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创建中国俄罗斯学的探讨-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研究论文
关于创建中国俄罗斯学的探讨
赵传君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0年第6期 2011年03月26日

  【内容提要】 在美国有俄罗斯学,俄罗斯自己有俄罗斯学,而作为俄罗斯最大的邻国和最重要的战略协作伙伴与经贸凯时尊龙的合作伙伴之一的中国,至今还没有建立起俄罗斯学,其主要原因是学术界对中国俄罗斯学的学科性质、研究对象、研究视角、研究方法和理论体系等,还没有形成共识并存在一些明显的认识误区。俄罗斯学究竟是一门什么性质、什么类型的学科?它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这是学术界首先也是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否则,建立俄罗斯学就无从谈起,而要形成中国人的俄罗斯观就必然要涉及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的选择问题。本文力图在探索上述问题方面能有所突破。

  【关键词】 俄罗斯学 俄罗斯文化 历史视角 利益因素

  【作者简介】 赵传君,1954年生,黑龙江大学东北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哈尔滨 150080)

一 对与俄罗斯学类似的其他“学”的理解

  早在10年之前我国学术界就提出了建立俄罗斯学的构想,2006年在北京大学召开了首次“中国俄罗斯学学术研讨会”,在此前后陆续有一些学术文章对与俄罗斯学相关的问题进行了探讨。但迄今为止,中国的俄罗斯学还没有建立起来,究其原因,我认为最重要一点是对拟建立的俄罗斯学这门学科的性质和研究对象还没有真正搞清楚,从而无法达成共识。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是建立一门学科首先要明确的前提。为了更好地理解什么是俄罗斯学,即它的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我们首先来看一下与俄罗斯学类似的其他“学”是如何理解和界定本学科的性质和研究对象的。在中国,与俄罗斯学相类似的其他“学”,如印度学、蒙古学、美国学、东方学和国外研究的汉学等,都已经有多年的研究历史,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人们几乎都把这些“学”作为一门学科来看待。然而,上述所列的各种“学”在国家技术监督局颁布的《学科分类与代码》(gb/713745-2009)中,除蒙古学和藏学榜上有名之外,其他“学”并未获得官方确认。那么,学术界对于我们上述提到的各种“学”是如何理解的呢?迄今为止,在绝大多数人的理解中,把语言文字、文化、民族、历史、宗教和社会等视为诸如汉学、藏学、蒙古学、印度学的主要研究对象,在此基础上将其研究范围向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科技等方面扩展。这种认识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势和基本概念,如中国国家图书馆采编部定期编写的《中国印度学总书目》中所列出的“印度学”书目,主要是语言文字、宗教、文化、历史、哲学等方面的内容,其 他方面的书目很少。北京大学相关院系在介绍北京大学研究印度学的历史和成果时,所列举的代表性作品中也主要是上述领域的研究成果。相比之下,对于美国学的理解要比对印度学的理解要宽泛得多。然而,美国学是否已经构成一个学科在美国也有较大争论。一派学者认为,美国学缺乏自己特有的概念、方法和研究内容,因此不能构成一门学科,他们把对美国的研究看作是一种“学术运动”[1],而另一派则认为今天的美国学已发展成为一门学科。

  比印度学、美国学更具有外延性的是“东方学”,国内外似乎早就认可了存在这样一门学科,并将其区分为中国的东方学、西方的东方学、萨义德的东方学和马克思主义的东方学等;其中,爱德华·w.萨义德(edwara.w.said)1978年出版的《东方学》一书引起了东西方的巨大关注。萨义德的“东方学”有三层含义:其一,东方学是西方“作为学术研究的一门学科”;其二,东方学是一种思维方式;其三,东方学归根到底是一种权力话语或文化霸权[2]。这是该书译者所概括的基本观点并得到了国内很多学者的认同。这一观点首先是承认东方学是一门学术研究的学科。那么,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是什么呢?从中国学者的相关论述中可以作这样概括:东方学主要是研究东方社会 的历史形态与发展进程、东方文化特征、东方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因此,在中国把对印度、蒙古、日本等国家的研究都归为东方学的研究范畴。对于国外学术界研究的“汉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其研究对象是什么?《现代俄汉双解词典》是这样解释的:汉学是研究中国文化、历史、语言等的科学[3]。也有人把汉学与中国学完全画等号。对于上述认知和解释,笔者不敢苟同。在苏联解体前,英美国家有苏联学这一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西方国家的苏联学虽然也研究苏联的语言、文化、历史等,但重点是研究苏联的政治、军 事、经济和对外战略。随着苏联的解体,英美国家的苏联学自然转变为俄罗斯学了[4]。在俄罗斯国内学术界有“语言俄罗斯学”[5]和“俄罗斯学”这样两个研究领域或研究方向,前者主要是研究俄罗斯语言的,在苏联时期这一学科称为“语言苏联学”[6]。俄罗斯学术界构建的俄罗斯学,其研究范围比较宽泛,目前已成为高校的一门课程。

