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2014年形势及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利益诉求-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本网首发
哈萨克斯坦2014年形势及其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利益诉求
包毅 来源:2014年05月14日 中国俄欧亚研究网 2014年05月14日

  内容摘要:2013年是哈萨克斯坦国内政治相对稳定的一年。继2012年政府更迭和执政精英人事大变动之后,哈萨克斯坦政府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政治休整期。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2012年底发表的国情咨文《哈萨克斯坦-2050年》国家战略既提出了国家和地区形势的总体判断,也为未来近40年的国家建设与发展指明了方向和目标。其中,哈萨克斯坦领导人表达出来的对全球与中亚地区问题的责任意识,以及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安全危机的前瞻性思考,都足以透视出哈萨克斯坦对于自身的地区大国的定位。哈萨克斯坦在上海合作组织所提出的利益诉求与建议,也都是基于其国家利益和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而提出的。

  关键词: 哈萨克斯坦; 上海合作组织

  作者简介:包毅,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3年是哈萨克斯坦国内政治相对稳定的一年。继2011年扎瑙津事件之后,2012年初在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再次出现一系列暴力袭击事件下,最终导致2012年下旬总统对执政精英内部进行大规模的人员调动。原总统办公厅主任穆辛以及西部党羽的多位地方官员因此下马,而原总理马西莫夫主动请辞,填补了因穆欣调离而出现的职位空缺,并由此出现了行政权力机关各级官员的新一轮人事调整。2012年的政府更替事件被视为消除扎瑙津事件后续影响的重大政治举措,大批地方政治精英及其在执政阶层的代理人被剔除出总统阵营,进而在很大程度上钝化了地方对中央政权以及执政精英内部的矛盾与对立。

一、总统阵营的重新调整与反对各种形式的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

  自2011年扎瑙津事件以来,总统为核心的中央政权逐渐加强了对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和福利待遇的关注。促进执政精英内部的稳定与团结,维护中央政权的稳定成为了哈萨克斯坦政治管理的重中之重。

  近年来,哈萨克斯坦依靠能源经济的拉动作用,已经跃身成为仅次于俄罗斯的独联体第二大经济体,2014年人均gdp已超过12000美元。[1]但伴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增长,地区发展不平衡问题也日益凸显,并成为了政权稳定的羁绊。西部地区的经济与政治精英拥有较大的经济资源,并依靠石油收入逐渐积累起挑战中央政权的资本。地方的经济精英在中央政府内部寻找代言人,政治寻租现象严重,并逐渐成为操控政权甚至总统的影子势力。同时,哈萨克斯坦的部族精英间的政治资源与经济分配不相匹配。大玉兹掌握着国家政治,而西部的小玉兹更多地掌握着国家的石油命脉,为国家预算的贡献率较高,二者在石油经济利益分配、税收以及部族政治等领域存在着诸多矛盾与对立,并在国家管理层面上呈现出政治资源分配的失衡状态。2011年底以来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出现的诸多骚乱事件都是这种矛盾对立的写照。因此,哈萨克斯坦政府在2013年面临的主要任务就是消除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加大对地方财政与经济的监管力度,尤其是加强对西部油气产业的管理与监督工作,保证哈萨克斯坦经济的持续发展。2013年哈萨克斯坦政府专门设立了地区发展部,将经济与财政规划部和经济发展与贸易部的部分职能转由该部执行,意在加强地方与中央的经济与政治联系与管理。与此同时,政府还对各部委的相关机构进行了结构调整,在地区发展部下设建筑与住房、企业发展、土地资源管理等专门委员会,并在工业与新技术部设立核能委员会,在劳动与社会保障部设立移民委员会,在环境保护部设立渔业委员会和林业与狩猎业委员会,[2]以促使各部门采取更为灵活的政策与措施,吸引和推动非石油产区和非石油领域的投资。[3]

