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中关系:历史、现状、发展潜力-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
塔中关系:历史、现状、发展潜力
〔塔吉克斯坦〕拉希德·阿利莫夫*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10年第2期 2010年09月20日

  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关系正如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一样,其实质是活生生的、丰富多彩的。历史表明,相邻国家的人们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不会总是毫无波折的。

  但幸运的是,纵观中塔两国关系史,即使最挑剔的史学家都无法找到任何惹人注目的污点。究其原因,我们更倾向于可以称为文明精神同源这一因素。近3 000年来,正是这一同源性引起了相邻国家人民精神上的共鸣,并且在晚些时候,在整个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时代引起各种反响,此起彼伏。而在今天,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获得独立之 后,这一历史和时代的回声又带着新的力量,响彻云霄。

  近1/4世纪以来,随着对文化间交往问题研究兴趣的增长,公元前2世纪就将中国同地中海和西欧连接起来的丝绸之路又引起了大家对其历史的关注。研究者们尤其关注的是伊斯兰教创立后的文化间对话的时期。值得强调的是,引起各地区文化交往的正是相互间的兴趣。

  可以举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最受人欢迎、举世闻名的童话故事《一千零一夜》[1]阿拉伯文原稿里有一句话就是:“阿拉丁是个中国小男孩”。

  另外一个很有名的传说讲的是,在伊斯兰教这一世界性的宗教建教之初,中国人就邀请伊斯兰教的先知前 来天朝之国传教、作客。穆哈默德圣人就选派了自己的叔叔前往,他的叔叔后来留在了中国,直到生命的尽头,被安葬在广东省广州市的清真寺(现在叫“怀圣寺”——译者)里。

  也许这只是个传说。根据中国史籍记载,被安葬在那里的是另一位穆斯林传教士阿布·宛噶斯,他同样也是伊斯兰先知的一名老战友。但这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天朝之国的人们希望了解新兴宗教的第一手资料。

  中国伊斯兰传教士当中很早就起了相当作用的还有波斯-塔吉克人——古代农耕文化之一的代表。可为什么正是波斯-塔吉克人充当了其他国家宗教的使者呢?为了回答这一令人不乏兴致的宗教文化问题,必须先讲讲塔吉克人历史上的发祥地——中亚地区[2]——的精神特质。中亚地区曾被评判为时而是赤裸裸的厮杀之地,时而是条条国际贸易大道的繁华交汇之处,时而是各民族文明大潮的融合之乡。

  欧亚大陆的中心地带总是处在东西方的交叉点上,不仅是地理位置层面的意思,而且在历史文化层面上亦然。伊朗语族人民的发祥地自古以来就对历史潮流,对所有信息载体持开放的态度:这一古老地区的文化土壤自远古时期就是各族人民、各国各地区交流和充实思想的交汇之地。军队远征和各种战役、宫廷政变和民众暴 动的喧嚣往往淹没了文明对话微弱的声音。但是,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扬起的滚滚烟尘后面,国际文化交流从来没有停歇过。经过古代塔吉克人及其祖先居住地——撒马尔罕和布哈拉、巴尔赫和梅尔夫——行进着满载货物的商队,运送的不仅有丝绸和宝石,毛皮和瓷器以及操着不同语言的部落工匠们制作的毛皮手工产品,还有书籍手稿,其中大部分书籍后来被翻译成远离其作者祖国的其他地方的语言。曾几何时,甚至还出现了用战俘交换书籍的情况!

