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中亚地区军事安全战略与军事政策解析-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俄罗斯中亚地区军事安全战略与军事政策解析
王晓军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1年第1期 2011年05月18日

  【内容提要】俄罗斯一向把中亚地区视为本国的“战略后院”,不容其他大国挑战其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本文通过对俄与中亚国家双边与多边军事合作的分析,揭示了俄罗斯中亚地区军事安全战略与军事政策的主要内容与存在的问题,并对在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条件下我国如何在与中亚国家开展全方位合作中不损害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思考。

  【关键词】俄罗斯 中亚 军事安全 战略合作

  【作者简介】王晓军,1973年生,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博士生。(长春 130031)

  《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中明确指出,“长期远景国际政治的关注点将集中到对 包括中东、巴伦支海大陆架、北极其他地区、里海海域和中亚在内的能源产地的占有上。”[1]这一提法表明,俄罗斯已经把中亚视为长期远景国际政治斗争的焦点地区。随着能源因素在国际政治中的重要性日益增长、美国及北约军事力量进驻中亚、世界主要大国在中亚活动日趋积极以及俄罗斯国力的恢复,近年来俄对中亚的战略关注和战略投入明显提升。本文将重点解析俄罗斯中亚地区的军事安全战略与军事政策,并对俄军事安全战略存在的问题与面临的挑战进行分析。

一 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利益诉求与军事安全战略

  通过对俄官方文件、领导人讲话及俄中亚政策实践的分析显示,俄罗斯把本国在中亚地区的利益诉求主要定位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保持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主导地位,并使这种地位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国际社会认可俄罗斯主导地位的表现形式应是:地区内或地区外大国采取对中亚地缘政治格局具有重大影响的决定前要征求俄罗斯领导人的意见,并视俄罗斯领导人同意或不同意而采取或放弃这种决定。

  第二,利用中亚地缘战略优势巩固俄地区强国地位并进而恢复世界强国地位。目前俄超过70%的航天发射都是在哈萨克斯坦的拜克努尔航 天发射场进行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对俄仍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地位。另外,驻哈萨克斯坦的沙雷沙甘反导靶场、巴尔哈什雷达站、驻吉尔吉斯的俄海军远程通信站、驻塔吉克斯坦普里帕米里耶的俄罗斯全球太空空间监视系统组成部分的“天窗”光电观测枢纽、驻塔吉克斯坦的第201军事基地与驻吉尔吉斯的第999空军基地等对俄罗斯都具有战略意义。

  第三,与中亚国家开展深度能源合作。扩大俄罗斯参与开发利用中亚地区电力、能源与矿产资源的份额,力图实现从资源、管线、市场等方面控制中亚能源,并把中亚地区能源纳入本国能源外交战略的整体布局,服务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进而强化和巩固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战略影响。

  第四,与中亚国家保持统一的经济空间。鉴于与中亚五国相比俄罗斯在经济方面占有绝对优势,因此建立并保持统一的经济空间既有利于俄罗斯实现控制中亚的战略目标,也有利于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比如,向中亚国家销售本国产品和从中亚国家进口系列农产品(俄从中亚进口的棉花、大麦与小麦分别占俄上述产品全部进口额的87%、70%和45%)[2]。

  第五,在使中亚国家与俄保持友好关系的基础上保障中亚的稳定。当前俄罗斯最根本的战略目标是实现国家的全面复兴,首先是经济的复兴。而复兴最需要 的就是稳定的国内外环境,被视为俄罗斯战略后院的中亚地区的任何动乱都会牵涉俄罗斯的精力,进而迟滞其复兴进程。因此,中亚的稳定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但稳定的前提是中亚国家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关系,否则,俄将不惜牺牲中亚国家的稳定来保障本国的战略利益,2010年4月吉尔吉斯国内发生的骚乱就是例证。

