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政治社会文化研究的问题导向与理论建设-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本网首发
俄罗斯政治社会文化研究的问题导向与理论建设
王晓泉 来源: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5年03月12日

  俄罗斯政治、社会和文化学科覆盖面非常宽。要建设好这个学科,就需要突出重点。

  首先,以重大问题为抓手,开展长期的和系统性的学术研究。国际问题研究通常由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两部分组成。就俄罗斯政治、社会和文化学科而言,基础研究应当围绕影响俄罗斯内政发展的重大问题开展,应用研究应当围绕涉及我国利益的重大问题开展。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中的重大问题经常有所交汇,而这个交汇点就是学科研究的重中之重。围绕重点问题开展学术研究,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就能形成相互促进、良性循环的关系: 应用研究植根于社科院基础研究的沃壤,对现实问 题的分析便更具深度;基础研究以重大问题的研究需求为目标,更有的放矢,避免了偶然性和随意性, 从而大大提高了研究成果的针对性和应用价值。围绕重大问题开展研究,有利于搭建立体化的学科研究体系。当前我国的国际问题研究呈平面化状态, 大量的研究成果只是围绕问题的来龙去脉进行简单的资料性梳理,缺乏理论深度和论证角度,对问题之间的逻辑关系论述欠佳。很多学者谈问题时实际上是在谈情况,而不是深入剖析问题和论证观点。

  其次,加强理论研究,开创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的理论体系。没有强大的理论做支撑,国际 问题研究就只能停留在表象层面。当前,我国理论研究有三种倾向:一是做象牙塔里的假学问,只追求所谓的逻辑自洽,不在意是否具有实践价值,在学术包装上故弄玄虚,吹得神乎其神,而在内容上却空洞无物,纸上谈兵。二是做西方故意输出的伪学问。西方的伪理论是其实现战略意图的工具,表面上似乎头头是道,也不乏真知灼见,但问题在于, 很多有毒的理论被巧妙地包装到了华丽的理论体系之中,很多国家便是因为没有注意到整服药方中那不起眼的一味药而或死或伤的。如果我们用西方故意输出的伪学问分析俄罗斯内政,必然沦为西方意识形态斗争的马前卒,跟着西方指责俄罗斯所谓的专制独裁。这既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也不符合实际情况。三是做具有中国特色的真学问。中国是有五千年文化传承的文明古国,是拥有60 余年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和教训的社会主义大国,还是迅速崛起的新兴世界大国。我们完全有条件从中华传统文化、社会主义文化和西方文化中汲取养分,开创出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先进思想理论体系。用中国特色的真学问解释俄罗斯内政现象,谈问题会更加实事求是,将更利于中俄包容互鉴。历史永远不会终结,任何理论也不可能永执牛耳。因此,中国特 色的理论体系既是包容的,也是开放的。毕竟中俄战略处境相似,同为发展国家和新兴大国。我们一方面应注意研究俄罗斯本土理论,用其丰富我国的理论体系;另一方面应在俄罗斯推广我国的理论成果,用其夯实中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基础。

  最后,围绕重大战略问题,加强跨学科、跨领域学术研究。学科内的问题只有具有战略性、成为重大战略问题的一部分,才能更具价值。战略问题具有历史性、现实性和前瞻性,基于对历史沿革的梳理和对当前情况的分析,做出对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战略问题具有高端复合性,跨学科,跨领域。研究俄罗斯社会方面的战略问题离不开经济知识, 研究俄罗斯文化方面的战略问题离不开对历史的了解,研究俄罗斯政治方面的战略问题离不开对俄罗斯外交以及世界形势的分析。跨学科交流特别重要, 一是可以把不同学科的知识围绕重大问题编织出一个较为完善的学术体系,把战略问题研究在深度和广度上都提升到新的高度,并有效地整合研究资源, 避免出现学术碎片化和学术个体户现象。二是跨学科的结合部往往产生创新点和亮点,可以给学科研究注入活力,开拓其外延,丰富其内涵。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科研处副处长)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