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综合症”能否根治-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本网首发
“俄罗斯综合症”能否根治
张聪明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6年03月08日

  【摘要】俄罗斯2015 年形势严峻,2016 年依然不乐观,俄罗斯宏观经济形势面临着远虑和近忧。俄罗斯宏观经济的前景取决于近忧能否尽快解除,远虑能否获得救治。

  【关键词】俄罗斯;宏观经济;“俄罗斯综合症”;

 

   

  俄罗斯经济的近忧:西方制裁和油价大跌 

  gdp持续大幅下降。2015年以来,俄罗斯gdp指标呈一个逐步下行的趋势。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1.29%,第二季度同比下降2%,第三季度同比下降4.1%,前三季度gdp同比下降3.7%。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俄罗斯2015年gdp同比下降3.8%。根据俄罗斯联邦统计局的资料,gdp全年下降了3.7%。这种gdp持续一年的大幅下降,是继2014年近乎停滞(gdp同比增长0.6%)之后,除2009年以外的最严重的下滑,这是典型的经济衰退。

  通货膨胀严重。控制通胀率一直是俄罗斯联邦央行的主要工作。2011年通胀率(消费者价格指数,下同)为6.1%,2012年为6.6%,2013年为6.5%,应该说央行的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进入2014年以来,情况突然变得十分严重,全年通胀率为11.4%。2015年以来,虽然1-4月(环比)通胀水平在降低,但4月份到11月份的年通胀率却都在15%以上。与之相对应的是,俄罗斯央行的中期通胀目标是在2017年底实现通胀率4%。

  进出口总额及贸易顺差大幅下降。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的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都有大量的顺差,这种顺差成为俄罗斯国际储备的基本来源。但本轮衰退以来,双顺差的情况有了不小的变化。据俄罗斯海关统计,2014年1-11月俄罗斯进出口贸易额7227.9亿美元,同比下降5.2%;同期俄罗斯出口额为4593.37亿美元,同比下降3.8%,进口2634.24亿美元,同比下降7.6%;贸易顺差为1959.13亿美元。据俄新社2016年1月14日报道,俄联邦海关署发布消息称,2015年1-11月,俄出口3166亿美元,同比下滑31.6%;进口1678亿美元,同比下滑37.5%;外贸顺差1488亿美元,同比缩减23.3%。

  俄罗斯经济的近忧:西方制裁和油价大跌 

  2013年11月21日,乌克兰政府决定暂停有关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的准备工作,同时表示将加强与俄罗斯等其他独联体国家的经贸关系,乌克兰的社会和政治危机就此爆发。由于俄罗斯深度介入了乌克兰危机,因此遭到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制裁。

  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是逐渐升级的。2014年8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扩大对俄罗斯金融和军事行业的制裁范围,目标直指俄能源、金融和军工领域。2014年7月29日,欧盟28个成员国的外长在布鲁塞尔召开会议,同意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制裁。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对俄罗斯制裁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制裁相威胁,第二阶段是有针对性地制裁,第三阶段是严厉制裁。欧盟为“第三阶段”设定的制裁目标是针对俄罗斯整个经济体系,意欲“重创”俄罗斯经济。欧洲国家的制裁措施有:重点打击俄罗斯的石油工业、国防、军民两用产品和敏感技术;制止俄罗斯国有银行和企业进入欧盟资本市场;宣布对俄罗斯制裁的名单,限制入境并冻结其银行账户,有87位个人和18家组织被列入首批欧盟制裁黑名单;对进口俄罗斯奢侈品设限等。

  西方的制裁严重恶化了俄罗斯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导致国内资本大量外逃,外汇需求空前增大,卢布遭遇极大的贬值压力,经济增长大受影响。有消息说西方制裁给俄罗斯带来的年度损失大约为400亿欧元。

  受制于国际形势和世界能源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2014年以来,国际石油价格大幅度下降。俄罗斯产的乌拉尔牌石油,从2014年年初的106.43美元/桶,下降到2016年1月20日的25.96美元/桶,降幅竟达到75%。这对俄罗斯经济以及社会生活产生了巨大的消极影响。这种影响的一个剧烈表现就是本币大幅度贬值。自2014年7月以来卢布贬值幅度已经超过57%。俄罗斯的经济主要依靠能源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收入占出口总额的2/3,石油和天然气的出口贡献了俄罗斯政府预算收入的40%。油价大跌导致卢布贬值,进而推高了通货膨胀水平。