  第六,保障俄罗斯中亚战略方向的安全。俄罗斯不仅面临着来自中亚地区,特别是阿富汗的“三股势力”与跨国贩毒力的威胁,而且还面临着因美军发动阿富汗战争并进驻中亚而带来的潜在军事安全威胁。

  俄在中亚地区利益诉求显示,俄已把中亚视为实现本国切身利益的重要战略空间。战略服从政略,因此,俄中亚地区军事安全战略的主要任务是保障俄在中亚地区政治、经济和安全利益的巩固与拓展;军事安全战略的目标是保持中亚地区的缓冲区功能,不允许地区外大国在中亚地区的地位得到强化;军事安全战略的实施途径是通过双边与多边军事合作,加强俄罗斯与中亚各国的军事同盟体系建设,把中亚各国纳入本国主导下的军事同盟组织。

  相应地,俄罗斯的中亚军事政策是指俄罗斯为保障本国在中亚地区的军事安全利益、落实本国的中亚地区军事安全战略而采取的一整套政策 措施。目前俄罗斯的中亚军事政策主要包括两个领域和两个层次。两个领域主要是指军事政治领域与军事技术领域,两个层次主要是指多边层次与双边层次。其中多边层次包括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多个多边架构,双边层次主要是指俄哈、俄吉、俄塔、俄乌、俄土五对双边关系。本文拟从多边与双边层面解析俄罗斯的中亚军事战略与政策,并兼顾军事政治与军事技术两个领域。

二 多边框架下俄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

  多边框架下俄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主要是指俄罗斯与中亚国家在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 织与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的军事合作,本文将重点分析独联体与集安组织框架下俄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

  (一)独联体框架下的合作

  中亚五国与俄罗斯均是独联体的成员国,因此,独联体框架下的军事合作机制也适用于这些国家。独联体军事合作主要包括地区维和、领空防御、打击恐怖主义等领域,尽管从总体上讲独联体的军事合作存在着“独多联少”、“独强联弱”,甚至有个别国家“独而不联”的现象,但独联体的军事合作机制在俄罗斯与中亚国家(中立的土库曼斯坦除外)之间的运行还是比较成功的,其中独联体联合防空系统就是典型案例。

  1995年2月,独联体国家元首签署了建立独联体成员国联合防空系统的协议。俄空军总司令泽林指出:“联合防空系统是独联体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实际存在的联合防御系统。”[3]目前,独联体联合防空系统正在进行以地区为基础的一体化进程,即把联合防空系统分为东欧、高加索和中亚三个地区防空系统进行深度一体化建设,其中,俄罗斯与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将组建中亚地区联合防空系统。俄哈吉塔乌目前的合作非常密切,俄哈乌三国的空军与防空军部队指挥所之间已经能够进行空情信息的自动相互交换,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防空部队之间因受基础设施建设水平限制目前只能进行信息的非自动化交换。当前,与俄罗斯进行联合防空战斗值班的5个国家中就包括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3国。联合战斗值班体系的运行使联合防空系统能够以自动化方式获取中亚方向1 500公里之外空中目标的信息。联合防空系统设在中亚地区的另一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设施是驻阿拉木图的联合防空系统地区指挥所。该指挥所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覆盖区域不仅包括了大部分中亚地区,而且还包括了中国西北大部地区。

  独联体联合防空系统是俄罗斯通过联合实现控制中亚国家领空及防空力量的重要途径。首先,对联合防空系统兵力兵器行动的协调是通过俄罗斯空军中央指挥所进行的。这在事实上确立了俄罗斯在该系统中的主导地位。其次,联合防空系统中来自俄罗斯的兵力兵器占有绝对优势,达到了一半以上。兵力兵器上的优势成为俄在联合防空系统中主导地位的基础。第三,通过完善成员国防空部队联合战役与战斗训练体系实现中亚国家军队的“俄化”。这方面的重要举措是从1999年开始在俄罗斯阿舒卢克靶场定期举行的代号为“战斗友谊”的联合实弹射击演习。第四,各成员国指挥机关之间互相通报空情信息系统的建立使中亚国家成为俄防止遭受来自南部方向空中袭击与太空袭击的缓冲地带,增加了俄反击侵略的反应时间。

