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现状及其来源-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论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现状及其来源
汪金国、张吉军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1年第2期 2011年05月18日

  【内容提要】 在近20年的发展历程中,中亚地区基本保持了相对和平与稳定,但是地区各国本身所固有的多种不利因素,如边界纠纷、民族矛盾、毒品走私、宗教偏执、恐怖主义以及与动荡的阿富汗毗邻等,一直刺激着该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及滥用。总体来说,中亚地区的小武器和轻武器持有状况比较复杂,持有主体呈多元化发展态势,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来源也极为复杂,其中苏联解体、塔吉克斯坦内战、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毒品贸易、阿富汗战争、反政府暴力骚乱和民族冲突等在加剧该地区局势动荡的同时,也使大量小武器和轻武器流向了社会。作为中国的近邻,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将直接关系到中国西部的安全与稳定,因此深入研究中亚各国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状况及其来源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 中亚 小武器和轻武器 武器扩散

  【作者简介】 汪金国,1971年生,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副所长、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外国语大学特聘兼职教授;张吉军,1976年生,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兰州 730000)

  中亚各国独立以来伴生的边界纠纷、民族矛盾、“三股势力”、毒品贩卖、政治腐败以及与阿富汗毗邻等多种不利因素,一直有诱发该地区国家 间冲突和国内冲突的潜在危险。其中最为突出的是1992~1997年塔吉克斯坦内战、1999年和2000年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对吉尔吉斯斯坦的武装入侵、2004年3月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的恐怖爆炸事件、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的“颜色革命”、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骚乱以及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的大规模骚乱和后续的南方冲突等。此类事件,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及滥用提供了肥沃土壤。尽管这些武器的使用并非引发暴力冲突的根源,但其扩散却有加剧暴力倾向,妨碍人道主义救援,延误冲突后社会重 建和发展的消极影响。近几年来,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滥用以及对它的控制已成为国际社会和中亚各国日益关注的一个课题。

  目前,国内对中亚小武器和轻武器问题的研究尚不多见。国际社会在本领域的研究成果主要有:2004年斯提娜·托列森等人撰写的《塔吉克斯坦迈向稳定之路——小武器扩散的减少及仍然面临的问题》、2004年约翰·希瑟肖等人撰写的《中亚小武器控制》和2006年尼尔·麦克法兰等人撰写的《吉尔吉斯斯坦革命后小武器的扩散》等。这几份专题调查研究报告是目前涉及中亚小武器和轻武器问题较为深入和有参考价值的资 料。另外,还有一些组织,如日内瓦人权对话中心也加入到了探讨中亚小武器和轻武器问题的行列。2004年10月,该中心主办的《小武器及人类安全简讯》专题刊登了有关中亚小武器和轻武器、阿富汗武器流通和反恐战争对中亚武器贸易影响的文章。

  中亚作为中国的近邻,地区各国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及滥用将直接关系到中国西部安全与稳定,因此加强对该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扩散与控制的研究已迫在眉睫。然而,遗憾的是,截至目前,这一问题还没有引起国内学者的足够重视。本文将在综合国内外信息和国际社会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这一问题进行系统全面的研究,以期在国内学术研究中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 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概念界定

  20世纪90年代,联合国正式提出了“小武器和轻武器”这一概念,即“small arms and lightweapons”,缩写为salw。而学术界对于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概念界定则众说纷纭,以下我们拟对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概念做一概述。

  (一)关于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定义

  联合国在其相关文件中称:小武器和轻武器是按照特定军事规格制造、用作杀伤目的的武器,包括所有武装部队和国内治安部队用作自我保护或自卫、短距离交战、较短距离内直接或间接发射 和攻击坦克或飞机的武器。

  广义而言,小武器是为个人使用而设计制造的武器,轻武器则是为若干人组成的小组或团队使用而设计的武器。小武器主要包括左轮手枪、自动手枪、步枪、卡宾枪、冲锋枪、突击步枪和轻机枪等;轻武器则主要有重机枪、手提式榴弹发射器、固定式榴弹发射器、轻型高射炮、轻型反坦克炮、无后坐力炮、轻型反坦克导弹、火箭系统发射器、轻型防空导弹系统发射器和口径不到100毫米的迫击炮等。

