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地区反恐形势不乐观-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本网首发
中亚地区反恐形势不乐观
文龙杰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09月11日

据吉“卡巴尔”国家通讯社消息,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当地时间6日发布消息称,已确认830日对中国驻吉使馆进行恐怖袭击者系“东突”分子。

一、与中东的国际恐怖组织关系密切
  8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遭到汽车炸弹袭击。袭击者当场“粉身碎骨”。根据吉国安委6日的消息,这名“死士”名叫佐伊尔哈利洛夫,生于198315日,系维吾尔族,拥有塔吉克斯坦护照。此人系“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成员。而“东伊运”又称“东突伊斯兰运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真主党”“东突伊斯兰党”,是“东突”恐怖势力中势力最大、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20029月,联合国将“东伊运”将列为恐怖组织。该组织也是中国公安部200312月第一批认定的四个东突恐怖组织之一。

实际上,“东突”已成为国际恐怖主义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经费、物资还是人员培训,“东突”均得到了基地组织的不少支持。东伊运成立后,本·拉登和其他中亚、西亚的恐怖组织头目多次密谋,要帮助东突分裂恐怖主义势力在新疆进行圣战,把中国新疆建设成一个标准的伊斯兰政教合一的国家。1999年初,本·拉登会见东伊运头目艾山·买合苏木时许诺提供金援,并要求后者一切行动与塔利班协调20012月,本·拉登及塔利班高层人士在坎大哈与东突恐怖组织达成协议,帮助后者训练骨干成员。

塔利班统治阿富汗时曾与基地组织创建了由东伊运分子组成的恐 怖训练基地——“维吾尔训练营”,受训的“东突”分子曾到阿富汗、克什米尔和车臣等地参加实战,潜入新疆进行爆炸、暗杀、投毒,以及建立暴力团伙,煽动骚乱等。阿富汗战争爆发后,维吾尔训练营遭美军轰炸,部分残余势力渗入与阿富汗交界的巴基斯坦部落地区潜伏起来。(参见马丽蓉,《涉疆暴恐事件中的中东因素与国际反恐合作》,2015)此外,塔利班、基地组织和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解放运动还向东突恐怖组织提供了大量武器弹药、交通工具、通讯设备等。(参见王茜,《东突问题发展演变与中东恐怖主义相关性透视》,2008

这种与中东地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间的紧密联系在830日的恐袭中有所体现。吉安全部门的调查显示,策划这次恐袭的“幕后黑手”是阿布萨罗赫。此人原名希罗日金穆赫塔罗夫,生于1971年。萨罗赫先正在被统通缉,他不是一名普通喽啰,而是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圣战运动杰哈德”的一个头目。
  而且,重点在于,“黑手”背后仍有“黑手”。向萨罗赫“定制”这起恐袭的是叙利亚境内一个隶属于“征服阵线”的维吾尔恐怖团伙。该团伙通过萨罗赫下达了对中国驻吉使馆进行恐袭的命令,并为该行动提供了资助。“征服阵线”系原“努斯拉阵线”新名,属美国确认的“外国恐怖组织”。该组织是“基地组织”分支,尽管曾声称与基地脱离关系,但说辞明显欠奉。

二、土耳其为“东突”分子提供生存空间

吉国安委6日表示,目前已逮捕涉案嫌犯5人,他们或提供资金援助,或曾藏匿恐怖分子。另有4人正被通缉,他们现在土耳其,吉已向相关国家发出请求,希望协助逮捕嫌犯并移交吉方。这其中包括直接涉事歹徒伊佐基洛萨提巴耶夫。此人1991年出生于吉尔吉斯斯坦奥什,为乌兹别克族。这名才25岁的年轻人曾在叙利亚受过恐袭培训,今年616日持塔吉克斯坦护照进入吉境内。他为袭击者准备了用于恐袭的汽车、导航设备和炸弹等,后于恐袭发生前数小时乘飞机逃至伊斯坦布尔。