  (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框架下的合作

  集体安全条约于1992年5月15日签署,1994年正式生效,2002年升格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俄罗斯对独联体政策中占有中心地位。中亚五国中除中立的土库曼斯坦外均是该组织成员国,因此,中亚方向是集安组织最主要的方向之一。

  2001年5月,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框架下批准了《集体快速展开部队条例》,并组建了总计10个营的“中亚地区集体快速反应部队”。和平时期,各国编入集体快速反应部队内的队伍驻在本国境内,并隶属于本国军事指挥机关,所属人员的训练工作也由各自国家的国防部承担,但大部分训练工作需按照联合战役与战斗训练措施实施。在集体快速反应部队框架内,俄罗斯获得了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坎特的第999空军基地和塔吉克斯坦境内的第201军事基地。2009年2月4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元首峰会决定建立“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体快速反应部队”,同年6月14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领导人在莫斯科峰会上签署了组建集体快速反应部队的协议。该部队的任务是:反击军事侵略;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跨国有组织犯罪与贩毒、消除紧急情况后果等。据俄罗斯报纸报道[4]:集体快速反应部队的编成约为15 000~20 000人,包括俄罗斯的近卫第98空降师(约5 000人)、近卫第31空降突击旅(约3 500人)、哈萨克斯坦的第37空降突击旅以及其他国家各派的1个营[5],另外,各国的内务部与紧急情况部也向集体快速反应部队派出了警察分队与救援队。这些部队平时驻扎在本国的常驻地,隶属于本国的军事指挥机关,当需要履行同盟义务时转归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领导指挥。

  从2004年起,集安组织开始举行一年一度的代号为“边界”的综合性战役战术演习。参演兵力除俄罗斯军队外,其余参演兵力主要来自中亚国家。演习不仅提高了参演部队的作战能力,提高了各成员国军队之间的协作水平,同时对中亚地区各种不稳定因素也起到了震慑与遏制的作用。另外,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框架下还设有军事技术援助机制。该机制下的军事技术援助主要是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在面临侵略威胁或其他威胁的条件下,为保持和恢复成员国武装力量战斗力而以无偿或优惠的方式提供军用产品。

三 双边层面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

  (一)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的军事合作

  哈萨克斯坦不仅是中亚五国中最大的国家,而且也是中亚五国中唯一与俄接壤的国家,是俄罗斯通向中亚的“南大门”,在俄罗斯的中亚政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俄哈两国开展军事合作的基础性文件是:《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友好、合作与互助条约》、《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军事合作条约》。此外,1996年7月两国签署的《世代友好与合作声明》在双方关系中也占有重要的地位。1992年至今两国在上述文件的基础上签署了60多份军事领域的合作条约与协议,其中重要的文件包括:《使用哈萨克斯坦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及 其他靶场的基本原则》、《关于临时驻扎在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俄罗斯军事单位的地位问题》等。其中,《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军事合作条约》规定,“在发生威胁俄哈两国中任何一方安全、独立与领土完整的情况时,两国将依据国际法、1992年5月25日两国签署的友好、合作与互助条约及1992年5月15日签署的集体安全条约立即举行磋商并采取具体的必要援助措施。”另外,两国在军事教育、为哈培训军事干部领域的合作也非常顺利,两国还经常举行联合战役与战斗训练,包括在两国国防部长领导与参与下两国陆军部队多次举行联合战役战术演习。