  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弹药和爆炸物,包括小武器的子弹、轻武器炮弹及导弹、手榴弹及反坦克手榴弹、地雷、炸药和装有单发式防空及反坦克系统的导弹或装有炮弹的军事车辆等[1]。

  (二)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主要特点和作用

  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主要特点包括:(1)重量轻,体积小,多数能单独使用,可由单兵或战斗小组携行,且维修成本低,适合连续作战;(2)使用方便,一般小武器一人即可携带,轻武器仅需两人或两人以上,或一头牲畜或一辆车即可运输;(3)适应环境能力强,可以在恶劣的条件下作战,只要是人能到达之地即可使用,特别适合敌后斗争;(4)品种齐全,可以按任务要求进行装备,如杀伤人员、击毁装甲车辆、低空防卫、纵火焚烧、施放烟幕 和毒气等;(5)结构简单,易于制造,成本低廉,适合大量生产和装备。

  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主要作用有:(1)进攻时,实施近距离火力突击和支援近距离步兵突击;(2)防御时,在较远距离狙击或压制进攻之敌,近距离遏止和粉碎敌方步兵的冲击;(3)在特殊的环境,如丛林、山岳或城镇等地域作战使用;(4)在反装甲部队的梯次火力攻击中,步兵可以使用火箭发射器、无坐力发射器、破甲枪榴弹和反坦克手榴弹给予前者近距离的火力配合;(5)击毁低空飞行目标,如直升机或低空飞行的飞机等,亦可杀伤降落中的伞兵;(6)是游击作战、警戒、巡逻、侦察和自卫的必备武器。

二 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持有状况

  总体来说,中亚地区的小武器和轻武器持有状况比较复杂,持有主体呈多元化发展态势。本节主要从合法持有和非法持有两种状况概述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持有现状。

  (一)合法持有

  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合法持有者主要分为三类,即各国军队及执法机构、枪支注册会员和特权持有者。第三类所占比例较少,主要包括国有和私营企业主,他们持有枪支的目的是保护财产、确保资金运输的安全和自然资源的保护等。军队及执法部门拥有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绝大多数,中亚各国均未向外界公布军火库武器库存状况,因此对枪支数量的估计则主要来自对安全部队兵员数量的统计。中亚各国对枪支控制制定了严格的立法,只允许狩猎者协会(对猎人和渔民联合会的简称)成员合法持有枪支,除此之外均为非法持有。下面是对2007年中亚各国合法持有枪支数量的统计:

  1.吉尔吉斯斯坦有现役军人10 900人,边防军5 000人,内务部成员17 000人,国家安全局成员(前身为克格勃成员)1 200人。按照人均1支枪的标准核算,该国的枪支数量总计大约为34 100件[2]。

  吉尔吉斯斯坦法律规定,除狩猎者协会会员之外,严格限制平民持有枪支。2002年,该协会注册会员7 410人。协会规定每位会员最多持有4支枪(2支滑膛猎枪和2支步枪),但多数会员只有1~2支枪[3]。据内务部公布,该国狩猎者协会会员估计持有15 000件左右的注册枪支[4]。与其他国家不同,吉尔吉斯斯坦农村地区的居民大部分都未注册持有的猎枪,而居住在市中心的俄罗斯族狩猎者则持有大量的注册枪支。吉尔吉斯斯坦从俄罗斯进口猎枪的价格为232~348美元/支[5]。而吉尔吉斯斯坦的人均月收入则仅有35美元,对于普通居民而言,购买猎枪是一笔巨大的支出。由于吉尔吉斯斯坦对购买枪支设置了很多 的限制,因此狩猎者协会会员人数呈急剧下降态势。狩猎者协会的会员人数从1990年的25 900人降至2002年的8 617人。会员人数的减少还与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族人大量向外移民有关。独立伊始,吉尔吉斯斯坦狩猎者协会的会员主要是俄罗斯族人[6]。政府高级官员和私人警卫这些特权持有者持有的枪支数量并不多,他们主要是为了保护个人安全而配备枪支,通常是马卡洛夫手枪和气枪[7]。