奔向土耳其从而逃出法网,这体现了“东突”势力的有一特点:可在土耳其获得一定生存空间。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是“东突”分子的主要意识形态根源和宣传其分裂活动的主要思想依据。其中的 泛突厥主义也曾在历史上对土耳其产生过重大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至今仍有其余荫。泛突厥主义的思想认为,所有讲突厥语的诸民族是同一个民族7,他们 的祖国应该是土兰turan);他们应该在语言、思想和行动上联合起来,通 过创造一种突厥人的共同语,使突厥人达到政治、思想和文化上的统一;他们主张将所有的突厥人联合起来,形成一个民族联盟。(参见昝涛,《东突问题、泛突厥主义与土耳其:历史和现状》,2008

尽管政治的泛突厥主义已在土耳其失去市场,但这一从种族/民族角度出发的理论还是极易令“东突”分子与土耳其产生亲近感。事实上,维吾尔人的确被几乎所有的土耳其人看作是突厥兄弟,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天然认知,因此东突分子持明显的支持和同情态度。而且,掌握话语权的土耳其国知识分子和媒体无论是秉承某种程度的泛突厥主义还是泛伊斯兰主义,都表现出东突。(参见昝涛,《土耳其与“东突”的“不解之缘”》,2009

当然,土耳其官方尚未向东突分子提供公开和实质性支持,但这也仅仅是人们根据公开材料所作出的判断。但问题在于,放任政策就是默认的支持。所以,才有相当数量的一东突分子在土耳其逍遥法外,才令人们看到了前述的那一幕:参与830日袭击中国驻吉使馆的恐怖分子堂而皇之地乘飞机到了伊斯坦布尔。

三、中亚反恐形势不乐观

 

事情没有发生在别处,而是发生在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这并非偶然,一方面,该地区紧邻中国新疆,中亚五国均为穆斯林国家,维吾尔族居民较多,其中仅哈萨克斯坦就有近30万人。据《国际先驱导报》报道,约有20多个“东突”组织在该地区分布,包括“东突厥斯坦国际委员会”“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维吾尔斯坦解放组织”“维吾尔跨国联盟东突厥斯坦联合民族革命阵线等。它们多数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有的是地下组织,有的则具合法社团面目。(赵宇,《“东突”暴力组织在中亚遭到围剿》,《国际先驱导报》,2009

另一方面,则是中亚地区民族、宗教问题复杂,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又紧邻阿富汗,存在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而且,五国在反恐问题的合作上存在为恐怖分子所乘的漏洞,在此次事件中,两名直接涉案的恐怖分子持塔吉克斯坦护照进入吉尔吉斯斯坦从事恐怖活动,正是利用吉塔两国的边检漏洞得逞其事。

中亚一度成东突势力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尤其是对宗教限制较少,具有较大自由,政府控局能力较弱的吉尔吉斯斯坦。1998年,“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成员在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州实施爆炸袭击;2000年,一个来自新疆的中国官方代表团在吉首都比什凯克市中心遭“东突”分子袭击;同年,“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成员公然武装抢劫了位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世界银行办公室;2002年,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一等秘书王建平和司机努尔·买买提乘车时被“东突”分子枪杀;2003年,一辆往返中吉的中国新疆客车在距比什凯克200多公里处的公路旁树林中被烧毁,致21人死亡。

近年来,已有中亚本土的恐怖分子从阿富汗回流,借道塔吉克斯坦进入吉尔吉斯斯坦费尔干纳谷底。这一趋势在美国撤军后或更显,亚的反恐局势将则愈严峻。苏畅2014年的研究指出,受中东局势的影响,中亚极端思想的传播将更加严重。宗教极端组织再度活跃,中亚可能面临更多恐怖袭击,而且这些恐怖活动将常态化。参见苏畅,《当前中亚宗教极端势力特点及发展趋势》,2014近期哈、吉、塔三国媒体不断披露的暴恐新闻似乎正在验证这一预测。在这种混乱局势下,“东突”将有机可乘,并与中亚本土恐怖分子裹挟在一起,威胁中亚诸国和中国的安全。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