  在行政管理方面,哈萨克斯坦希望通过政治改革,探寻新型的地方行政管理模式。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2012年总统国情咨文中指出,哈萨克斯坦将放权于地方,把部分由中央掌握的资源下放到地方,以缓解中央与地方精英的竞争压力。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指出,哈萨克斯坦未来政治改革的方向是社会民主化道路。2013年,哈萨克斯坦计划实施一系列具体措施,划分中央和地方的权责,强化地方执政机关职能。通过地方自治机构选举扩大公民解决地方问题的参与度,给予居民决定地方问题的自决权。从2013年开始,将实行通过村议会进行村长选举。[4]

  此外,在中东北非政治危机的影响、中亚其他国家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频发以及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渗透下,哈萨克斯坦的群体恐怖主义犯罪也逐年递增。2008-2013年哈萨克斯坦的暴力恐怖犯罪案件从27起增加到171起,极端主义犯罪从56起增加到168起。[5]为此,哈萨克斯坦政府提出,把严打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民族分裂主义和地方分离主义当作国家安全的当务之急来抓,对破坏秩序行为国家将采取“零容忍”原则。为此,总统一方面提出完善有关反恐和反极端主义工作的法律基础,另一方面强调加强社会舆论和思想文化领域的宣传和建设工作的必要性,防止中东北非的政治动荡在哈萨克斯坦上演。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题为《哈萨克斯坦-2050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对国家和平与稳定的攻击,二者在哈萨克斯坦没有思想意识基础,只有刑事犯罪的企图,在伪宗教的花言巧语之下掩藏的是破坏社会的犯罪动机。[6]哈萨克斯坦要进一步完善立法,消除宗教激进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影响,严厉制止邪教组织的活动。同时,还有必要建立新的管理机制,化解社会、民族和宗教矛盾和冲突。哈萨克斯坦官方认为,宗教极端主义蔓延的趋势是全世界范围的,宗教极端主义的宣传主要是通过互联网传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因此加大对境外极端主义渗透的打击力度,并在意识形态领域加强健康的思想文化建设。[7]2013年9月总统发表了“关于2013-2017年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国家计划”的总统令,其中规定,国家将斥巨资用于反极端势力的资金。鉴于近年来宗教极端势力对青年人思想意识渗透的不断加深,总统责成政府制定相关法律与政策加强对极端主义的打击。同时,还在中高等教育机构中增加有关宗教知识和宗教组织的普及教育,加强对农村地区的青年和儿童的思想文化的正常疏导,分阶段地消除极端主义的思想基础。此外,总统还强调哈萨克斯坦是世俗国家,国家政权与宗教分裂,反对政教合一,反对宗教极端主义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向本国教民进行政治渗透。总统在《哈萨克斯坦——2050年》国家战略中指出,哈萨克斯坦作为穆斯林公社的一份子感到自豪,但同时也有世俗社会的传统,世俗性是哈萨克斯坦成功发展的重要条件。我们应该树立符合本国传统和文化准则的宗教意识,并借鉴良好的行为模式。"哈萨克斯坦绝不允许对上天的虔诚信仰被侵蚀性和毁灭性的宗教狂所取代。"[8]此外,哈萨克斯坦还希望借助“世界与传统宗教领袖大会”和上海合作组织的互动平台,推动建立解决宗教冲突和极端主义蔓延的有效机制。

  在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方面,哈萨克斯坦总统试图通过在民众中建立“哈萨克斯坦人”的概念,强化哈萨克斯坦的国家意识与爱国主义观念,其中国家性在爱国主义中占有重要地位。哈萨克斯坦总统就曾指出,哈萨克斯坦公民是拥有平等权利和平等机会的哈萨克斯坦人。新型哈萨克斯坦爱国主义是能够凝聚整个社会的精神,在民族关系问题上没有双重标准。为消除民族隔阂,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呼吁族际和睦共存,警惕那些企图打民族分裂牌,企图从内部破坏国家安定的外部势力。这里指向的不仅是主体民族哈萨克族与其他少数民族之间的和平共处问题,还涉及哈萨克族各部族间的矛盾与斗争。对于部族政治和以其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地方政治精英,总统特别提出了部族间的团结问题,就此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特别指出,族谱传统是哈萨克族最本质和最深层的特征,它给予哈萨克族以共同的根,因此,族谱带给我们的不是分裂而是团结。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多次强调在用人工作中,要做到任人唯贤,尤其要摒弃地方机关对民族属性的考量,但对于独立与转型仅二十余年的哈萨克斯坦来说,很难将主体民族性与国家性进行理性分离,因而也不可避免地将主体民族的意识与观念带入国家治理中。