  在谈到整个塔吉克斯坦-中国的历史交往时,必须强调的是,这一交往涵盖所有主要的精神活动领域——宗教、科学和艺术。

  如果从这一宽泛角度看待历史上的宗教的话,则很容易发现下面两个具有文化意义的现象。第一,前穆斯林时代还是硕果累累的,也就是非常重要的;第二,当代塔吉克人的先民曾在远远近近的周边国家——无论是平原和绿洲上,还是草原和高山里——居住的人们当中,不仅传播自己的思想(拜火教和摩尼教),而且还传播基督教以及佛教。从事这一活动的绝不是外来的传教士。早在希腊-马其顿入侵时期开始,形成塔吉克民族来源之一的粟特人不仅曾迁移到当今中国的西部地区,而且还深入到了腹地。再晚些时候,在整个公元3至7世纪,大量的粟特侨民区控制了丝绸之路上整个亚洲地段,粟特语变成了国际交往的通用语言这一点就是明证。

  不仅如此,而且根据史学家的考证,粟特人在中国获得了军事、政治和文化方面的高度承认。原来,杰出的佛教思想家就是粟特人。现代塔吉克人的某些先民曾信奉孔子的学说。例如有着波斯-塔吉克血统来源的著名的中国回族诗人、医学家丁鹤年就在孔子学说上达到过很高的水平。《回回药方》就是来自丁鹤年家乡的波斯-塔吉克医学家与中国医学家共同编成的。迄今这部用两种文字——波斯-塔吉克文和汉文书写的《回回药方》残卷仍保存在北京国家图书馆里。

  对塔吉克人而言,邻国不仅仅是个地理概念,这首先是精神范畴的概念。塔吉克传统道德理念认为:远亲不如近邻。显然,把塔吉克人和中国人自远古时代就联系起来的不仅仅是丝绸之路。很有可能被公认为丝绸之路开创者的中国古代著名外交家和旅行者张骞(公元前二至一世纪),从当时居住在中亚的人们身上不仅发现了通商的机会,而且找到了交流、丰富文化的条件。用粟特语言撰写的、关于公元3、4世纪的文献资料表明,古代粟特人——现代塔吉克人的先民——同中国西部有着活跃的贸易文化交流。众所周知,萨曼尼德王朝的奠基者就曾多次派使节前往中国,建立发展政治、经贸文化联系。我 们相信,从学术角度看很有意思的课题还有待深入研究。

  回忆历史对未来大有裨益。特别是在当今时代,当塔中这两个世世代代山水相连的国家建立了面向21世纪睦邻关系的时刻,这一点尤为重要。

  塔吉克斯坦与中国的关系是大国与其邻国成功进行相互协作和合作的光辉典范。建交[3]18年来,塔中关系呈上升发展趋势。1993年3月,在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拉赫莫诺夫首次访华时,两国栽下了永恒的友谊之树。今天,两国在政治、经济和人文领域的关系都达到很高的水平,旨在制定发展战略的两国元首经常性会晤对此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双方共同努力建立了符合两国人们利益的、广泛有效的双边关系法律基础。签署了近150个国际间、政府间和部门间法律文件。两国长期战略协作的主要方向在2007年1月15日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做出了规定。

  《条约》以相互尊重对方选择、相互促进对方发展、互补及相互帮助等新的原则,切实丰富了相互关系内涵。

  构成《条约》主要框架的共同发展原则开创了双方全面协作的新前景。透过经贸合作可以特别显现出这一特点,其中同中国的经贸关系是塔吉克斯坦的优先发展方向。

  两个邻国建交18年来贸易额的飞速增长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果说在最初的1993年中塔贸易额为890万美元、2003年勉强达到3 880万美元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几年增速就开始加快:2004年为6 880万美元;2005年为1.578亿美元;2006年为3.237亿美元;2007年为5.24亿美元。2008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塔中两国的贸易额首次突破了10亿大关,达到16.798亿美元!除此之外,尽管有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年头十个月的贸易额还是增长了7.4%,达到10.5亿美元[4]。这样,在16个统计年头里,塔中贸易额增长了115倍!

