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希金山-凯时尊龙

||||
当前位置 >> 凯时尊龙 >> 欧亚经济
普希金山
宋锦海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市场》2009年第12期 2010年08月23日

  已经有150多年,这块土地与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的名字紧密相连。诗人就安息在斯维亚德戈尔斯克修道院的白石墙旁。成千上万崇拜普希金的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瞻仰俄罗斯土地的诗人。

  从前,这块土地被称为斯维亚德山(意为圣山)。这是由于这里盖了斯维亚德戈尔斯克修道院(圣山修道院)。它是1569年根据伊凡雷帝的命令,为加固伏罗涅奇市(俄国西部边境的据点)的前沿阵地而修造的。编写古代编年史的人总爱把修建修道院与一个传说连在一起:据说,圣像神奇般地出现在当地一个名叫提摩费伊的牧人面前,于是修道院周围的山 就被叫做圣山,而修道院本身则被起名为圣山修道院。随着修建修道院,出现了多勃列涅茨居民点,这是以附近的湖泊命名的。18世纪初,这个居民点又发展成圣山村。

  1899年诗人诞辰100周年时,在圣山举行了首次纪念普希金的活动。那时,在修道院的旁边盖了一个临时的“荣誉”教堂,庆典活动主要是在那里进行;还开设了一个以普希金名字命名的图书馆一阅览室,它成了纪念诗人的第一所博物馆;出版了一本名为《纪念亚·谢·普希金》的书,来访者在书中畅谈了自己参观图书馆一阅览室的感想。现在,这部独特的巨著已成为历史的珍品,保存在米哈伊洛夫斯克的普希金博物馆里。

  1922年3月17日,俄罗斯联邦苏维埃人民委员会决定将米哈伊洛夫斯克和特里戈尔斯克村以及在圣山修道院安葬普希金的地方宣布为历史古迹保护区,由国家负责保护。根据这个决定,在苏联出现了与这位俄国伟大诗人的生活和创作息息相关的文学纪念馆。普希金故居也变得家喻户晓。

  1924年,为纪念普希金被流放米哈伊洛夫斯克100周年,m]在这里集会,并提出了每年在这里举行纪念普希金民间庆典活动的想法。

  1925年5月25日,圣山改名为普希金山。

  1926年,阿·瓦·卢那察尔斯基访问了普 希金山。博物馆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在自己的随笔《在诗人的墓地》一文中把普希金故居称作人民的圣地。

  普希金山位于离普斯科夫110公里、离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一基辅公路不远的地方。

  这个村庄坐落在一块海拔160米高的丘陵地上。这个地区最高的地方是扎加特山(古时候人们称它为“乡冈”)和修道院所在地西尼契山冈。

  从前的乡政府楼就在扎加特山的山坡上,这是全村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在山脚下,多勃列涅茨湖旁,还有一座古老的楼房。稍稍登高,就到了普希金街——村的中心街。过去,这条街是从现今尚留存的老亚麻仓库起,一直 延伸到位于通向米哈伊洛夫斯克村和诺沃尔热夫的叉道口的小教堂为止。从前的房屋基本上都是木质结构,因而均未能完整地保留下来,能够保留下来的仅是石质结构的建筑物。

  以前的消防车库大楼成了今天《普希金边区报》编辑部办公的地方。

  1927年以后,在列宁格勒州成立了普希金区。普希金山成为区中心,村庄开始迅速地发展,出现了新街——集体农庄街、新尔热夫街和合作街。盖起了医院、中学和八年制学校、苏维埃大楼和新的居民住宅楼。

  卫国战争中断了该村的和平生活。希特勒分子破坏了普希金山,炸毁了修道院,玷污 了诗人的墓地并在那里埋下了地雷。

  由于党和政府的关怀以及该村居民的热忱和努力,1949年前夕,当在普希金山举行纪念诗人诞辰150周年庆典活动时,普希金保护区基本上得到了修复。苏联科学院院长谢·伊·瓦维洛夫出席了这一纪念活动。来自外国的使者也首次出现在民众纪念普希金的活动中。普希金山成了全体人民热爱伟大诗人的独特象征。

