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加诺夫接受《真理报》采访谈访华观感-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译著译文
久加诺夫接受《真理报》采访谈访华观感
李向玉/编译 来源:《当代世界》2008年第3期 2011年02月12日

  编者按:2008年1月,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总统候选人根纳季·久加诺夫应中国共产党邀请率团访华。2月1日,俄《真理报》刊登了久加诺夫谈及访问观感的采访。现摘译如下:

  记者:根纳季·安德烈耶维奇,您在考察了中国的国情后,得出哪些最重要的启示?您认为中国改革最鲜明的成就是什么?

  久加诺夫:据统计,中国人的平均身高增长了10厘米。这一事实似乎意义不大,但就像一摘水,能够反映出一切:既然人们的身高增加,说明他们的饮食比以前更好,医疗服务和生活条件都有所改善。而没有经济的整体增长,就不会有医疗和社会方面的高指标。

  记者:请评价一下中国的经济指标,最引人瞩目的数字。

  久加诺夫: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居世界首位,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取得过如此规模的经济增长。

  这个国家的外汇储备达1.5万亿美元,这样的“安全气囊”使中国免受西方股市剧烈震荡的影响。

  外国对中国经济的投资达6500亿美元。我强调一下,这里讲的是“红色中国”,讲的是没有对资本主义国家做出任何意识形态上让步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

  中国不拿原则做交易,未把国家变卖一空。但西方不得不带着自己的资金找到中国,做生意就是要寻找可以相对稳定地赚取红利的地方。

  当然,一些西方的商界代表们可能计划先在中国扎根,然后再“挤压”中国。但中国人没有出售一份“黄金股份”。尽管外国投资者参与的合资企业有许多,但它们都处于国家的长期监管之下。

  记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

  久加诺夫:这取决于我们的国家将如何发展。目前的局面不乐观。俄中贸易中大量的俄方逆差对中国有利,并且贸易结构不佳。中国向俄罗斯出口的商品30%是机器和设备,而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同类产品只有1.5%——我们基本上是在出售原料,而过去我们向中国销售了大量的高科技产品。

  我们不会把握不断涌现的机会。中俄双方商定在中国建设核电站。我们手上掌握着一切王牌——苏联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核电站,我们在世界各国建成了许多核电站,而现在只在中国承建了两个机组,交工时问还晚了27个月。出现了问题:俄罗斯在高技术市场上是否是可靠的伙伴?

  记者:请谈谈您参观过的宇航科学院,我们两国共同开发太空的前景如何?

  久加诺夫:众所周知,我们在这个领域首屈一指:第一颗卫星、第一位宇航员、第一次探月……

  中国在宇宙空间方面实现了巨大的飞跃,建成了自己的载人飞船。北京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准备好了么?这是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就拿有共同点的领域——飞机制造来说,我们的准备程度令人置疑。我们国内就投产中程飞机开展了一系列公关活动,争吵不休。而中国人没经过任何争吵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结论是:如果我们现在不进人中国的高科技市场,我们将永远都进不去了,因为世界科技发展迅速,突飞猛进。

  记者:人们在谈到当代俄罗斯以原料为导向时经常提及即将来临的中国扩张。有人说,中国人会来攫取我们的所有财富。您对这点怎么看?

  久加诺夫:目前到中国去的俄罗斯人比到俄罗斯来的中国人多得多。事实如此。众所周知,事实是世界上最固执的东西。

  记者:回到您的访问印象上来。两年前中国取消了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农业税。您访问了河南省——中国的粮仓,目睹了那里的农业如何发展。农村的居民能否感受到国家 对他们的关怀?

  久加诺夫:河南有别于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对外经贸联系的沿海地区。河南是我们所说的内陆地区,那里的人们在土地上耕种,创造粮食价值。

  河南省内有9800万人口,按照欧洲的标准算得上是一个大国。这个内陆地区的道路令人赞赏不已,不比著名的德国高速公路差,甚至比它还要好。这里有许多拖拉机和农机设备。拖拉机在农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拖拉机手,他的家庭、房子、院子,幼儿园和学校。这一切在河南都有,人们过得很好。相应地,他们的工作做得也好:他们对国家的贡献占国内粮食总量的十分之一。

  我想指出,中国数百年来曾饱受饥饿之苦,而现在粮 食向外出口。河南省对局面的改观贡献巨大。

  记者:中国制定了未来几十年发展规划。没有人怀疑规划将会得到执行。您是否对规划实施前景有信心?

  久加诺夫:绝对有信心。在中国,人们对待发展规划十分严肃,在规划的落实中几乎没有失误。顺便说一句,欧盟也有未来二十年的发展规划。而我们却不清楚一两年后政府要做什么。这非常像闭着眼睛在沟壑纵横的地方奔跑一样,这样下去不可能跑成世界强国。

  记者: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它如何解决民族问题?

  久加诺夫:中国有55个少数民族。汉族人口最多。其他民族的人口有1亿多,不算少。我想,最鲜明的民族和睦交往的例子是不久前建成的超现代的西藏铁路。这个地区长期与世隔绝,现在这里的居民有机会与全国交流。顺便说一句,在高原铺设的铁路是工程艺术的伟大创举。我们的专家对我讲,他们无法想象,如何能够在4000米的高度修成这样一条铁路,而中国人却做到了。

  还可以列举很多关于民族文化发展和保护民族传统的事——简言之,就是那些在苏联时期被称之为民族友谊的事情。中国的民族团结是活生生的事实。

  鉴此,再讲一个有意思的事实。中国北部和南部、西部和东部的语言差异很大:似乎都是汉语,人们常常听不懂彼此的话,但文字是相通的。电视上除了画面,还有字幕,以便于持各种方言的居民都能读懂。这种做法团结了整个国家。

  再谈谈电视节目。早晨从播报全国的情况开始——介绍人物、日常生活和风景,然后再播放人们的宏伟计划。让你立刻就会感觉到,在这里生活和劳作的人民是团结一致的人民。

  也有的中国人远居海外。中国有着与海外侨胞保持紧密联系的良好传统。这种联系是多方面的,包括文化和金融联系。不少华侨从各国汇回资金发展祖国。譬如,我参观的、新的超现代化的奥运场馆“水立方”就是海外华侨 集资修建的。这与我们国家快速致富的公民心态不同。

  记者:您是否对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与中国共产党的党际交往感到满意?

  久加诺夫:满意。十年前,我们签署了两党合作协议。现在这份协议顺利实施并将定期延续下去。我们在此次访问中商定继续发展合作。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作为政治家,对于此次访问中国,您给自己下一个怎样的结论?

  久加诺夫:中国同志们向全世界展示出其将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民族特色与外国经验的结合十分有效。

  社会主义是当代最伟大的学说。我想,这对《真理报》的读者们来讲是显而易见的。

  我举一个例子说明民族特色在中国的作用。我参观了少林寺。这里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尤其是优秀的传统单独格斗学派。我问主持:这个学派中的哪个徒弟最厉害?他笑了,回答道:“有很多厉害的,他们都能战胜对手。但最厉害的人是能够战胜自己的人。”

  少林寺旁边是一座小城。城里的7万个孩子在少林寺的武校里学习。以后每个孩子都会把本国人民的古老智慧传遍全国:“最大的胜利是战胜自己。”群众的民族世界观的特色就是这样形成的。

  还有一个结论:我们的前辈没有认真地研究美国的全球主义、欧洲一体化和中国改革。而当代的政治家应当十 分详尽地了解这些。

  最后,2021年中国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中国对此给予高度重视。到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政治和经济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责任编辑:王栋)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