二、社会经济的长期发展规划与养老金体制改革

  哈萨克斯坦总统将2013年总统国情咨文提前至2012年底国家独立日之际发表,提出了《哈萨克斯坦-2050年》国家战略,随后于2014年1月针对此战略规划推出了题为《哈萨克斯坦道路2050:共同目标、共同利益、共同未来》,对国家中长期发展战略的具体实施步骤进行了全面的诠释。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指出,哈萨克斯坦已经提前完成了1997年提出的“2030经济发展战略”中的多项内容,如今全球和地区形势发生的诸多新变化和新挑战,如全球粮食安全、水资源短缺、自然资源储量下降、社会不稳定因素激增等新挑战,要求对国家的发展战略和目标做出新的调整,将跨入世界最发达的30个国家行列作为哈萨克斯坦未来近40年的奋斗方向。

  在社会经济发展的长期目标中,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提出,至2050年,哈萨克斯坦国民经济年增长率都应低于4%,中小企业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将从目前的20%提高到2050年的50%。[9]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从目前的1.3万美元增加到2050年的6万美元。同时,进一步推进哈萨克斯坦的城市化进程,使城市居民人口从目前的55%增加到70%。在谈及战略规划的实施步骤时,总统指出,战略规划将分两个阶段实施,2030年将设为历史的节点。第一个阶段将重点保障传统经济领域的快速发展;第二个阶段则将依靠知识密集型产业实现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在阐释实施途径与具体任务时,总统提出了产业调整和经济增长的七大优先发展方向,其中提升传统矿产、油气等资源开采领域的生产质量与贡献率,以及加强农工综合体、基础设施建设和鼓励中小企业发展都是哈萨克斯坦多年来的战略发展方向。同时,哈萨克斯坦将工业化创新、发展科技和知识密集型经济置于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哈萨克斯坦2013年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中位列第50位,提前实现了2006年提出的跻身于世界最具有竞争力的前50个国家的目标。而在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发布的最新全球竞争力排名中哈萨克斯坦位次已经排到了第32位。[10]“制度建设与发展”是哈萨克斯坦近年来社会政治经济发展最突出方面。良好的商业经营与投资环境以及经济危机后国民经济的快速恢复与发展、战略规划与国家政策的相对稳定、制度建设的有效性、以及对外关系的开放性都成为了哈萨克斯坦迅速跻身于具有竞争力的国家行列的重要因素。在社会制度项目中,投资保护、政策透明度和社会对政治的信任度,以及宏观经济稳定项目中的国家债务和预算赤字等指标都高于报告的平均水平。而社会制度项目中的司法独立、政府机构中的裙带关系以及宏观经济项目中的通货膨胀、商业的竞争拍、商品市场效率、反垄断政策效率等指标却均处于劣势,远远低于其他国家的平均水平。由此可见,影响政治和经济发展的消极因素尚存,那些部族政治问题、族际问题、金融体系的稳定性问题并未因经济的增长而消除,而是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而逐渐成为政治发展和市场经济持续增长的阻滞机制。

  在社会经济领域,养老金体制改革问题成为哈萨克斯坦在2013年热议的话题。2013年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下令建立统一的养老储蓄基金股份公司,将全国现有养老储蓄金合而为一。截至2012年,哈萨克斯坦全国共有11个养老储蓄基金,总资产额近210亿美元,保户达850万人,其中95%为具有工作能力的公民,因此养老金体制的安全性与稳定性不仅社会经济发展的有力保障,而且还关乎哈萨克斯坦未来政权的稳定。与养老金体制改革出现连动反应的是妇女退休年龄的改革。议会通过决议,自2014年起将妇女的退休年龄逐步延长,即在未来10年间每年延长半年,渐进地将妇女的退休年龄延长至63岁。为此,哈萨克斯坦政府在2014-2016年预算中专项拨款307亿坚戈,作为支付给15万适龄的退休妇女的延迟退休津贴。[11]民生问题关乎民意,处理不得当将对总统权力的基础产生不利影响。在养老金体制改革问题上,哈萨克斯坦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及总理因招致民怨而相继于2013年9月和2014年4月被解职。