  以上,我们简要回顾和概述了国内外以民族(如汉学、藏学)、国家(如印度学、美国学)和地域(如东方学)命名的各种“学”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围和对自身学科性质的理解或界定,这对于我们探索建立中国的俄罗斯学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学术启示。但仅从上述的概略分析就可以看出,目前,人们对于诸如汉学、蒙古学、印度学、美国学、东方学等“学”的理解存在很大差异甚至是误区,为此,我们在这里提出对上述各种“学”的理解并把我们的基本观点阐述如下,以供学界参考。

  1.不是对某一国别、某一地区、某一领域,甚至是某一专题的研究,只要冠以“学”的字样,就俨然成为一门新兴学科了,因为要成为一门学科必须要有明确的研究对象、研究范畴、研究方法和相应的理论体系,对于社会科学来说这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如在经济学领域,早在20年前就有人提出了诸如“总统经济学”、“时间经济学”、“风险经济学”等概念并有专著面世,但这些“学”至今在国内外都没有形成规范学科。所以,不能把“学”和“学科”画等号,各个研究领域都是如此。

  2.诸如印度学、蒙古学、美国学,包括我们正在探索的俄罗斯学等,它们的研究对象既不是人类学意义上的民族,也不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但又与民族和国家等密切相关、密不可分。如果仅以民族为研究对象,那么应该形成诸如汉族学、满族学、斯拉夫学、日耳曼学等学科,世界上有多少个民族就应该有多少个相应的学科。所以,诸如印度学、蒙古学等不是单纯地、孤立地研究民族问题,但又绝对离不开民族去进行研究,因为民族是历史、文化、语言和社会各个领域活动的主体。实际上,诸如印度学、汉学、蒙古学、俄罗斯学或美国学等是把一个国家所包含的民族简化为或者说缩略为一个统一的民族(有的是一个国家的主体民族)来进行研究的,亦即国家意义上的民族,因而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如中华民族、俄罗斯民族、蒙古民族、美利坚民族等。但是,这些“学”又不是简单地把国家作为研究对象,因为把国家作为研究对象应是“国情学”、“国别学”或“国家学”的研究范围。所以,汉学不能等同于中国学,俄罗 斯学不能等同于俄国学。很显然,诸如汉学、印度学、蒙古学甚至俄罗斯学主要是突出了民族特点,文化特点和理论色彩,而诸如中国学、蒙古国学、俄国学等,主要是突出了国家特点、结构特点和政治特点。

  3.诸如印度学、蒙古学、汉学等研究,不意味着把对这些国家各个方面的研究成果加在一起的总和,也就是说,诸如印度学等不是一个简单的“拼盘”,不是把印度语言、文化、历史、政治、经济、军事等研究加在一起就等于印度学,这种1 x(即语言文字研究加上文化研究、历史研究……)的研究应属于“国情学”或“国别研究”的范畴,但从实践上看,人们已习惯于这种认识和这种归类,但却是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也是人们至今还对诸如印度学、蒙古学的理解仍处于一种似是而非和说不清、道不明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 对中国俄罗斯学的学科性质与研究对象的探讨

