弗利在金融城呼吁建立“强劲而富有建设性的中英关系”,贸易大臣多米尼克·约翰逊到访香港特区,起到了对冲特拉斯访台对中英关系产生消极影响的作用。
  其实,无论是“政治激进化”还是“政客网红化”,都是当代英国主流政治弱化的结果。从2016年“脱欧”公投到现在,保守党政府为政党利益把英国折腾得乌烟瘴气,政党代表性下降、政治动员力减弱。正是由于对解决国家面临的难题腹无良策,才普遍采取那些言辞偏激、制造热点、祸水外泄之类的“盘外招”。很多选民对此早已深感厌倦,但由于看不到更靠谱的替代者,只能采取漠然态度。究其原因,这是因为在西方政治中,政党经常为实现政党利益而舍弃国家利益。
  此次地方议会选举对苏纳克继续执政带来不小挑战,约翰逊就是在地方议会选举大败之后被保守党“逼宫”辞职的。苏纳克必须在保守党对其失去信心之前重新赢得党内支持,为此又必须在选民关心的增加收入、遏制通胀等方面尽快取得明显进展才行。对保守党来说,好消息是斯塔默领导的工党也未必能得到选民的持续支持,这次选举中不少选民投票给工党或许只是出于对保守党的不满,如果苏纳克政府在剩下的时间里取得明显政绩,明年大选时选民改变态度也并非全然没有可能。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联系凯时尊龙| 网站声明 | 信息反馈 | 网站地图| 旧版网站

凯时尊龙的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

地址:北京市张自忠路3号 邮编:100007 信箱:北京1103信箱

电话:(010) 64014006 传真:(010) 64014008 e-mail:web-oys@cass.org.cn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