  (二)俄罗斯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军事合作

  对俄吉军事合作的分析显示,两国军事合作发展相当积极,并具有进一步深化拓展的前景。两国不仅同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而且还签署了一系列重要的双边军事合作条约,为两国进一步深化军事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这些条约文件包括:《俄罗斯与吉尔吉斯斯坦军事合作条约》、《俄罗斯公民在吉尔吉斯斯坦武装力量中服军役的协议》等。俄吉双边军事合作中的重要步骤是2003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坎特机场开设了第999空军基地。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指出:“俄罗斯的坎特空军基地对俄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们将继续采取巩固该基地的措施。”[6]目前该基地部署有500多名俄罗斯军人和文职人员以及约20架包括苏-25和苏-27在内的各种飞机[7]。另外,驻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俄海军第338远程通信枢纽对俄在世界大洋的军事存在也具有战略意义,该通信枢纽负责保障俄海军总部与处在印度洋和太平洋活动的俄海军水面舰只和潜艇保持通信联络以及为海军总部进行无线电技术侦察[8]。俄罗斯为吉培养军事干部也是俄吉双边军事合作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三)俄罗斯与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合作

  同与其他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相比,俄塔之间的合作是最深入的。俄塔双边军事合作的主要方向包括:守卫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之间的边界;俄为塔培训军事干部;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等。两国在军事领域签署了一系列条约,包括:《俄罗斯与塔吉克斯坦军事合作条约》、《关于驻塔吉克斯坦境内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队伍法律地位的协议》、《关于驻塔吉克斯坦境内俄罗斯边防部队法律地位的协议》、《塔吉克斯坦境内俄联邦武装力量部队物资技术保障、日用品供应原则的协议》等。两国在为塔培养军事干部的合作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派塔吉克斯坦青年到俄罗斯军事院校中学习,二是塔吉克斯坦公民到俄驻塔境内的第201摩步师和边防部队中服役。1999年俄总参谋长访问塔吉克斯坦时双方达成协议,即在俄第201摩步师的编成内组建一个教导连,该连的指挥官由俄罗斯军人担任,学员全部是塔吉克斯坦军队人员。根据1993年5月23日俄塔两国军事领域合作协议和1994年9月24日独联体国家元首作出的组建集体维和部队决议,作为独联体集体维和力量的基础,俄驻塔第201摩步师(后升级为军事基地)对于遏制塔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武装冲突的升级和支援保卫塔阿边界的俄驻塔边防部队发挥了主要作用。

  (四)俄罗斯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军事合作

  俄乌两国军事合作同两国总体关系一样历经了紧密-疏远-紧密的反复过程。乌兹别克斯坦不仅是1992年5月15日签署的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的成员国,同时也与俄罗斯签署了双边军事合作条约、相互为武装力量提供技术与物资供应保障的原则协议、扩大军事合作的议定书等系列军事合作条约。但在1997~1998年期间俄乌两国在解决中亚地区,特别是塔吉克斯坦境内安全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认为,为了保障地区安全中亚地区国家达成在紧急情况下互相支援的协议已经足够,乌方反对俄在相邻的塔吉克斯坦境内建立军事基地。当然, 更深层的原因是在美国的鼓动下,乌兹别克斯坦试图使中亚地区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并确立本国在中亚南部地区的主导地位。1999年4月乌兹别克斯坦拒绝延长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

  但由于美国向中亚输出民主政策的失误,特别是在安集延事件上美国的立场与做法导致乌兹别克斯坦与美国的关系急剧恶化,乌方限令美军180天内离开汉纳巴德军事基地。在美军撤离乌兹别克斯坦之际,俄乌两国总统签署了俄乌联盟关系条约。条约规定了广泛的军事合作内容,其中包括:如果缔约一方遭到第三国侵略,另一方有义务提供包括军事援助在内的一切必要援助;在 消除来自阿富汗的毒品与恐怖主义威胁方面密切协调行动;为保障地区和平与安全两国有权使用对方的军事设施等。该条约使俄乌关系升格为军事政治同盟关系。在这一背景下乌兹别克斯坦于2006年又重回集体安全条约组织。