  根据上述分析我们认为,俄罗斯学不是单纯研究俄罗斯语言和文字的学科,也不是单纯研究俄罗斯历史和文学的学科,因为这些领域已经被分门别类地归为语言学、历史学和文学等一级学科。如果俄罗斯学是单纯研究语言的,它应归属于语言学中的“外国语言”二级学科;如果俄罗斯学是专门研究俄罗斯文学的,它应归属于文学中的“外国文学”二级学科;如果俄罗斯学是单纯研究俄罗斯历史的,它应归属于历史学中的“欧洲史”二级学科。如果这样理解俄罗斯学的学科性质,那么俄罗斯学本身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同样,如果把相关学科研究俄罗斯的成果简单加在一起,就将其视为是俄罗斯学,这与一个规范学科所应具备的基本条件相去甚远,因为如果这样理解,与其说它是一个学科,还不如说它是一个“学术拼盘”更确切。我们认为,俄罗斯学应是一个具有整体性的独立学科,同时也是一个具有交叉性和综合性的新兴边缘学科。我们说俄罗斯学 具有整体性,是指我们应把俄罗斯民族和俄罗斯国家作为一个有机联系的整体来进行研究,把对俄罗斯各个方面的研究纳入一个学科系统和理论体系中来进行研究,同时还要从内在联系和内在规律的角度研究俄罗斯各个领域的相互关系和相互影响,如从历史的角度研究俄罗斯文化的演进与异化[7],从民族和文化角度研究俄罗斯哲学、宗教、政治和社会结构等方面的本质特征等。从这个意义上看,俄罗斯学是一门具有交叉性和综合性特征的学科。对俄罗斯各个领域的研究相互交叉、相互融合、相互渗透,从而对俄罗斯这个民族和国家形成一种全面的、整体的和本质性的看法、观点甚至是理论。目前,国家把蒙古学(学科代码850·30)和藏学(学科代码850·40)归为一级学科——民族学(学科代码850)中的二级学科。我们认为,俄罗斯学是与蒙古学等最类似的学科,在目前的学科分类中应将其归入民族学的二级学科较为合适。俄罗斯学虽然不是单纯研究民族问题和民族理论的,但俄罗斯学所研究的语言、文化、历史、政治、经济等,都是以俄罗斯民族为主体而展开的,当然,这里所说的民族是国家范围内的主体民族,而不是世界范围内的俄罗斯民族。

  在明确了俄罗斯学的学科性质和学科归属的 基础上,我们需要进一步探讨俄罗斯学的研究对象,因为任何一门规范的学科都要有自己明确的研究对象,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前提。那么,如何确定俄罗斯学的研究对象呢?对此,我们认为应从五个方面来理解俄罗斯学的研究对象。

  第一,根据我们的上述观点,就是要把俄罗斯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这个整体是指俄罗斯这个民族的整体,严格地说,是国家范围内的民族整体。那么,什么最能体现、代表和深刻、全面的反映一个民族的整体呢?就是文化。民族文化的整体性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历史传承、延续和发展的整体性。一个 民族的经济、政治、军事等领域的发展经常会被历史所打断,甚至终结,因而只具有历史阶段性的特点,而难以保持其历史发展的整体性;而一个民族的文化却具有历史的传承性和延续性,虽然它会随着该民族自身的发展、环境的变化和社会的演进而有所扬弃和吸纳,但民族文化的精髓、本质和特点将保持纵向意义上的,也就是历史意义上的整体一致性。

  二是无论是单一民族国家(如日本)还是有主体民族的国家(如中国,汉族是主体民族),甚至由若干少数民族组成的国家(如美国),都会形成一种主流民族文化,这种文化在历史发展和民族融合的过程中将潜移默化地侵染着民族国家中的所有个体和群体[8],从而形成具有整体性的民族文化,如中华民族文化(已超越了汉族文化)、美国文化(已不是印帝安文化或欧洲文化,或拉丁文化)等,这属于国家意义上的整体民族文化。

  三是一个民族的文化不仅仅只表现在语言、文字、文学、艺术、宗教和哲学这些意识形态领域,它还将以各种形式渗透到政治、经济、法律、军事等其他所有社会领域,因而,民族文化具有社会意义上的整体性。

  上述说明,要深入、全面地了解和认识俄罗斯民族、俄罗斯国家、俄罗斯社会和俄罗斯人的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必须要研究俄罗斯文化。只有真正地读懂了俄罗斯文化,才能从整体角度、历史角度和本质角度了解俄罗斯这个民族。

  第二,俄罗斯民族应是俄罗斯学研究的对象主体。俄罗斯的历史、文化、语言、社会制度和法律规范等,都是由俄罗斯这个民族创造的,俄罗斯民族是其历史、文化和社会的主体。没有这一主体,俄罗斯的其他一切都不复存在,因而研究俄罗斯民族的历史演进、生存与发展环境、民族性格、价值观念、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决策方式等,应成为俄罗斯学研究的对象主体。因为离开了这个主体,就不存在建立俄罗斯学的问题。