三、经济领域的一体化与政治领域的去俄化

  在对外关系中,哈萨克斯坦将加强地区与国际安全置于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2012年的国情咨文中指出,国际局势和地缘环境正在日益变化,从北非、中东到东南亚拉出了一条巨大的动荡弧。全球和一些地区的力量平衡正在发生显著变化。哈萨克斯坦明确自己在中亚地区安全责任,并为中亚的稳定做出贡献,尽一切可能消除地区冲突隐患。[12]

  除了承担地区安全责任外,哈萨克斯坦还希望借助各种合作平台,提升其在解决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哈萨克斯坦不仅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还是北约对话伙伴计划的参与者,并曾担任过欧安组织的轮值主席国,并且还是亚信会议的主导国和世界宗教大会的积极的参与者。哈萨克斯坦一贯坚持实用主义的多边平衡外交政策,除了积极保持同地区大国与世界大国及国际组织的友好合作关系外,哈萨克斯坦近年来还加强了同第三邻国,如日本、韩国及亚太地区国家的政治交往与经济联系,以此来开辟中亚地区之外的能源市场与商品市场,增加在同大国博弈的政治筹码。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曾指出,哈萨克斯坦要在经济上以超前的速度接近亚太地区国家,由此获得的不仅是经济利益,还将有益于哈萨克斯坦的外交平衡。由此可见,哈萨克斯坦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中亚地区的大国,其外交视野已不仅局限于本国的安全利益,而是放眼于整个中亚乃至更广阔地区的整体利益。

  除此以外,作为中亚地区的大国,哈萨克斯坦还将对境外公民实施保护的责任作为其未来长期的外交重点。总统在《哈萨克斯坦——2050年》国家战略中指出,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即是加大对在境外的哈萨克斯坦公民及其个人、家庭和商业利益的保护力度。

  在解决危机和维护国家稳定与安全的核心利益上,哈萨克斯坦也不单纯地依靠国家安全的防御模式解决地区危机,而是积极地促进地区一体化进程,通过多边合作机制推进合作共赢。2011-2012年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便提出“进化而非革命”的g-glbal新型对话模式,意在打造建设性的多极化世界格局,并在平等、公正与协商等原则下实现全球治理。在谈及国家未来的外交政策构想时,总统指出,稳定中亚局势的最佳方法是地区一体化。近年来,哈萨克斯坦除了继续参加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等军事防御性机制外,还积极参与和推进符合本国国家利益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2013年1月1日哈萨克斯坦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共同签订了《统一经济空间统一宏观经济政策协定》,成员国的预算赤字、国家债务、通货膨胀水平等各个宏观经济指标,加强成员国间的信息交换,对经济发展实施监测与分析。2014年5月三国首脑还签署协议,提前成立了欧亚经济联盟。