  2.塔吉克斯坦有现役军人8 000人,边防军1 200人,内务部成员20 000~28 000人,国家毒品管制局1 000~2 000人,总统卫队1 000~2 000人,其他机构5 000人。按人均1支枪计算,该国的枪支数量大约在35 500 ~ 44 500支之间[8]。

  塔吉克斯坦法律规定,平民中只有狩猎者协会会员可持有枪支。2003年,塔吉克斯坦内务部公布的注册猎枪为1万支[9]。但是,据环境保护委员会官员称,塔吉克斯坦约有15 000名狩猎者,而且人均至少持有一支猎枪。这也就意味着仍有大量狩猎枪支没有登记注册,大概与偏远地区(山区)的居民不方便注册枪支有关[10]。

  3.哈萨克斯坦有现役军人65 800人,内务部成员20 000人,边防军12 000人,海岸护卫队3 000人,总统卫队2 000人,政府卫队500人。按照人均1支枪的标准核算,枪支数量大约为103 300支[11]。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武装力量武库总局局长根纳季·诺索诺夫斯基在一次谈话中指出,哈萨克斯坦积存了250多万枚常规弹药和30万件轻小武器。这是20世纪80年代末从阿富汗和斯皮塔克地震后从亚美尼亚运到哈萨克斯坦的。

  4.土库曼斯坦现役军人包括陆军21 000人,海军700人,空军4 300人。按照人均1支枪的标准核算,枪支数量大约为26 000支[12]。由于该国对相关信息严格保密,因此无法确定执法机构的人数及枪支数量。

  5.乌兹别克斯坦安全部队有现役军人55 000人,内务部安全部队19 000人,国家卫队 500人。按照人均1支枪的标准核算,枪支总量为75 000支[13]。(见表1)[14]

表1 从安全部队规模对枪支持有总量的估算

 
国际战略研究所估算
统计分析系统估算
哈萨克斯坦
陆军
46 800
 
空军
19 000
 
内务部
20 000
 
边防军
12 000
 
海岸护卫队
3 000
 
总统卫队
2 000
 
政府卫队
500
 
总计
103 300
 
吉尔吉斯斯坦
陆军
8 500
10 900
空军
4 000
 
边防军
5 000
5 000
内务部
 
17 000
国家安全局
 
1 200
总计
17 500
34 100
塔吉克斯坦
陆军
7 600
8 000
空军
800
 
边防军
5 300
1 200
内务部
 
20 000~28 000
毒品管制局
 
350
总统卫队
 
1 000~2 000
其他部门和机构
 
5 000
总计
13 700
35 500~44 500
土库曼斯坦
陆军
21 000
 
海军
700
 
空军
4 300
 
总计
26 000
 
乌兹别克斯坦
陆军
40 000
 
空军
15 000
 
内部安全部队
19 000
 
国家卫队
1 000
 
总计
75 000
 

  独立初期,中亚各国军队的大部分武器直接继承自原苏联军队。各部队持有的枪支类型基本相同。常见的武器是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ak-47式步枪、akm突击步枪、马卡洛夫手枪和德拉克诺夫狙击步枪等。

  (二)非法持有

  中亚地区非法持有武器的现象非常普遍,主要有以下几种人:平民、毒贩、商人、前军事指挥官(塔吉克斯坦)、犯罪分子、恐怖组织和伊斯兰极端 组织。特别是平民及前军事指挥官非法持有武器的数量相对较大,对整个中亚地区的稳定构成很大威胁。