  第三,俄罗斯语言应是俄罗斯学的研究基础。不懂得俄罗斯语言就无法研究俄罗斯;不能准确地解读俄罗斯语言,就不能准确地理解俄罗斯的历史、文化和思想[9]。俄罗斯人所做、所说、所想等都是通过语言来表达和记录的,所以,研究俄罗斯语言不仅仅是教学和沟通的需要,也是从整体角度和历史角度研究俄罗斯的需要,因而,研究俄罗斯语言是俄罗斯学的研究基础。

  第四,俄罗斯历史研究应成为俄罗斯学研究的主线。俄罗斯今天的社会及这个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同时也是历史发展的结果;而明天的俄罗斯将是今天俄罗斯的延续。所以,研究俄罗斯必须要按着历史线索和历史进程来展开,离开历史的发展和历史环境,就无法理解今天的俄罗斯,也难以更好地预测明天的俄罗斯。所以,对俄罗斯历史的研究应是俄罗斯学研究的主线。

  第五,俄罗斯学应把现阶段俄罗斯的对外战略、政局变化、经济形势、军事安全和社会问题作为研究的重点。我们认为,俄罗斯学兼负着双重历史使命,即理论探索和为现实服务。我们对俄罗斯语言、文化、历史、宗教、民族等方面的研究,其目的已不仅仅是为了了解这些领域、进行理论探索和为教学服务,更重要的使命是全面、深入地 了解俄罗斯这个民族的性格特点、价值观念、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决策方式,进而更好地理解俄罗斯的战略选择、内外政策及其对世界的看法,从而确定我们与俄罗斯相处的战略、策略与方式。俄罗斯是我们的最大邻国,同时也是当今世界的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中俄关系是除美国之外最重要的对外关系,俄罗斯的战略选择、安全政策、国内政治走向和社会主流意识等,对中国具有直接的相关性和特殊的重要性。俄罗斯资源丰富、市场潜力巨大、科技实力雄厚,目前已是世界第10大经济体,金砖四国之一和八国集团成员;中国要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和贸易多元化的战略目标,非常需要与俄罗斯进行广泛、深入和密切的经贸与科技合作。鉴于上述情况,中国的俄罗斯学有充分理由把对俄罗斯的战略研究、政治研究、军事研究、经济研究和社会研究放在重点研究的位置。然而,这些领域的研究离不开对俄罗斯语言、文化、历史、民族等研究的支撑,换句话说,对上述所列重点领域的研究应与对俄罗斯的文化、历史、民族等方面的研究紧密结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交叉在一起,使我们能够全方位、立体性地透视俄罗斯、了解俄罗斯和理解俄罗斯。我们不但要研究历史上的俄罗斯、文学形象中的俄罗斯、某一领域(如军事领域或经济领域)中的俄罗斯,更要研究当代世界环境中的俄罗斯,真实生活中的俄罗斯和宏观视野中与整体面貌上的俄罗斯。

  以上所述,是我们对俄罗斯学研究对象的肤浅理解和基本看法,概括地说,俄罗斯学的研究对象应该是:以俄罗斯语言研究为基础,以俄罗斯文化研究为核心,以俄罗斯民族研究为主体,以俄罗斯历史研究为主线,以俄罗斯对外战略、政治、经济、军事和社会研究为重点。

三 中国俄罗斯学的研究视角和研究方法

  现在美国有俄罗斯学(冷战期间为苏联学),俄罗斯自己有俄罗斯学,中国也在探讨创建俄罗斯学。我们认为,中国拟创建的俄罗斯学在研究视角选择上应与美国人和俄罗斯人的研究视角不同,甚至是很大的不同。对于俄罗斯已经存在或已经发生的同一事物或事件,中国人、美国人和俄罗斯人会站在不同角度进行叙述、分析和评价,最后的研究结果可能完全不同甚至相反。例如,对2008年8月爆发的俄格一星期战争,美国等西方国家从各个角度猛烈批评和谴责俄罗斯,但俄罗斯认为这是格鲁吉亚在进行战争冒险和向俄罗斯进行严重的武装挑衅,责任完全在格鲁吉亚一方。中国官方虽未明确表态支持俄罗斯,但大多数中国人都认为这是西方国家导演颜色革命、不断怂恿和支持格鲁吉亚现政权投向北约和西方怀抱的结果。发生在俄罗斯的同样一个事件,人们对它的描述、分析和评价的角度与结论却大相径庭。因此,我们认为,中国俄罗斯学应从以下这样四个视角来对俄罗斯进行研究。