  在经济一体化合作中,哈萨克斯坦尤其重视发展交通运输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物流运输业的发展。哈萨克斯坦希望凭借其独特的地理优势,发展欧亚大陆的交通与物流业,为国民经济提供新的增长点和拉动力。总统认为,“哈萨克斯坦应该复兴自己的历史地位并成为中亚地区最大商业过境运输枢纽,连接欧亚的特殊桥梁”,“在哈萨克斯坦所在的关键运输走廊上建立包含贸易物流、金融商务、创新技术和旅游在内的完整国际枢纽综合体。”[13]为此,哈萨克斯坦专门在2013年11月举办了《哈萨克斯坦——新丝绸之路》第二届国际运输物流商业论坛,并又一次提出了重建”丝绸之路”的构想。该构想中包括修建“西欧——中国西部”交通走廊、“乌津——土库曼斯坦边界”铁路、“热兹卡兹干——别伊涅乌”铁路、“科尔加斯——热特肯”公路等诸多项目。为实现总统提出的“哈萨克斯坦-新丝绸之路”项目,哈萨克斯坦政府还制订了《2020年前哈萨克斯坦运输系统基础设施发展和一体化纲要》,实施,预计2020年前将投资超过600亿美元用于运输物流综合体系现代化的项目。对于中国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哈萨克斯坦也给予了积极的回应,并希望通过中国的战略构想吸引更多的国家参与到欧亚空间的交通基础设施一体化与便利化进程。目前,在交通与物流领域,哈萨克斯坦已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建立了关税同盟框架下的联合运输物流公司,三方利用各自的列车资源,推进统一经济空间国家的基础设施和物流一体化合作,力图通过简化过境手续,带动三方的物流行业与贸易的发展。在谈及联合物流公司的意义时,哈萨克斯坦国有铁路公司总裁马明对联合物流公司给予了积极的评价,他称该公司被看做是集装箱物流从海运向亚欧铁路运输转变的战略目标的主要实施工具。

  伴随着同俄罗斯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去俄罗斯化进程也一直如影随形。哈萨克斯坦强调独立治国和走本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因而在其国家发展战略中的独立意识与去俄化思维远远高于与俄罗斯一体化进程意愿。以俄语的地位为例。哈萨克斯坦同中亚的其他国家一样,在保留着俄语通用语言地位的同时,也逐步开始了主体民族语言——哈萨克语的拉丁化进程。总统就曾指出,负责任的语言政策是哈萨克民族一个非常重要的凝聚因素。哈萨克斯坦将从2025年起着手实现哈文字母拉丁化的过渡,到2020年95%的哈萨克斯坦人都将会掌握哈萨克语。同时,哈萨克斯坦还将大力推动英语教学,以便为公民的未来开辟新的广阔机遇。此外,在政治领域,以哈萨克斯坦为代表的中亚国家对俄罗斯的若即若离,甚至明确表达着自己独立的外交立场。如2014年3月在对“是否支持克里米亚独立”的联合国公决中,独联体国家中仅有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投了赞成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投了反对票。[14]由此可见,中亚国家对于俄罗斯原苏联地区的扩张行为心存忌惮。即便是与俄罗斯存在军事和经济上依赖关系的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也以弃权票的方式表达了对此问题的疑虑。作为新独立的国家,中亚国家珍视其主权和领土完整。因此,俄罗斯主导的欧亚联盟在经济层面上或许可以获得中亚国家的认同,但在政治层面上推进合作将受到阻力。

四、哈萨克斯坦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利益诉求

  哈萨克斯坦对于中亚地区和国际局势的研判决定着其对于上海合作组织的利益诉求。如前所述,哈萨克斯坦将中亚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置于其外交政策的重点,而上海合作组织同中亚地区的其他国际组织一样,是哈萨克斯坦发展区域合作的重要平台。同时,管理预测与危机意识的加强都使得哈萨克斯坦在2013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和部门会议上提出了一系列应对危机与挑战的预警机制的建议。

  哈萨克斯坦总统就多次指出,国际局势和地缘环境正在日益变化,而且不一定都是向好的一面发展。中东地区的政治乱局与突发事件的迭起对中亚政权的稳定与地区安全造成直接的冲击。而中亚地区的政治极端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等安全隐患一直是影响地区各国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哈萨克斯坦官方认为,国际恐怖主义、毒品走私、跨国有组织犯罪等非传统安全仍然是中亚地区安全与稳定的严重威胁。因此,哈萨克斯坦重视上海合作组织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尤其对组织框架内的反恐、禁毒和维护地区安全的合作具有较高的诉求。