  1.平民持有

  中亚各国平民非法持有枪支的总数超过了五国军队持有枪支数量的总和。2002年,吉尔吉斯斯坦登记注册的狩猎者为7 410人,注册猎枪约15 000支[15]。2003年,塔吉克斯坦内务部公布,该国注册猎枪已达10 000支[16]。2004年,据小武器调查组织统计,塔吉克斯坦平民持有枪支数量大约在23 000~67 000支之间。据国际警觉组织估计,哈萨克斯坦公民拥有的武器数量大约为65 000支[17]。(见表2)

表2 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居民人均持有枪支数(单位:支)[18]

国家
估计平民拥有枪支数量
估计人口
居民拥有的枪支数量/100人
哈萨克斯坦
65 000
15 233 844
0.4
塔吉克斯坦
23 000~67 000
6 944 506
0.3~1

  如表2所示,较之其他国家,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平民人均持有枪支比率并不是很高。然而,尽管中亚国家居民的枪支持有率不高(美国几乎人均持有1支枪)(见表3),但是其持有枪支的数量却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这一点从哈萨克斯坦执法机关发现和收缴的轻小武器数量的增长可见一斑。例如,哈萨克斯坦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伊凡·奥托曾称,2003年执法机关收缴非法流通武器900件、弹药800公斤[19]。吉尔吉斯斯坦官员称,2005年“郁金香革命”之后,平民对枪支的需求有所增加[20]。

表3 部分国家每百户居民持有枪支数[21]

国家
居民持有枪支数/100人
塔吉克斯坦
0.3~1
哈萨克斯坦
0.4
日本
0.6
荷兰
2
巴西
1~17
瑞典
24
美国
83~96

  在塔吉克斯坦内战中,大量小武器和轻武器流向冲突地区。平民非法持有武器对塔吉克斯坦的社会稳定构成巨大威胁。2005年的时候,该国平民手中仍有23 000~67 000支枪,其中包括仍然掌握在前反对派指挥官和士兵手中的3 500~9 500件武器。每百人拥有0.3~1支枪,其中57%~80%的枪支未予注册。据内务部公布的数据,注册的合法猎枪大约有1万件[22]。尽管塔吉克斯坦平民的枪支持有率很低(与日本0.6/100人的持有率差不多),但是塔吉克斯坦大部分武器属于未注册的非法武器,而日本的情况则正好相反。

  塔吉克斯坦平民枪支持有率较低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内战期间政府和反对派都限制平民持有枪支。第二,政府开展了大规模的武器收缴行动。第三,普通平民害怕承担持有非法武器遭查禁后的严重后果。

  2.前军事指挥官持有

  1992年,塔吉克斯坦杜尚别和哈特隆地区的政治斗争逐步演变成为武装对峙,斗争中的两派各自武装自己。当地部族领袖、警官和军人基于亲属、社区及工作关系而成为运动的领导人并控制了局势,他们购买武器并分发给自己的支持者。而拥护前共产党第一书记拉赫曼·纳比耶夫的地方力量则从国家执法机构获得武器装备,并得到乌兹别克斯坦及俄罗斯等国的军事支持。双方指挥官,尤其是反对派领导人强迫其成员上缴贵重物品(地毯、牲畜等),然后在阿富汗将其换成武器。

  1993年之后,从阿富汗受训回国的反对派组织武器装备非常充足。其中,实力雄厚的队伍人均持有1~2支枪,常用的是原苏联生产的ak-47式步枪和马卡洛夫手枪。在反对派军队中,平民人数居多,这其中还包括来自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车臣地区、巴基斯坦和中东国家的雇佣兵。他们的武器充足,但弹药缺乏。

  内战结束后,很多指挥官仅把从士兵中收缴的少部分武器移交给了负责裁军事务的民族和解委员会(nrc)。截至1998年,该国正式登记的士兵超过6 000人,而上缴武器仅2 119件,上缴武器的比例明显过低[23]。1998年之后,这些人又上缴了部分武器。如果说双方士兵人均持有1~2件武器的话,那么这意味着仅上缴了18%~36%的武器,亦即仍有3 500~9 500件武器流落到了社会,而且大部分均由原交战双方的指挥官把持。