  1959年,在通向米哈伊洛夫斯克村的路口,隆重地安置了雕塑家叶·费·别拉绍娃的作品——亚·谢·普希金纪念碑。

  在中学的教学楼旁竖起了少年普希金的纪念碑,这是雕塑家米·康·阿尼库申赠送的。修道院的石墙不断得到修复,墙外修建了卫国战争时期捍卫和解放普希金山的英雄们的战士纪念碑。于是,建于17世纪的斯维亚德戈尔斯克修道院一博物馆与卫国战争时期为祖国战斗献身的战士墓地连成了一体。

  许多来自普希金山的人曾经参加过卫国战争,他们中有4人获得了“苏联英雄”的最高荣誉。在普希金山,有一条以苏联英雄鲍里斯·亚历山德罗维奇·米哈伊洛夫的名字命名的街道。从古老的中心广场开始的耶尔莫拉耶夫街是为了纪念一位为解放普希金区在同希特勒占领者斗争中献身的团长的。还有 年轻爱国者街和维克多·多罗费耶夫街,后者曾是普希金中学共青团组织的书记,他曾在战争年代里组织年轻人同希特勒占领者斗争。

  今天,在普希金山既可看到古迹,也可见到许多新的建筑物。中心的那些不高的楼群与古老建筑在一起显得十分协调。此外,还有普希金电影院、日用品供应联合企业。

  近年来,中心已发展成新的卫星区,通往米哈伊洛夫斯克和彼得罗夫斯克的公路在那里交叉。在过去的荒野上盖起了住宅楼,以及可同时接纳600名左右旅游者的现代化的旅游基地。

  沿着莱蒙托夫街和诺沃尔热夫斯克街可以去新的汽车站。来自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普斯科夫、魏里基卢基、诺沃索科尔尼基、奥波奇卡和奥斯特洛夫等市的长途汽车来到这里。从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一基辅公路到普希金山的公路是现代化的。

  从新的中心到米哈伊洛夫斯克或到特里戈尔斯克均有4公里路程,到彼得罗夫斯克则有6公里远。

  米哈伊洛夫斯克和特里戈尔斯克的庄园、曾经是汉尼拔家族的世袭领地的彼得罗夫斯克、伏洛尼奇古城遗迹和萨夫金岗与斯维亚德戈尔斯克修道院及诗人的墓地一起组成了普斯科夫普希金博物馆保护区。

  对于每个来到这里的人来说,参观普希金故居简直就是一个节日。因为你看到的不是死气沉沉的博物馆,而是活生生的庄园,它的主人们仿佛还在那里生活着。每位参观者都能感受到热爱诗人和感谢诗人、为他的勇敢创作而骄傲的高尚感情。

  普希金故居吸引着艺术家们来这里进行创作。许多美术家还为博物馆留下了自己的画作作为纪念。

  成千上万的人来到这里瞻仰这位伟大的俄国诗人。每年有三次纪念普希金的活动在普希金山举行:6月的诗人诞辰日、2月的追悼日和8月的在米哈伊洛夫斯克流放日。

  每逢6月的第一个星期日,都要在普希金山举行全苏普希金诗节,开幕时总要在伟大诗人的墓前举行献花圈等纪念仪式。作家和诗人们在这里表演,然后在圣母升天教堂里唱庄严的圣歌。下午继续在米哈伊洛夫斯克的绿色田野上举行诗歌表演。这一节日以艺术家们的音乐会宣告结束。