  在2013年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法院院长会议上,哈萨克斯坦公民与行政事务司法监督委员会主席、哈萨克斯坦最高法院院长叶?阿布得卡得罗夫指出,毒品犯罪问题已经超出一个国家的界限,毒品和毒品贸易已覆盖整个中亚地区,而哈萨克斯坦正处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的交通枢纽位置上,与俄罗斯、吉尔吉斯、乌兹别克和中国都接壤。[15]国家间司法机关加强紧密而专业的协作对于打击和遏制非传统安全威胁的蔓延意义重大。

  针对哈萨克斯坦关系的反恐与禁毒领域的合作,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上海合作组织第八届峰会上提出,建议成员国共同制定并签署在边界地区的合作行动协议,以提高打击三股势力的效率。纳扎尔巴耶夫建议,在上海合作组织合作框架内建立预警中心,作为打击三股势力的预警机制,并对自然灾害、技术工程出现的紧急状态等地区危机情势做出反应。[16]

  其次,在政治合作方面,哈萨克斯坦主张发挥地区性合作组织对国际和地区事务的影响力,协调成员国立场,对重大的国际和地区事件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于上海合作组织的政治影响力问题,哈萨克斯坦的一些学者表示尚有可为。哈萨克斯坦政治学博士、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库什库巴耶夫表示,上海合作组织虽然没有在叙利亚问题上做出有力的反应,但鉴于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中的中俄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独特身份与核大国的地位,二者若能统一立场,将有望在叙利亚问题和阿富汗问题及其他全球问题上的发挥其潜在的影响力。[17]上海合作组织在政治领域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哈萨克斯坦作为中亚大国的外交思路,因而对上海合作组织的政治领域的合作提出了更高的利益诉求。哈萨克斯坦总统就在2013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提出,上海合作组织应该将缔造和平和推动区域一体化进程作为其合作的优先方向。他强调,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问题是上海合作组织最紧迫的问题。解决阿富汗观察员国身份问题是对其实施经济支持重要前提。哈萨克斯坦国防部部长让克西巴耶夫也在上海合作组织国防部长会议上表示,哈萨克斯坦主张参与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及其他国际合作机制下的有关阿富汗和平进程的协调工作。在伊朗的核计划问题上,哈萨克斯坦主张在组织框架内协调立场,通过平等而长期的外交手段解决。作为中亚地区的大国,哈萨克斯坦表示支持友好的睦邻关系,并有责任承担包括军事领域内的高层次的国际义务。[18]

  第三,在经济合作领域,哈萨克斯坦根据国家长期的发展规划,提出了在组织框架下建立能源俱乐部和解决粮食危机的相关机构的建议。[19]能源俱乐部构想最初是由俄罗斯在2007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提出的,其目的是促进包括油气资源在内的能源的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对话与沟通。如今,哈萨克斯坦重拾能源俱乐部的概念,主要是为了配合2050年国家发展战略中水资源的保护与开发的内容而提出的。哈萨克斯坦拥有丰富的地表和地下水资源,政府还在积极进行工业用水资源和地热水资源的勘探开发工作,但哈萨克斯坦在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问题上存在着较强的危机感。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哈萨克斯坦对淡水的需求迅速增长,水利系统的现代化改造、淡水资源的保护,水资源可持续利用等诸多问题被提到了政府的工作日程上。目前,中亚国家间已经有的水务合作机制有中亚政府间水利事务协调委员会、“阿姆河流域水资源管理协会”和“锡尔河流域水资源管理协会”等协调机构。但由于中亚国家间在水资源利用与保护方面存在着诸多矛盾与分歧,所以中亚地区尚难形成多边的水务合作机制。这也是哈萨克斯坦希望借助上海合作组织的合作平台成立能源俱乐部的初衷。但由于多边合作机制并不符合多数成员国解决水资源问题的立场和国家利益,因此哈萨克斯坦的此项倡议将有可能被搁置。