  内战中的政府军装备精良,人均持有1~2件武器。战后,退伍的士兵称已将持有的武器上缴给了指挥官,这些枪支可能已被登记为政府军的武器库存部分,但是事实上政府军的武器库仍有可能控制在前政府指挥官之手。

三 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需求现状

  近些年来,中亚地区整体局势呈现稳定状态,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需求增长不大。但是,从长远来看,中亚地区大量武器藏匿地的存在、小武器和轻武器非法贩运的长期存在以及局部地区的不稳定状态,对该地区的安全仍然构成威胁。有资料表明,如下三类组织对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需求在不断地增长:(1)各国的反政府派别;(2)伊斯兰好战团体,如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乌伊运)等;(3)有组织犯罪团伙,尤其是毒品贩卖者。

  从反政府派别对武器的需求情况来看,塔吉克斯坦较为突出。2001年,政府采取行动对残余的反对派指挥官进行了大规模清剿。然而,杜尚别仍然发生了反对派和政府军的冲突。尽管无法准确衡量这些武装力量的潜力,但是小武器和轻武器的藏匿地似乎仍由反对派或政府内部的人员负责。事实上,过去至少有数位政府部长利用在政府内部的职位向支持者分发过小武器和轻武器。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骚乱、2010年吉尔吉斯斯坦大规模骚乱及后续南方冲突中小武器和轻武器的使用,表明反对派甚至宗教极端反政府组织对这些武器需求的旺盛态势。

  中亚的伊斯兰好战组织,包括乌伊运、伊扎布特和塔利班对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需求也在增加。1999~2001年,乌伊运经由塔吉克斯坦向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发动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绑架并枪杀了许多政府军人,占领了费尔干纳盆地的一些村庄。此后,中亚政府开展了一系列镇压行动[24]。自从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打响以来,乌伊运和塔利班的威胁似乎有所下降,但是从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对乌伊运和塔利班的调查发现,他们在偏远地区仍然可能有武器藏匿地。

  最后,大量跨塔吉克斯坦边界的小武器和轻武器贩运活动,显然是有组织犯罪团伙所为。这些集团实力强大,他们似与政府高官互相勾结,在当地拥有相当大的政治影响力。事实上,随着政府安全部队官员和反对派人物被牵扯进毒品交易活动,上述三种实体就集于一身了,他们持有和贩卖小武器和轻武器有多重目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将它们用于毒品走私以获取大量资金。

四 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扩散的来源

  中亚地区的武器来源极为复杂,其中苏联解体、塔吉克斯坦内战、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毒品贸易、阿富汗战争、反政府暴力骚乱和民族冲突等在加剧该地区局势动荡的同时,也使大量小武器和轻武器流向了社会。

  (一)从原苏联继承的武器与库存武器的失窃

  中亚各国都从原苏联继承了大量武器。作为中亚最重要的小武器和轻武器生产国,哈萨克斯坦不仅继承了原苏联的大量武器,而且还拥有沿中国边界一带建设的大量武器储藏库。原苏联时期,苏军将武器储藏库建立在边界地区就是为了防备中国军队发动袭击时,以便随时能够就近使用武器储藏库[25]。尽管现在这些储藏库的部分武器已无法正常使用,但是苏联解体之初该地区局势的不稳定,储藏库的武器遭到非法组织及个人的盗窃,进而成为中亚地区非法武器的重要来源之一。

  中亚各国政府一直拒绝透露有关库存武器的数量、种类和武器藏匿地的分布情况。例如,从独立以来,哈萨克斯坦从未编订过存货武器的清单,或者是政府试图编制库存武器的清单但却遭到军方的强烈抵制。与此同时,该国曾发生过利用武器仓库失火来掩盖库存武器失窃的情况。各国对库存武器失窃的规模及去向不甚明了[26]。但是,据推测,大部分的失窃武器被转运到发生冲突或有可能发生冲突的地区,如阿富汗和高加索地区,有些武器也可能流向了有组织犯罪团伙或恐怖分子之手。