  诗节前夕,在普希金山进行以普希金为题的学术讨论会已成了传统。

  这里经常提到的米哈伊洛夫斯克是米哈伊洛夫斯克区(司法行政区)的一部分,在彼得时期属于宫廷田地。1742年,彼得一世的侍从阿·彼·汉尼拔得到了米哈伊洛夫斯克区。

  他去世后,他的儿子们分了家,彼得罗夫斯克归彼得,瓦斯克列辛斯克归伊萨克,米哈伊洛 夫斯克就到了普希金外祖父的手里。

  普希金首次到这里是在181.7年夏。高等政法学校毕业后,1819年,他又来这里住过一个月,并写了诗歌《乡村》。流放时期,普希金在这儿度过了漫长的岁月。

  与普希金有着紧密联系的还有特里戈尔斯克村。这里曾住着奥西波夫—伍尔夫一家。他们是诗人的朋友和远亲,也是诗人最合得来的邻居。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庄园,普希金喜欢到这里来。1962年,这里的房屋得到了改建:一半存放博物馆的展品,另一半作为展览厅。这里有一个硕大的图书馆,普希金曾是那里的常客之一。

  彼得罗夫斯克是普希金的祖先汉尼拔一 家遗留下来的庄园。在普希金时代,这一庄园属于彼得·汉尼拔所有。他是普希金外祖父的哥哥。普希金经常拜访他。在这儿,他找到了创作《杜勃罗夫斯基》和《彼得大帝的黑奴》的素材。1977年,这里的房屋得到了修复。这是目前保护区中最古老的公园之一。

  圣山修道院—博物馆是普希金山的主要名胜古迹,这是亚·谢·普希金最后一个栖留所。圣母升天教堂是修道院的中心,这是一座15—16世纪普斯科夫建筑的纪念碑。它主要分成三部分:祭坛、教堂本身和门廊。教堂上层是村里的唱诗班演唱的地方,歌声一直可以 传到图书馆和库房。古时候,墙上布满壁画,可这些画未能保存下来,但嵌入教堂拱顶的扩音管留存至今。这里的音响效果极好。

  1770年,在教堂的主祭坛旁修建了一个南祭坛,6年后又修建了北祭坛,用的是附近地主的捐款。1820年,盖起了钟楼。

  普希金的曾祖父是教堂捐款人之一,他选择圣山修道院墙旁的一块地作为家族墓地。

  在教堂里可以看到关于建筑普希金墓地中的纪念碑以及1899-1902年间和1953年修复汉尼拔家族祖坟的历史文件、照片和草图,还可看到希特勒分子从普希金山撤退时在普希金墓地布雷的字牌。

  在教堂的祭坛上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 “这里安放着婴儿普拉东·普希金,生于1817年11月14日,死于1819年7月16日。”这是普希金小兄弟的墓地,他死于米哈伊洛夫斯克。

  在教堂的中心部分,教堂的主钟躺在墙旁,它是被人侵的希特勒分子打破、从钟楼上掉下来的。

  在北祭坛陈列着叙述修道院历史的展品。

  最引人注目的是按照16世纪波兰的统帅和国王斯捷芬·巴道里伊在1581年颁布的命令设计的关于普斯科夫及其城郊的古老计划(原件存放在梵蒂冈档案馆里)和伏罗涅奇在16世纪时的外形修复图。在展品中,圣母升天教堂和圣门的石膏模型是普斯科夫的建筑师b.n.斯米尔诺夫完成的。在壁龛里陈列着在伏罗涅奇出土的圆形石头炮弹、中世纪的火药盒(桶)和修道院修复时发掘的古币。这里还有普希金谱写的民歌、m.科特里亚列斯克卡娅的木刻画《普希金与盲人在斯维亚德戈尔斯克集市》以及17世纪无名画家的作品——勃里斯·戈多诺夫的画像等。

  在南祭坛一直有“普希金的决斗、死亡和葬礼”的展览。这里展示着有关诗人的那些痛苦日子的文件、石印品、素描和油画,还有彼得堡艺术院雕塑师c.h.加里贝尔格教授1837年1月29日的作品——诗人死后的石膏面膜。

  展品中有n.比拉什科夫的《濒临死亡的普希金》、b.费道洛夫的《将普希金遗体秘密从彼得堡运出》、巾·勃鲁尼的自画石印晶《棺中的普希金》、画家人里涅夫的普希金像和几亚历山德罗夫的石印品(制自h.伊凡诺夫的素描《圣山修道院》)。在祭坛中央标出了1837年2月10日凌晨停放过普希金遗体的遗址。

    (责任编辑:农雪梅)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
"));
网站地图