  此外,基于对世界粮食安全形势的判断,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2013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提出了建立上合组织水资源与粮食问题的机构的建议。在总统的《哈萨克斯坦—2050年》国家战略国情咨文中指出,粮食安全是人类遇到的新的全球范围内的挑战之一,尤其是世界人口快速增长使得粮食问题愈加突出。粮食的短缺问题可能比金融危机更严重,因此,有必要在现阶段探讨和建立适合的反应机制,这是对成员国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是避免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内出现粮食危机的考虑。哈萨克斯坦在粮食生产具有优势,它是独立体地区第三大小麦生产国,也是世界最大的面粉出口国之一。[20]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坦言,全球粮食危机会给哈萨克斯坦带了巨大商机。农业是哈萨克斯坦实现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产业。因此,哈萨克斯坦既需要推进农业现代化,提高农产品的产量和竞争力,有需要借助上海合作组织的经济合作平台,解决农畜产品的销售市场等问题。因此,可以说,建立水资源与粮食安全的预警机制的建议,是哈萨克斯坦为实现2050年国家长期经济发展规划未雨绸缪的考虑。

  注释:

  [1] imf数据,哈萨克斯坦2013年人均gdp为12843美元,排名世界第55位,俄罗斯为14818美元,排名第49位。

  [2]главны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е события 2013 года в казахстане,3 января 2014,

  http://www.zakon.kz/4594588-glavnye-politicheskie-sobytija-2013.html

  [3]главные политические события 2013 года в казахстане,3 января 2014,

  http://www.zakon.kz/4594588-glavnye-politicheskie-sobytija-2013.html

  [4]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урсултана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 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состоявшегос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14 декабря 2012 г. , http://strategy2050.kz/ru/multilanguage/

  [5] 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от 24 сентября 2013 года №648 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программе по противодействию религиозному экстремизму и терроризму в республике казахстан на 2013 – 2017 годы,http://www.nomad.su/?a=3-201310070036

  [6]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урсултана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 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состоявшегос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14 декабря 2012 г. , http://strategy2050.kz/ru/multilanguage/

  [7]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от 24 сентября 2013 года №648 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программе по противодействию религиозному экстремизму и терроризму в республике казахстан на 2013 – 2017 годы,http://www.nomad.su/?a=3-201310070036

  [8]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урсултана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 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состоявшегос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14 декабря 2012 г. , http://strategy2050.kz/ru/multilanguage/

  [9]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н.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казахстанский путь – 2050:единая цель, единые интересы, единое будущее",17 января 2014 г.,http://strategy2050.kz/ru/page/message_text2014/

  [10] 资料来自中国驻哈萨克斯坦使馆商务参赞处,http://kz.mofcom.gov.cn/article/ddgk/zwjingji/201405/20140500605838.shtml

  [11]топ 10 наи-бо-лее важ-ных по-ли-ти-че-ских со-бы-тий ухо-дя-ще-го года.,3 января 2014, www.zakon.?kz

  [12] 详见哈萨克斯坦总统《2012年国情咨文》

  [13]《新丝绸之路——全球过境运输的催化器》,2013年11月26日,中国驻哈萨克斯坦经济商务参赞处,http://kz.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311/20131100403326.shtml

  [14] послание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еспублики казахстан - лидера нации нурсултана назарбаева народу казахстана стратегия ?казахстан-2050?: новый политический курс состоявшегос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14 декабря 2012г. , http://strategy2050.kz/ru/multilanguage/

  [15]в 2014 году в казахстане соберутся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верховных судов государств-членов шос,21 февраля 2013, http://www.inform.kz/rus/article/2536901

  [16] о саммите глав государств стран-членов шос в бишкеке,http://www.kaz-emb.kg/index.php?id=729

  [17]шос и проблемы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евразии,01/05/2013, http://ru.forsecurity.org/shos-i-problemy-bezopasnosti-evrazii

  [18] адильбек джаксыбеков принял участие в совещании министров обороны государств-членов шос ,http://www.nomad.su/?a=3-201306270033

  [19]галия шимырбаева,государства шос нуждаются в постоянном анализе быстро меняющейся ситуации в мире. ,алматы, http://kp.kazpravda.kz/c/1338844373

  [20]哈农业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中国驻哈萨克斯坦经济商务参赞处,2013年12月25日,http://kz.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312/20131200437834.shtml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