  (二)兵工厂武器生产及销售

  冷战时期,原苏联政府曾鼓励地处偏远的中亚各加盟共和国发展一些战略性军工企业,其中包括吉尔吉斯共和国海上鱼雷军工厂和哈萨克斯坦核武器及常规武器试验场。

  哈萨克斯坦不但继承了原苏联在中亚地区的最大国防企业,而且现在仍然是中亚国家中唯一生产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国家。20世纪90年代后,作为政府政策的一部分及重要的战略目标,哈萨克斯坦在国内建立了唯一一家生产小武器和轻武器的国有军工企业,2003年该企业兼并了20家国有军工企业,并进一步发展壮大[27]。同时,哈萨克斯坦军队拥有大量从原苏联军队继承下来的小武器和轻武器,所以这些军工企业要想获得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大量依赖武器出口。2004年的时候,该公司开始为北约国家生产口径为9毫米的手枪[28],并把这些武器出口到一些发展中国家或不能大量购买西方制造的武器的前华沙条约成员国。

  吉尔吉斯斯坦在原苏联时期主要是为军队生产弹药,同时提供高达30%的苏军军需物资[29]。独立后,比什凯克机床厂仍在生产弹药。1996年的时候,吉尔吉斯斯坦是世界上第13大弹药出口国,其中大部分产品向原先的社会主义国家出口。

  (三)非法武器销毁不力

  中亚各国普遍存在非法武器销毁不力的现象。尽管各国政府都声称要销毁所有收缴的非法武器[30],但是都没有提出具体的销毁方案。哈萨克斯坦军方虽称已在军事演习中使用了大量收缴的弹药,但是它并没有类似于联合国在西非、拉美等国家减少军火弹药库存的销毁方案。显然,这很难有效地遏制轻小武器的扩散[31]。

  (四)合法贸易与非法贸易

  合法贸易也是中亚地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重要来源,但是规模较小。下面主要以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1990年代初到2005年间的合法贸易做一简要介绍。

  吉尔吉斯斯坦的小武器弹药出口在这一时间段内大幅下降。1996年的弹药出口收入为454.3万美元,2004年下降为28.1909万美元。90年代初至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主要从俄罗斯进口狩猎步枪和猎枪,而且数量不断增加。2002年交易额为3 136美元,2004年交易额达37 735美元[32]。

  当今世界军火交易堪称暴利行业。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许多非法组织甘愿铤而走险。根据有关资料评估,世界范围内每年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非法交额超过10亿美元,其走私利润则高达1.5~20倍,这正是非法轻小武器交易盛行的根源所在[33]。“在目前全球小武器和轻武器交易中,合法交易仅占40%~50%,而合法交易的武器也常常会流入到非法市场。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非法交易不仅仅是世界各地的军火商谋取暴利的主要手段,同时也是武装团伙、犯罪分子、雇佣军和恐怖主义组织轻而易举地得到武器的主要途径”[34]。

  下面是1990年代初到2003年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黑市武器交易的资料,但是这些数据所反映的只是中亚地区武器黑市交易的冰山一角,真实的情况可能更为严重。

  从价格上看,塔吉克斯坦黑市武器交易价格较高,从一个侧面说明塔吉克斯坦政府在黑市武 器贸易控制方面是比较严格的。ak-47步枪和手榴弹的报价不菲,而马卡洛夫手枪的价格与国际上的价格非常接近。手枪流通率很高,因为手枪体积小,并且便于藏匿。

  吉尔吉斯斯坦黑市流通的枪支主要以马卡洛夫手枪和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为主,同时还有农村自制的枪支。比什凯克和奥什市是吉尔吉斯斯坦的重要武器交易黑市。近年来,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在黑市上的价格不断下降,这是吉政府打击非法枪支持有而导致的需求下降的结果(见表4、表5)[35]。

表4 ак-47步枪的黑市价格(美元)

 
比什凯克
杜尚别
奥什
1991~1992
450~500
1994~1995
500~700
300—700
1997~1998
300
2000
300
300~1 200
2003
800~1 000
400
250~1 200