  (五)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的军事合作

  土库曼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唯一的中立国家,其中立地位得到了联合国的正式承认。土库曼斯坦未加入任何军事同盟,也没有签署集体安全条约,因此,俄罗斯与土库曼斯坦的军事合作主要限于双边层面。两国在立国之初时的军事合作较为密切,1992年7月31日,俄土签署友好合作条约,条约包含了几份军事领域合作协议。但在军事建设过程及军事政治方针等问题上的分歧导致1994年1月两国联合司令部解体,1995年4月俄罗斯决定不再延长两国在军事领域合作的条约,俄军撤出土库曼斯坦后俄土两国军事合作几近停止。进入21世纪后中亚地区军事政治形势的复杂化,特别是阿富汗局势与里海局势的发展为两国开展更紧密的军事合作创造了条件。目前两国间共有20多份军事合作条约与协议,包括:《俄罗斯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与土库曼斯坦国防部情报局合作协议》、《在俄罗斯院校培训土库曼斯坦军事干部的协议》、《关于俄土军事技术合作的协议》等。但需要看到的是,由于土库曼斯坦奉行中立政策,因此,俄土双边军事合作的前景与俄方的期望值仍相去甚远。

四 俄罗斯中亚军事安全战略和政策存在的问题与面临的挑战

  就目前效果看,近几年俄在中亚方向的战略运作还是比较成功的,不仅把本已站到美国阵营的乌兹别克斯坦拉回了由本国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还把美国的个别军事基地赶出了中亚,进一步恢复与巩固了俄在中亚地区的传统优势地位。但俄罗斯的中亚军事安全战略和军事政策仍面临着一系列问题与挑战。

  首先,俄罗斯的中亚政策目标不符合中亚国家的长远根本利益。俄中亚政策最根本目标是把中亚纳入本国的战略轨道,使之成为本国实现大国复兴的地缘战略依托。因此,控制中亚各国始终是俄对中亚军事政策的基本战略目标。但中亚国家作为主权独立国家,尽管不同时期在安全与军事领域不同程度地需要与俄罗斯加强合作,甚至是深度合作,但国家的独立与主权仍是中亚国家的最高利益,这一考虑也一直是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开展合作过程中的担忧所在。

  其次,美国的竞争与战略运作将会阻碍俄罗斯战略企图的实现。以2009年俄美在吉尔吉斯马纳斯空军基地的博弈为例,尽管在俄答应免除吉欠俄1.8亿美元债务、向其提供1.5亿美元无偿援助和20亿美元贷款用于修建水电站的情况下,吉尔吉斯斯坦答应关闭美在马纳斯的空军基地,但最终结果却是吉尔吉斯斯坦只将美驻马纳斯空军基地更名为“转运中心”,供美军继续使用[9]。另外,尽管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事件后美国在中亚“推进民主”的战略遭受严重挫折,但美国支持中亚国家独立、避免中亚地区被俄罗斯控制、获取中亚能源等基本政策目标仍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变化的只是达成战略目标的方式与方法。目前,在“大中亚”战略的指导下,美国正试图改变中亚的传统地缘战略结构,把中亚五国 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传统南亚国家作为一个地缘政治整体进行整合,其目标非常明确,即要把中亚五国从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中拉出来。

  第三,中亚国家之间的分歧与矛盾对俄中亚军事同盟战略提出了严峻挑战。尽管俄罗斯成功地把中亚各国(中立的土库曼斯坦除外)纳入以其为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但该组织的一体化进程也面临着来自内部的阻碍与干扰,首先是一些成员国境内存在着武装冲突源,这些冲突源不仅浪费了区内国家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同时也导致集安全组织个别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严重紧张,2010年4月上旬在吉尔吉斯斯坦发生的骚乱事件即是一例。其次,中亚国家之间的矛盾对俄罗斯苦心构建的军事同盟体系具有重大的潜在破坏危险。以塔吉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关系为例,乌兹别克斯坦坚决反对塔吉克斯坦修建大型水电站,哈萨克斯坦与土库曼斯坦支持乌兹别克斯坦的立场,而吉尔吉斯支持塔吉克斯坦,水资源上的矛盾使五国分成两派,致使整个中亚地区面临着分裂的危险,进而使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面临着分裂的潜在威胁。