  两国建交后头十年双边贸易额非常小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塔吉克斯坦爆发内战,国内局势动荡。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希望邻国塔吉克斯坦尽快达成和平、实现稳定,在调解塔吉克斯坦各派问题上做出了积极重要的贡献。众所周知,在国际社会的支援下,塔吉克斯坦政府与反对派共同努力,于1997年6月27日在莫斯科签署了《关于塔吉克斯坦建立和平与民族和谐总协定》。在以后的三年内,所达成的协议被一一落实。多年来兄弟自相残杀的冲突终于画上了句号。2000年5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在会议上结束了审议《塔吉克斯坦局势与塔阿边界》这一议题,向国际社会、援助国和潜在的投资者发出信号:塔吉克斯坦不再是地球上的“热点”地区,这里已经实现了永久的和平与稳定。

  在谈到塔中关系时值得一提的还有:独立后的八年里,两国就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进行了各种形式的会谈,最终于2001年1月8日以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关于彻底解决两国边界问题的换文》而得到彻底解决。悬而未决的边界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为制约两国经贸合作全面广泛发展的因素。

  从2005年起,中国就成为前三位的塔吉克斯坦外贸伙伴之一,而就吸引企业资金进入塔吉克斯坦经济来说,中国是最大的投资者。双边经贸合作实质性变化和大幅度增长的实现是在2007年1月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塔吉克斯坦共和国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和中国政府支持下在塔吉克斯坦实施大型基础建设项目之后。统计数据证实了这一结论。

  中塔合资企业的兴办始于20世纪90年代末,在21世纪头10年的后期得到大力发展并实质性地成为双边经贸交往的催化剂。同90年代初期相比,合作形式及领域也发生了质的变化。在塔市场上不仅出现了中国中小贸易公司,而且还有大型公司,如中兴通讯、华为公司、特变电工、中国路桥集团、紫金公司、新环技公司、轩辕集团、金龙公司等等。创办了许多合资企业。尽管双边贸 易体制各种各样,也不尽平衡,但反映了两国经济的现状。比如,中国出口塔吉克斯坦的商品中,除了传统的日用品、纺织品、服装鞋帽之外,近几年机械制造和电子产品的份额有所增加。而塔吉克斯坦销往中国的商品占主导地位的依然是棉花和铝制品,但也出现了其他商品,例如塔吉克斯坦储量丰富的稀有金属矿产。

  自2006年起,中国公司努力积极地进入那些塔方最需要的行业:矿山开采与纺织工业,通讯与建筑。双方都致力于使合作涵盖“与生活息息相关产品”的所有范畴。第三产业也得到迅速发展。

  胡锦涛主席2009年6月在叶卡捷琳堡峰会上同拉赫蒙总统会晤时表示:“双方应利用各自优势,扩大农业、农产品加工和土壤灌溉领域的合作”,这明确了合作的新领域。同样,塔方欢迎中方公司参与开发塔国丰富的水利资源。显然,与中国建立合资企业对塔吉克斯坦来说是获取先进技术、经验、培养干部、促进贸易发展极其重要的源泉。2009年是塔中现代关系史上“大丰收”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一大批对塔吉克斯坦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至关重要的大型项目开始启动。其中具有国家级规模、拉赫蒙总统亲临开工剪彩仪式的有:杜尚别至中国边境公路上的“奥佐吉”(自由)公路隧道;连接国家电网系统的“南北”高压输变电线;杜尚别至恰纳克这一国际级公路的改造。几座具有战略性意义的桥梁交付使用,一批合资企业(包括矿山开采)建成投产。杜尚别-丹加拉通往中国边界的国际级公路一期改造工程开始动工。

  已形成传统的商品展览及经济论坛活动继续举行。众所周知,第一届投资论坛是于2007年1月在北京举行的,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总统拉赫蒙还在开幕式上讲了话。2009年11月中旬召开的第二届贸易投资论坛把近百家中国公司的领导和代表吸引到杜尚别。每年,新疆喀什地区的商品展销会都在塔吉克斯坦的各地举行。显然,塔吉克斯坦市场因其良好的投资环境对中国公司越来越 有吸引力。

  诸如此类的例子并不仅仅表明经贸领域取得的成就,这些例子首先表现了两国互相信任、互相支持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以及广泛利用互补性的优势来加强睦邻友好与合作关系的良好愿望。