  可以看出,两个近忧和制裁是俄罗斯当局的地缘政治行为导致的后果,一旦地缘政治危机缓解,制裁就会取消;但油价下跌(导致本币贬值、通胀走高、国际收支状况恶化、失业率增高、贫困人口增加、经济衰退)是俄罗斯本身无法左右的。

  除此之外,更值得关注的是,俄罗斯经济长期以来对能源的高度依赖为什么不能改善?

  俄罗斯经济的远虑:能否根治“俄罗斯综合症”  

  阻碍俄罗斯经济发展的机制具有历史性、政治性、社会性和结构性的特征,且是俄罗斯独有的“症状”, 故有学者称之为“俄罗斯综合症”。其具体表现是:第一,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历史性短缺;第二,宿命性的经济资源的非经济目的使用和国家强力介入经济生活;第三,转型时期的制度缺位给“资源诅咒”提供了施展的空间。“资源诅咒”是指与矿业资源相关的经济社会问题。有人认为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能是对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事实上大多数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那些资源稀缺的国家经济增长得更慢。

  “俄罗斯综合症”发作的后果是,国家强力介入导致经济竞争被资源部门经济垄断所抑制;制造业的技术进步冲动被资源部门的高回报率所销蚀,国家对资源的非经济目的使用和对低效率部门的补贴造成资源配置扭曲;国家强力对产权的轻视导致资本外流;制造业成本上升和竞争力下降使得制造业衰弱,并抑制人力资本积累,进而强化资本短缺和人力资本短缺。

  当然,俄罗斯国土辽阔、资源丰富、人口稀少等因素是这一“综合症”得以生成、发作的基础性条件。这些基础性条件还使得俄罗斯有了滋生“荷兰病”的机会。“荷兰病”是指一国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衰落的现象。资源类初级产品部门的繁荣导致该部门投资回报率异常上升,挤出其他部门的资本和人力资本投入,导致制造业部门生产成本上升。同时,初级产品出口增加提升本币汇率,削弱制造业部门竞争力,并阻滞技术创新的发展和人力资本积累,阻碍该国的长期经济增长。

  “俄罗斯综合症”一天得不到根治,俄罗斯经济的能源依赖、“资源诅咒”及其“荷兰病”就无法祛除, 宏观经济健康发展的条件就不具备。

  俄罗斯宏观经济的前景 

  俄罗斯宏观经济的前景如何?这取决于近忧能否尽快解除,远虑能否获得救治。

  从近忧来看,西方的制裁起于俄罗斯深度介入乌克兰危机并将克里米亚纳入自己的版图。如果俄罗斯能在这一问题上与西方达成妥协,西方就可能取消制裁。比如,用涉事四方条约这种国际法形式确保乌克兰不加入北约而保持中立,用乌克兰东部二州的自治权代替联邦制,俄罗斯免除乌克兰对俄巨额债务来赎买克里米亚半岛,那么,西方的制裁也许就能解除。从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有关表态和西方国家领导人的言论来看, 2016年解除制裁的可能性是有的。一旦制裁得以解除,制裁给俄罗斯宏观经济造成的诸多损害就可以停止并逐渐得到修复。

  至于国际油价能否尽快止跌回升,这不取决于俄罗斯的意志,目前也还看不到明显的迹象,有待进一步观察。然而,即使制裁取消、油价回升,对俄罗斯的宏观经济发展来说也只是小利好,能治标但未必能治本。

  真正能够为俄罗斯宏观经济发展开辟道路的是找到根治“俄罗斯综合症”的秘方。这个秘方应该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一时一地的努力虽然宝贵而重要,但也不能指望有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能手到擒来、药到病除。很有可能的是,这将需要各界长期的共同努力。所以,近期俄罗斯宏观经济形势仍不乐观。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参考文献】

  ①徐坡岭:《俄罗斯经济是否患有“荷兰病”》,《欧亚经济》,2014年第2期。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