  第四,中亚国家发展对外军事合作的多元化战略制约了俄战略目标的实现。尽管中亚国家仅和俄罗斯一家结盟,但对外军事合作的多元化一直是中亚国家领导人追求的目标和现实政策实践。哈萨克斯坦与美国签署了大量的防务与安全领域合作协议。吉尔吉斯与美国及北约的合作目前也非常密切。九一一事件后吉尔吉斯向美国提供了马纳斯空军基地,尽管2009年被更名为“转运中心”,但仍供美军使用。塔吉克斯坦在美国开始阿富汗战争后向美军提供了杜尚别和库利亚布机场用于支援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美国不仅向塔提供了经济援助、为其培训边防干部,还取消了已实行10年的对塔武器禁运。塔也于2002年2月20日成为最后一个加入北约和平伙伴计划的中亚国家。美在吉建立军事基地后把美使用的塔 方机场让给了法国。法在杜尚别机场部署了超过250名军人和约10架运输机。土库曼斯坦虽是中立国家,但却是第一个加入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的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认为其加入条约有助于“保持和巩固国家主权、提高本国的国际地位,为国家的内部发展创造有利的外部条件,通过政治与外交手段巩固国家的安全等”[10]。中亚国家作为我国西部邻国,在我国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条件下,中亚国家在我国外交政策乃至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中占有优先地位。因此,中亚地区是实现我国安全与发展利益的重要战略空间,积极稳妥地推进我国战略空间横向西移是实现我国陆海复合地缘战略优势的题中应有之意。在这一过程中,我国需始终把“平等互利”作为发展与中亚国家合作的重要指导方针,理解并支持中亚国家为维护各自主权与发展本国社会经济所采取的方针政策,切实考虑并照顾中亚诸国的利益诉求。基于这一视角审视,俄罗斯限制中亚与中国、美国等开展合作的政策不符合中亚国家的利益,将不可避免地使中亚国家产生离俄倾向,同样,中国目前的中亚政策也不应把排挤俄、美等国的影响力作为根本目标,当然在一些具体议题上不排除中国与俄、美等国发生利益碰撞甚至是激 烈竞争的情况。必须认识到:同时与中、俄、美等国开展合作符合中亚国家的根本利益,是中亚国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优战略选择,中国在这一过程中的最理性选择就是对中亚的大国平衡外交政策给予理解,把之视为博弈中亚的游戏规则,并在这一规则框架内趋利避害,力争实现国家综合利益的长远最佳化,一个主权独立、社会稳定、经济繁荣的中亚符合中国的长远国家利益。

  (责任编辑 陆齐华)

  注释:

  [1]стратегия националь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до2020года.http://www.scrf.gov.ru/docu ments/99.htm

  [2]мирвокругроссии: 2017 -контуры недалекого будущего.советповнешнейиобороннойполитике//подред.с.

  [3]а.караганова.м., 2007.александрзелин,пвоснг:вектрорыразвития, http://www.aex.ru/fdocs/2/2009/9/25/16289/

  [4]вчераодкбсоздалаколлективныесилыоперативного реагировани.http://www.rg.ru/2009/02/05/armiya.html

  [5]据维基百科反映,白俄罗斯派出的是1个特种任务旅。维基百科网址:http://ru.wikipedia.org/wiki/

  [6]виталийденисов,кантговоритпо-русски. http://www.redstar.ru/2008/06/04_06/3_03.html

  [7]дробышевскийа.в.плацдармвкиргизии//военно-промышленныйкурьер, 2003.5.

  [8]военныебазырфзаграницей.справки. http://www.rian.ru/spravka/20100215/209344182.html

  [9]赵常庆:《对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中亚几个问题的看法》,载《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0年第1期。

  [10]костюхина.а.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евоенное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государствцентральнойазии//военнаямысль, 2009.09.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