  塔吉克斯坦高度评价中国利用双方互补性的优势扩大合作范围的愿望,首先是在水利能源和农业、矿产开采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以及为吸引投资和全面促进双方务实协作创造良好的条件。在这方面,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书记王乐泉率领的新疆代表团首次正式访塔是非常重要的。访问期间,签署了一系列双 边文件,在塔中经贸合作混委会框架下成立了塔吉克斯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委会,制定了行动纲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中国的“西大门”,而塔中边界上的库勒买-卡拉苏口岸近两年来成为双边贸易的重要一环:双边贸易的60%以上均通过该口岸进行。塔吉克斯坦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直接交往的发展对双方都有利,将促进双方经济主体在运输、通讯、矿产资源的开采与加工、农业、水利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大力发展。双方还有意共同研究在与中国交界的塔吉克斯坦穆尔加布地区设立自由贸易运输区的项目。在文化人文领域也展示了广泛的合作前景。

  塔中合作的迅猛发展,特别是经贸领域的发展,中国改革以来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就成为塔吉克斯坦新一代年轻人的方向标,他们把自己的未来同加强与伟大邻国各方面交往的事业联系起来。

  学习汉语、了解中国文化,研究“中国经济奇迹”现象成为大势所趋。其结果就是希望获得中国大学毕业文凭的塔吉克斯坦学生人数大幅增加。如果1993年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向塔吉克斯坦提供五个奖学金名额的话,那么到2009~2010学年,在中国23所高校中学习的有将近200名塔吉克斯坦学生,近一半学生在北京的14所高校中学习。有1/3的学生是根据各部委教育合作协议来华学习,其他人享有各种基金会和高校的奖学金,或者是来华自费学习[5]。

  塔吉克斯坦学生成为来华留学生中的一道风景,他们是加强两国传统友谊与合作联系的重要纽带,是塔吉克文化艺术在当地的传播者。2009年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动是第一届塔吉克斯坦在华留学生联谊会,类似活动将于每年的十二月举行。2009年还举办了一场青年文艺活动——第一届《杏林朗诵会》。活动的主角是于2006年3月20日在北京农学院土地上栽下的中塔友谊杏树林。杏树林成为塔中两国人民牢不可破、永久友谊的象征。

  塔吉克斯坦同中国有着丰富的文化遗产。在伟大的丝绸之路时代,两国文化对两个邻国人民相互了解、进行文明的对话起到了重要的纽带作用。千百年来的“文化呼应”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无价的文学和历史遗迹,构成我们共同的财富,充当着塔中两国在当今条件下发展文化交流的天赐平台。

  新时期两国再一次向对方敞开自己的大门。千年之交,以各种形式展开了“了解文化”的活动,其中包括举办文化周。但遗憾的是,这些活动仅仅是个别现象。为加强与发展塔中关系做出创造性贡献的是媒体。但由于在杜尚别和北京没有常设的记者处,之前所发布的信息通常是不定期的、断断续续的,也就是“零敲碎打”,两国国民并没有完全理解。这种状况不符合相互的利益。

  需要承认,塔中文化科学领域的交往落后于经贸合作的速度,可以打这样一个比方,犹如春季丰水期时,高山上的清泉奔流而下,而一条山间小溪孤零零地流淌着。这样的状况因中国综合国力的增长而强化,导致塔吉克斯坦社会掀起一种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为了双方的利益,应提升文化人文的作用,文化是促进加深两个邻国人民相互理解和发展传统友谊的桥梁。这对塔吉克斯坦青年尤为重要。因为他们认识现代中国、了解其古老而独特文化的机会相当有限。同样重要的是鼓励中国青年努力更多地了解西部边界那边人民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及追求。加强文化交往,扩大相互了解将促进双边关系的巩固。

  为这一重要事业作出贡献的是民间外交,包括旅游。塔方从事中国旅游事务的主要有七家旅行社[6]。自2005年起,杜尚别-乌鲁木齐开通了定期航班,从此,乘客的人数迅速增长。塔吉克航空公司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2005年运送旅客15 842人,2006年是21 588人,2007年是30 359人,2008年达到57 938人,2009年为59 359人[7]。这样,近四年来塔中航空旅客的人数增长近三倍。2007年3月,还开通了乌鲁木齐-胡占德这条新航线。