  首先是中国视角。中国的俄罗斯学实际上就是中国人看俄罗斯,研究的结果是形成中国的俄罗斯观;所以,需要站在中国的视角、中国人的视角来研究俄罗斯。如果要站在美国的视角来研究俄罗斯,那就不是中国的俄罗斯学了,而是美国的俄罗斯学了。如果想要站在俄罗斯人和俄罗斯国 家的角度来研究俄罗斯,根本就做不到,只能是一种理论假设。我们认为,站在什么视角来研究俄罗斯,不仅仅是个主观选择问题,而且还要受客观因素的制约。这里所说的客观因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文化因素;二是利益因素。一个在中国文化背景下生活和学习的人,要想用美国人或俄罗斯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去研究俄罗斯,能做得到吗?试想一下,中国人、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对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的评价能一样吗?文化背景不同,研究的结论会有很大差异。所谓利益因素,主要是指国家和民族利益,包括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和安全利益等各个方面。对发生在俄罗斯的同一事件,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一事件对本国的利益会产生什么影响。这种反应非常自然,也非常客观。所以,中国的俄罗斯学应该从中国和中国人的视角展开研究,最终形成中国的俄罗斯观。

  二是世界的视角。俄罗斯民族不是在寒冷的西伯利亚孤立地生存与发展的民族,而是在世界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外部大环境下生存与发展的民族。俄罗斯的历史变迁、道路选择、政策走向和社会发展等,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外部世界和外部环境的影响;同样,18世纪初的彼得大帝改革与对外战争,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艺术,20世纪的十月革命、卫国战争与西方的冷战和原苏联的解体等,也对世界产生了多方面的重要影响。因此,我们研究俄罗斯需要将其放在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和安全等大环境、大背景中进行研究;要研究世界格局中、世界发展中和世界文明中的俄罗斯,这就是俄罗斯学研究的世界视角。

  三是发展的视角。俄罗斯民族也和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一样,它的各个领域和整体社会,包括它的文化、价值观念和与外部的利益关系等,都处于不断的发展与变化之中,如沙俄时代、原苏联时代和目前的梅普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念几乎是完全 不同的,其他领域也是如此。因此,俄罗斯学应从发展的视角、动态的视角来研究俄罗斯。

  四是全方位的视角。如果我们把俄罗斯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研究,那么我们就需要对俄罗斯的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展开全方位的研究,不仅是语言、文化、历史,还包括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军事等,这是全方位视角的第一层含义。但我们在上面已经阐述,俄罗斯学或对俄罗斯的整体研究不等于各个领域研究成果的简单相加之和,因此我们提出以俄罗斯文化研究为核心,实现各个领域的交叉研究和综合研究,这样才能对俄罗斯进行全方位的透视,才能更好地理解俄罗斯人的行 为选择。如前一段时期俄罗斯对伊朗核问题采取的摇摆不定、时软时硬的政策态度,就不能单从国际关系和战略安全角度进行解读,还要从经济利益角度、文化背景角度甚至是民族性格角度进行更深层次的剖析。所以,对俄罗斯的整体研究、各个领域的研究和一些重大事件或重要政策的研究,应该采取全方位的视角。

  研究视角与研究方法密切相关,从一定意义上说,研究视角决定了研究方法,因为选择不同的研究视角是为了取得预期的研究效果和实现理论设定的研究目标。根据上述我们所主张的研究视角,俄罗斯学应采取如下研究方法。

  1.分领域研究与多元交叉研究相结合的方法。俄罗斯学应是一个具有高度综合性和整体性的学科,然而,它又是由诸多研究领域组合或整合为一体的学科。从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规律和具体研究方式上看,应在各个领域研究的过程中实行多元的交叉研究;在各个领域研究的基础上进行综合研究。各个领域的研究是基础,而交叉研究和综合研究是方法,通过这种方法实现最优研究效果和预定或期望的研究目标。