表5 马卡洛夫手枪的黑市价格(美元)[36]

 
比什凯克
杜尚别
奥什
1991~1992
1994~1995
70~120
1996~1997
900~1 000
1997~1998
2000
2003
300~500
500~600
50~80

  在上述这一时段,尽管中亚各国对非法武器的需求低迷遏制了枪支的大规模供给,但是武器走私在中亚地区渐成规模化。据吉尔吉斯斯坦执法机关介绍,该国有20%~25%的非法枪支来自边界走私活动,30%~35%来自军队泄露,还有一 些是自制武器[37]。

  (五)塔吉克斯坦内战时流入大量武器

  1992年春,塔吉克斯坦内战爆发。战乱使大量轻小武器流向了中亚其他地区,一方面是原苏联军队及当地执法机构流失了大量武器,另一方面是战争需求及地区形势的不稳定带来了武器的流入。

  冷战时期,原苏联在塔吉克斯坦驻扎有2支部队:201摩托化步兵师和边防军。苏军从阿富汗撤军时给摩托化步兵师留下了大量武器。根据步兵师的军队规模推算,该师有5个团,每个团3 000人,按人均1件武器计算,至少拥有15 000件小武器和轻武器[38]。由于该师的两个团驻扎在冲突地区,再加上一个团的武器扩散,至少有9000件小武器和轻武器流入了中亚地区。

  塔吉克斯坦各地的执法机构是其内战武器的另一“供应者”。1992年,全国共有执法人员约2~3万人,如果按人均持有1件武器计算,则共有2~3万件轻小武器[39]。政府军用这些武器打击反对派。然而随着局势的恶化,执法机构出现分裂,内部部分高官加入反对派,“贡献”出了他们手中的轻小武器。

  1991年,除执法机构的武器库之外,还有用于高中和大学生军训用的大约1 800支枪也流向了社会[40]。

  1992年塔吉克斯坦内战期间,由于塔国内的武器供给不能满足战争需求,政府从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购买了大量轻小武器。例如,在库利亚布被封锁期间,拉赫莫诺夫政府的支持者就从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购买了大量轻小武器。还有不少武装派别在内战开始后从阿富汗购买了大量军事装备。战乱期间,由于社会动荡,许多平民为了安全需要也加入了购买轻小武器的行列。

  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不仅会引发社会冲突,导致局势动荡,而且还会使暴力犯罪问题加剧恶化,同时会逐步削弱国家对整个社会的有效统治,从而进一步破坏社会经济发展所必需的稳定局面,这已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全球性问题。中亚地区各国 只有从小武器和轻武器控制的法律建制、地区联合防控体系和国际联合防控体系的创建等方面着手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此问题。

  中亚作为中国的近邻,地区各国小武器和轻武器的扩散及滥用将直接关系到中国西部的安全与稳定。中亚地区的地理位置重要、民族构成复杂、宗教信仰各异、各种极端势力活跃、油气资源丰富,加之与世界毒品生产新重心“金新月”相毗邻,从而使得它成为非法武器贸易,尤其是小武器和轻武器扩散和使用的一个重要场所。随着中国与中亚国家在诸多领域交往的日益密切,境内外“三股势力”的积极活动和国际毒品走私线路的转移,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需求呈日渐上升之势,这无疑将影响到中国周边及其自身的安全和稳定。目前,各国政府都作出相关承诺,打击小武器和轻武器的非法扩散,但要将这些承诺转化为实际行动,还需作出巨大努力。

  (责任编辑 张昊琦)

  注释:

  [1]联合国大会文件,第58届会议,《小武器和轻武器非法贸易的各方面问题》,a/58/138。

  [2]克里斯蒂娜:《中亚安全风险——从小武器角度评估》,载《裁军论坛》2007年第4期。

  [3]s. neil macfarlane and staina torjesen, small arms in kyrgyzstan post - revolutionary proliferation, published in switzerland by the small arms survey, march 2007, p. 26.

  [4]ibid.

  [5]ibid.

  [6]ibid,p.27.