  同时,值得指出的是,塔吉克斯坦暂时还不是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的目的国。尽管中国的旅游市场极其广大,但旅行社也开始对高山游、生态游、登山及温泉游感兴趣。这也表现在大使馆领事处的统计数据中。自1997年春天塔吉克斯坦在华开设大使馆以来,签发给中国公民的签证有21 895个,其中20 465个或93.47%的签证(包括410个旅游签证)是在2006年之后签发的[8]。

  塔吉克斯坦与中国世世代代山水相连。为建立和发展友好互利的伙伴关系做出了许多努力。毫无疑问,它们将有巨大的增长潜力和非常美好的前景。首先是在经济合作领域,因为经济是两国牢固、积极协作的长期客观的基础。

  近几年来,两国领导人非常关注投资合作。这些问题是塔中经贸合作混委会各次会议的讨论议题。

  为了促进和扩大中国投资在塔的规模,在政府一级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奠定了投资合作的法律基础。2008年8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对塔吉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期间,双方签署了《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2008~2013年合作纲要》,《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避免双重征收收入税与资本税和预防偷税漏税协议》以及《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扩大和深化经贸合作的框架协议》。

  这也表明了塔方非常希望中国在塔经济中的存在应逐年增加。首先是共同开发塔水利能源、稀有金属与贵金属开采,在塔国进行矿产勘探,合资建设纺织厂及其他工业企业,切实改善现有的基础设施并实施新的基建项目。迫不及待的课题还有促进银行间的合作。如果说在政府层面稍有进展的话,那么中国商业银行目前还不急于进入塔吉克斯坦,夸大地评估塔的国家风险。早在叶卡捷琳堡峰会期间,根据两国元首会晤的成果,商定要设立投资基金会。目前,应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投资领域的合作。

  今天的塔吉克斯坦和中国不仅是近邻,而且还是可 靠的伙伴,共同参与保障共同的与本地区的安全,协力打击“三股势力”,即国际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非法贩运毒品。塔中两国对当今世界及多极未来持共同的观点,对广泛的国际问题,包括联合国和上海合作组织日程上的问题态度一致,特别是在上合组织框架下。

  通过上海合作组织机制,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特别是利用现有的自然资源与人力资源,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及其他有利条件,塔吉克斯坦实施并建议实施有利于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的一系列大型项目。可以举一个例子,即杜尚别-恰纳克(塔乌边界)国际级公路。

  上合组织六个成员国拥有无与伦比的人力、经济和资源的潜能,再加上广袤的领土,有条件实施最大胆的跨国交通运输项目,以利于在将来保障其人民的繁荣与富足。在这一点上,位于“欧亚交通十字路口”中心的塔吉克斯坦可以起到特殊的作用,塔吉克人的祖先曾在丝绸之路时代起到过的作用。这将在全新的基础上使得塔吉克斯坦的民族利益与将中亚变成欧亚大陆和平、稳定与繁荣的一部分这一共同愿望结合起来。

  (吴喜菊 译)

  (责任编辑 常 玢)

*作者系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
[1]有些研究学者认为,这本书译自著名的伊朗-塔吉克民间史诗总集,类似《一千个童话》。
[2]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使用这一词汇的历史文化概念,还包括今天阿富汗的领土。
[3]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2年1月4日建立外交关系。
[4]根据中国海关1993年至2009上半年的统计资料。
[5]根据中国教育部和国家留学基金委的数据。
[6]根据塔吉克航空公司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信息。
[7]根据塔吉克航空公司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信息。
[8]根据塔吉克斯坦共和国驻华大使馆领事处数据:1997年签发13个签证;1998年11个;1999年44个;2000年52个;2001年166个;2002年89个;2003年137个;2004年372个;2005年546个;2006年(开始实施大型国家级项目)1 316个(51个旅游签证);2007年4 007个;2008年7 903个(69个旅游签证);2009年7 239个(其中159个旅游签证)。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