  2.静态研究与动态研究相结合的方法。我们认为,静态研究和动态研究都是一种研究方法,这两种方法在西方经济学研究中尤其受到推崇,把 这两种方法结合起来作为俄罗斯学(而不仅仅是俄罗斯文化)的研究方法,对于实现俄罗斯学的预期研究效果和研究目标不但是适宜的,而且也是必要的。静态研究可以对俄罗斯整体及相关领域一些本质性、特征性、模式性和规律性的东西进行抽象和概括;而动态研究则可对俄罗斯整体和相关领域的发展与变化过程、变化效应、最新态势和未来走向等进行研究和预测。这两种研究方法的结合,可以从过程、本质、状态和走势四个角度对俄罗斯进行立体透视。

  3.历史研究与现实研究相结合的方法。俄罗斯学不但要把俄罗斯民族的历史作为一个整体进 行研究,还要对俄罗斯民族和国家各个领域的历史进行研究,如民族发展史、政治变迁史、文学史、经济史等。不研究昨天的俄罗斯就难以真正地理解今天的俄罗斯。但是重要的是,应把对俄罗斯的历史研究与对俄罗斯的现实研究紧密结合起来,从而使对俄罗斯的现实研究具有坚实的基础、丰富的内涵和对本质性、特征性、规律性的准确把握。这里所说的俄罗斯的现实,不仅仅限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科技等应用范畴和国家范畴的内容,也包括文化、宗教、哲学和社会思潮等意识形态范畴的现实。

  4.纵向比较与横向比较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所谓纵向比较,一是指把俄罗斯作 为一个整体,对其在历史进程中的各个阶段、各个时期进行比较研究;二是对俄罗斯各个领域(如文化、民族、宗教、政治、经济、对外政策等)在不同历史阶段、历史时期的发展进行比较研究。这种纵向比较可以揭示俄罗斯在不同阶段和不同时期的文明状态、特点、成因、环境及其传承的特质性与规律性,从而使我们对俄罗斯民族有一个较为清晰、准确的历史观和文明观,使我们能够更好地认识和理解今天的俄罗斯。所谓横向比较是指,把俄罗斯一些具有代表性和重要性的领域(如文化、民族、价值观念、政治制度、对外政策、安全战略等)与其他民族和国家进行比较研究。俄罗斯是地跨欧亚两大洲的国家,它的文化具有东西方融合的特点。俄罗斯是当代的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同时又是资源丰富和市场潜力巨大的经济体和处于社会经济转型的国家,因此,对俄罗斯进行横向比较研究,将使我们既可以更加深入地揭示俄罗斯自身的特点,又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俄罗斯与其他民族和国家的差异。我们认为,对俄罗斯的横向比较研究,应把重点放在与中国的比较和与欧美的比较方面,这不仅是现实的需要,也是由俄罗斯自身所兼具的欧亚特点所决定的。

  按照美国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的观点,一个规范学科的形成不但要有明确的学术目标、研究对象、研究内容(亦即范围)、研究方法等,还要有从事相近学科研究的学术共同体及共同坚持和认同的理论体系等[10]。但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对于俄罗斯学必须要涉及的理论体系、学术共同体及研究模式等问题将另行探讨。

  (责任编辑 向祖文)

  注释:

  [1]林伯平:《美国学书目简介》,载《外语教学与研究》1988年第3期。

  [2]《颜敏“东方学”与“西方学”———读萨义德“东方学”》,载《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第4期。

  [3]参见《现代俄语双解词典》,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2年版,第352页。

  [4]малиам.из-подглыб,ночто?очеркистории западнойсоветологии//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история. 1997,№5.

  [5]будаевэ.в.,чудинов а.п.лингв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асоветология//политическаялингвистика, 2008,№1 (24).

  [6]будаев э.в.,чудинов а.п.эволюция лингвистическойсоветологии//политическаялингвистика.2007,№3 (23).

  [7]кондакови.в.культурология,история,культуры россии.москва,2003.

  [8]кондаковн.в.введениевисториюрусскойкулътуры.м.,1997.

  [9]забиянкв.с.источникиpусскойкультуры.москва,2002.

  [10]参见张建华《历史学视角:对中国俄罗斯学的战略性思考》,载《俄罗斯文艺》2007年第6期。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