  [7]ibid.

  [8]克里斯蒂娜:《中亚安全风险——从小武器角度评估》。

  [9]torjesen, wille, and macfarlane, tajikistan’s road to stability, published in switzerland by the small arms survey,november 2005, p. 17.

  [10]ibid, p. 87.

  [11]克里斯蒂娜:《中亚安全风险——从小武器角度评估》。

  [12]同上。

  [13]同上。

  [14]sas estimates: kyrgyzstan: s. neil macfarlane and stina torjesen, 2004, kyrgyzstan: a small arms anomaly in central asia? small arms survey occasional paper no. 12, p. 14;tajikistan: stina torjesen, christina wille and s. neil mac farlane, 2005,tajikistan’s road to stability: reduction in small arms proliferation and remaining challenges, small arms survey occasional paper no. 17, p. 95.iiss estimates: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2007, "central and south asia",the military balance 2007, pp. 301~330.

  [15]s. neil macfarlane and staina torjesen, small arms in kyrgyzstan post-revolutionary proliferation.

  [16]torjesen, wille, and macfarlane,tajikistan’sroad to stability.

  [17]ibid.

  [18]克里斯蒂娜:《中亚安全风险——从小武器角度评估》。

  [19]http://articles.gazeta.kz/art.asp? aid=60543.

  [20]torjesen, wille, and macfarlane,tajikistan’sroad to stability.

  [21]stuna torjesen, christina wille and s. neil mac farlane, 2005,tajikistan’s road to stability: reduction in small arms proliferation and remaining challenges, small arms survey occasional paper no.17, p. 91.

  [22]torjesen, wille, and macfarlane, tajikistan’s road to stability.

  [23]ibid.

  [24]john heathershaw, emil juraev, michael von tangen page, lada zimina,small arms control in central asia, monitor the implemention of smallarms controls (misac) eurasia series no. 4, international alert—security and peacebuilding programme, april 2004,p.15.

  [25]small arms control in kazakhstan p.7〈www. international alert.〉

  [26]http:/ /www.nisat.org/blackmarket/asia/central asia/kazakhstan/2000.01.21-kazakh.

  [27]small arms control in kazakhstan p.7〈www. international alert.〉

  [28]john heathershaw, emil juraev, michael von tangen page, lada zimina,small arms control in central asia, monitor the implemention of smallarms controls (misac) eurasia series no. 4, international alert—security and peacebuilding programme, april 2004, p. 70.

  [29]s. neil macfarlane and staina torjesen, small arms in kyrgyzstan post-revolutionary proliferation.

  [30]参阅http://disarmament. un. org: 8080/cab/salw -003/statements/states/kazakhstan.pdf.

  [31]small arms control in kazakhstan p.7〈www. international alert.〉.

  [32]s. neil macfarlane and staina torjesen, small arms in kyrgyzstan post-revolutionary proliferation.

  [33]陶中华:《轻武器扩散贻害无穷》,载《环球军事》2006年第9期。

  [34]邱桂荣:《联合国着力解决小武器扩散问题》,载《现代国 际关系》2001年第3期。

  [35]表三、表四中的价格都是近似价格,是在下列秘密谈话中被援引的:2003年7月17日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国家安全局成员以及2003年8月7日与奥什州和巴特肯州信息观察员和毒品承运人;2003年8月20日塔吉克斯坦内务部前工作人员。参见尼尔·麦克法兰、斯提娜·托列森:《吉尔吉斯斯坦:中亚枪支的畸形发展?》,2004年2月,《小武器简评》第12期报告。

  [36]1996年之后,马卡洛夫手枪在杜尚别的价格要高于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因为政府采取了严厉打击武器持有的措施。马卡洛夫手枪易于隐藏,所以对它的需求有所增强。

  [37]s. neil macfarlane and staina torjesen, small arms in kyrgyzstan post-revolutionary proliferation.

  [38]torjesen, wille, and macfarlane, tajikistan’s road to stability.

  [39]ibid,p.67.

  [40]ibid.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